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職工會聯盟
有關取消強積金對沖的意見書

香港職工會聯盟促請政府盡快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並建議設立一個由僱主供款的基金,供款額為僱員有關入息的0.5%,用作發還僱主已付的一半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


現行法例規定,僱主可提取其強積金供款的累算權益抵銷須付的遣散費或長服金 (即俗稱「對沖」安排)。在過去15 年被提取的累算權益中,有接近三成並非用於保障打工仔女的退休生活,而是落入老闆口袋用來支付遣散費或長服金,令強積金淪為僱主的「豬仔錢罌」,削弱其退休保障功能,對低收入僱員的影響尤甚,因此必須盡快廢除有關規定。


職工盟認為,取消「強積金對沖」的具體方案,必須符合五項基本原則,包括不得削減現有僱傭權益、不應以公帑長期補貼僱主責任、僱主解僱工人仍須支付離職補償、須由僱主全數支付涉及無理解僱的終止僱傭金,以及可讓僱員保留更多取消「對沖」前歸因於僱主供款的累算權益。

 

查閱整份意見書



取消對沖方案的基本原則
不得削減現有僱傭權益「對沖」安排本是政府當年一項妥協,以換取僱主支持設立強積金制度。從過去16 年經驗可見,這次妥協可謂後患無窮,不僅導致強積金有一巨大缺口,削弱其退休保障功能,而當需要「撥亂反正」時,亦遭受商界極力阻撓。政府建議調低遣散費及長服金款額 (由每年年資可獲一個月工資的2/3 減至1/2),以換取僱主支持取消「對沖」安排,無疑是重覆歷史錯誤。職工盟認為,遣散費或長服金,與強積金具有截然不同的功能,政府的建議是要削減被解僱工人的即時收入保障,來換取未來 (可能) 有較好的退休生活,做法猶如剜肉補瘡,並不可取。

 

不應以公帑長期補貼僱主責任
商界團體要求動用公帑,長期補貼僱主支付部分遣散費及長服金。職工盟認為,支付被解僱工人的離職補償,是僱主的法定責任,絕無理由以公帑作長期補貼,因此反對商界的建議。此外,政府計劃從早前預留推行退休保障的500 億元中撥出62 億元,在取消「對沖」後十年內,補貼僱主支付部分遣散費及長服金。但離職補償與退休保障,根本是兩碼子事,職工盟認為政府不應挪用該筆預留款項補貼僱主,並促請政府盡快撥出500 - 1,000 億元設立種子基金,落實有六成市民支持的全民退保方案。


僱主解僱工人仍須支付離職補償
遣散費及長服金等法定離職補償,除給予被解僱工人即時收入保障外,亦可減低僱主隨意解僱工人的誘因,加強僱員的就業保障。職工盟認同設立由僱主供款的基金,但只可用作支付部分遣散費及長服金,而解僱工人的僱主仍須自行支付部分款項,令僱主解僱工人時須謹慎考慮。須由僱主全數承擔涉及無理解僱的終止僱傭金根據現行法例,如僱主被裁定不合理解僱,須向僱員支付一筆終止僱傭金,當中包括遣散費或長服金。職工盟認為,涉及無理解僱的僱主,必須自行全數承擔相關的法律責任,不論是政府建議的十年補貼,抑或是由僱主供款設立的基金,都不可用來補貼涉及無理解僱的遣散費或長服金,以免助長無理解僱歪風。


保留更多取消「對沖」前歸因於僱主供款的累算權益
政府建議設立豁免安排,容許僱主繼續以取消「對沖」前其供款的累算權益 (包括投資回報),抵銷取消「對沖」前受僱期引致的遣散費或長服金,令受影響僱員的強積金戶口仍需「大出血」。豁免安排對年長工人的影響最大,難以在退休前收復失地,大大削弱他們的退休保障,情況絕不理想。職工盟認為,即使取消「對沖」安排不具追溯力,在設計具體方案時,亦應設法讓僱員保留更多累算權益,保障他們的退休生活。


職工盟建議方案
為協助僱主應對取消「對沖」後的財政安排,職工盟建議設立一個由僱主供款的基金,以發還僱主已付的一半遣散費或長服金。
方案的重點包括:
1) 供款額為僱員有關入息的0.5%;
2) 政府注資50 億元;
3) 僱主可獲發還已付的一半遣散費或長服金;
4) 遣散費及長服金計算方式不變;
5) 不可「對沖」劃線後年資引致的遣散費或長服金;
6) 調低可「對沖」劃線前遣散費或長服金的款額;
7) 不得發還涉及無理解僱的終止僱傭金;及
8) 破產欠薪保障基金亦可獲發還墊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