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0元收入以下才有標準工時?!

撰文:潘文瀚

 

標準工時委員會討論了兩年多,最近拋出建議,討論保障低收入僱員的方案。早前政府指若將標準工時訂為每周44小時,加班補水1.5倍,若月入15,000元以下僱員可受保障,則薪酬開支會增加103億8千萬元。別忘記,這個數字還未包括15,000元以上的僱員。這個數字讓不少打工仔女嘩然。原來老闆多年來都吃著這頓豐盛的「霸王餐」。



7,000 企業轉盈為虧「靠嚇」


其實政府估計的104億元數目,退一萬步說,即使僱主真的要承擔全數升幅,都不過佔全港薪酬開支的1.84%。更何況,這種估算偏差極大。以當年最低工資立法為例,政府就估算會造成超過40,000個職位流失,以及低薪行業如保安及飲食的利潤率大幅下降。但結果是失業率不升反跌。


委員會及政府漠視長工時的禍害


政府一方面聲稱沒有立場,另一方面就明示暗示標準工時會對企業帶來負面影響。整個研究只是著重計算企業的薪酬開支或物價影響,卻從來未有評估長工時對工人及社會所造成的損害。


英國《刺針》醫學雜誌早前就公佈研究,指每周工時超過55小時的僱員,中風及患心臟病的機會較正常工時僱員高出一成至三成。美國有研究指,因工人疲勞造成醫療開支每年高達1,364億美元。長工時帶來的醫療及社會的成本,長工時效率下降帶來的損失,委員會及政府通通漠視。

 

勞工短缺不宜實施標準工時?


商界常推說現時勞工短缺,難以實行標準工時。但事實上,沒有人願意做的行業正是因為工作時間太長。如果比較2010年及2015年各行業的職位空缺率,就會發現,待遇條件較佳的行業,勞工短缺的問題其實不算嚴重。實施標準工時,反而有助長工時行業吸引新人入行。


標準工時保障不應僅限低薪僱員


若委員會最終只建議規管合約工時而沒有標準工時,誓必引起社會極大的反彈。因為所謂任由勞資雙方協議,其實都只有僱主可以「話事」,最終只會合理化長工時的規定。因此訂立標準工時有其必要性。職工盟認為,標準工時的保障應該涵蓋所有的僱員,不論其收入高低。早前有會計界的調查顯示超過六成的會計師要求有標準工時。

其實世界的大趨勢是縮短工時及增加休息日:南韓2004年開始將標準工時由44小時降至40小時;台灣亦會於明年1月1日開始將標準工時降至40小時;歐洲多國更已由40小時減至38小時;而早前日本時裝品牌Uniqlo亦宣佈在日本實行每周4天工作制。當人家縮減工時以助員工生活工作平衡及提升企業效率時,香港還在討論應否立法標準工時,豈不教人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