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印尼政府懶理吸血中介
印尼外傭受盡欺詐剝削

職工盟及屬會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 (IMWU)(印尼移工工會)調查了989名在港印尼移工,其中可用問卷930份。問卷調查內容包括他們來港前、在港期間和回國期間,特別是中介公司的剝削情況,並舉行記者會,發佈調查結果。

 

調查發現中介公司普遍公然違反香港及印尼的法例,兩地政府政策極不協調,又沒有積極調查違法公司,沒有妥善機制及法規保障工人,以及沒有積極執行法規,以致印尼移工普遍被受嚴重剝削。


印尼移工工會發言人思穎(Sringatin)指出,負責是次調查的研究員,是來自印尼Institute for National and Democratic Studies (INDIES) (國家及民主研究中心)的夏也蒂(Haryati)女士,調查是由印尼移工工會領袖及積極會員多次討論,設計問卷內容,並組成30多人的研究隊向印尼移工進行問卷調查;此外研究員亦訪問印尼主要官員、閱讀文獻及官員在傳媒的訪問資料。

 

 

七成印尼移工被扣起身份證明文件
調查顯示,七成多(73.8%)工人被扣留身份證明文件,就算工人已完成或與其僱主終止合約,仍然有兩成多(21.5%)工人不獲發還身份證明文件,另外兩成多(22.7%)受訪者表示很難向中介公司索回身份證明文件。

 

思穎表示,工人被扣起身份證明文件,相信是工人被超收中介費有關。縱然香港職業介紹所條例規定,只可向工人收取不多於首月月薪的10%(亦即是以外傭最低許可工資$3,740計算,即是$374),然而這與印尼政策並不協調。思穎指出,印尼的明文規定中介費卻是$15,000,這是由印尼人力及移民局(Depnakertrans)屬下的人力就業及發展部(Dirjen Binapenta)行政決定,可是,從印尼來港的印尼移工全部支付$21,000-$30,000,在港續約/簽約印尼移工普遍要支付二千多到四千多元中介費,而從印尼來港的印尼移工是不明文規定須支付$21,000中介費。在港經營的中介公司,為了逃避香港法例,很普遍的做法,是聘用在港印尼藉工作人員,帶印尼移工到香港的財務公司簽紙「借錢」,所「借」的錢全部交回中介公司;也有公司指示僱主直接扣起工人每月$3,000,存入指定戶口。思穎表示,相信中介公司是為了確保印尼移工償還費用,於是扣起印尼工人的身份證明文件。

 

思穎批評,香港政府對於這種情況,並沒有進行任何主動調查,除非印尼工人能夠明曉法例,並懂得保留證據,又得到僱主全力支持(不怕中介公司滋擾),工人舉報的情況之下,勞工處才會進行調查。可是,如果工人反抗中介費,中介公司往往會向工人、其在印尼的家人及其僱主恐嚇及施壓,由於工人工作轉介完全由中介公司掌控,故此大部份工人只能乖乖就範付錢。

 

 

工人被矇在鼓裡

香港政府有向工人派發法例小冊子,例如在機場派發,可是這些資訊小冊子卻被中介公司即時收起。調查顯示,近九成(87.4%)受訪者表示他們在機場收到香港政府人員派發的小冊子,當中五成(48.2%)表示小冊子即時被中介公司收起,四成(42.9%)能保留小冊子。

 

印尼政府規定要公告違法違規的中介公司名單,可是政府沒有執行此規定。七成(71.6%)受訪者表示沒有違法違規的中介公司名單資訊,11.3%有。

 

另外,現時在港經營中介公司轉介印尼家務移工的公司一共一千多間,而當中擁有印尼領事館簽發的中介牌照只有二百五十多間。

香港政策容許外傭僱傭雙方直接聘用,不一定經過中介公司,如要經中介公司,中介公司只要在香港註冊成為中介公司便可。可是,印尼政策卻規定,只有其領事館簽發的牌照才可轉介印尼移工的工作。

 

結果,領有香港經營牌照,卻沒有印尼政府牌照的九百多家中介公司,成為有印尼牌照的中介公司的「下線」,工會相信這亦造成中介公司更加濫收中介費。

 

四成(42%)受訪者表示他們不知道其中介公司是否有印尼政府牌照,四成(43%)知道,15%受訪者沒有回答此問題。

 

 

工人被剝削工作權利
扣薪
思穎表示,雖然印尼移工被刻扣工資的情況已比十年前改善,但仍然有近三成(27%)受訪者表示其工資低於香港的最低許可工資。另外八成多受訪者(84.7%)表示其工資被連續七個月扣起每月$3,000或一共$21,000。四成(40.3%)受訪者表示未完成這最少七個月的「扣薪期」期間被終止合約,(亦即工人未能賺錢落袋已負「債」支付中介費),兩成(20.3%)表示合約期間能夠完成「扣薪期」。

 

工作內容與合約不符
六成受訪者(60.2%)表示現時的工作內容與合約所定不符合,只有31.8%受訪者表示工作內容與合約相符,8%沒有回應此問題。
由於工人受中介公司扣起身份證明文件、負「債」支付龐大中介費等等情況,於是在僱主指令下,從事不符合合約的工作,工人也無從反抗,令工人工作更勞累。

 

終止合約時的補償被中介公司扣起
調查顯示,四分之一(26.8%)受訪者表示在與僱主終止合約時,其應得的補償(工資、機票費、年假薪酬、回鄉旅費津貼)部份被中介公司扣起。

 

 

思穎認為,印尼家務工照顧著很多香港人的家庭成員,他們對香港很重要,他們在香港打工,應得到香港的保障,免受任何剝削。他們現時遭到的剝削,僱主亦常有被中介公司欺騙或給予錯誤訊息,此局面正正是中介公司「惡晒」,印尼家務工和僱主雙輸。工會認為此等情況,香港政府有絕對的責任,工會要求香港政府必須與印尼政府協調一致的政策和機制,並容許直接聘用制,以保障家務移民工,必須主動出擊,明查暗訪,打擊違法中介公司。

 

工會亦呼籲香港巿民,齊手反擊中介公司不法不合理行為。工會表示,將會出版僱主需知刊物,讓更多巿民看清中介公司真面目。

 

此外工會亦於今天下午在理工大學進行論壇,除了詳細報告調查結果之外,亦請得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反強迫勞動專家Beate Andrees、職工盟、國際家務工網絡代表分享移工政策失誤,造成人口販賣和強迫勞動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