反抗職人:外賣師反抗事件簿

粉紅與白色遇上一隻熊貓,變成了一間最為剝削人力的外賣公司。

Foodpanda 2012年開始在香港發展外賣業務接近十年,業務發展蓬勃,更在2019年加設「pandamart」,讓市民可以「在家買餸」。

2020年一場橫掃全球的武漢肺炎影響下,世界各國包括香港都要求居民「居家防疫」。疫情之下,大量市民留在家中上班上課,出外消費減低,街道變成死城。面對疫境,Foodpanda作為一家外賣公司可以算是「既得利益者」,足不出戶的市民日常飲食,就靠外賣員的運送。

所謂有福同享,公司業務發展蒸蒸日上,理論上一間好公司便會向員工一起分享成果,以答謝外賣員的辛勞付出,但Foodpanda 卻反其道而行,將服務費底價降低,車手變相需要接更多單才能保住收入。公司亦無處理過接單系統出錯的問題,不少步兵被分派的訂單竟有數公里的路程如果步兵棄單,更會遭受「停單」或「降接單率」的懲罰。

【奴隸制的外送服務,你敢繼續用嗎】

不想再忍受無理制度,2021年7月15日,一眾Foodpanda外賣員下午到達Foodpanda總部,要求與公司代表直接對話。發起當日談判的步兵 Ken表示,Foodpanda近日再度更新政策,先於6月底時降低服務費底價,又於7月時將接單率劃一服務費取消,導致現時每兩星期更新一次的外送單費,猶如「海鮮價」。

談判經歷約4小時,一眾上門開會的外賣員於晚上8時步出大樓,表示談判不果。其中一位有份上門談判的外賣員區先生表示,資方態度強硬,拒絕增加服務費底價,又以「供求問題」敷衍地區之間的單價差,若外賣員不喜歡,可以調動到其他地區,同時資方亦拒絕下一次的見面要求。

除了單價調整,新推出的pandamart服務中,車手或步兵更要運送日常的糧油雜貨等。車手Jason曾經接獲一張運送兩包米的訂單,導致「爆軚」及置物架損壞,須更換單車,損失多日收入。Jason更指出,自己每星期工作六天,極少拒單,接單率卻只有大約95%,更試過工作3小時只賺$100,直指為「白做」。

【行業內的慣常做法,社會不平等的原因】

在當日行動完結後,Foodpanda回應幾間傳媒機構提問,並指上述提到的做法,為「行業慣常」,認為做法沒問題,並口頭承諾會改善接單評分問題,然而,早已在上年已有外賣員向公司反映過此問題,到今日仍未處理,可見公司態度及誠意。

疫情當下,市民減少外出,更多使用外賣服務,理論上能夠提供更多工作機會予外賣員應付生活,但公司選擇在這個艱難的時候剝削員工,這還是一間有良的心集團嗎,相信香港人能夠作出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