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客性騷擾服務人員 已屬違法
《性別歧視條例》修訂擴大保障

 

撰文>蔡泳詩、潘文瀚

 

香港的《性別歧視條例》(下稱《條例》)列明禁止性騷擾,所有不受歡迎並涉及性的行徑(包括語言和非語言,詳解見下文)。然而法例自1996年生效以來,一直存在漏洞。職工盟和婦女團體近二十年來倡議修改法例,終於在2014年12月3日立法會通過修訂《條例》,加入顧客不可性騷擾服務業員工的條文。除了平機會做推廣和執法外,工會和僱主其實都可以出力,預防和處理性騷擾的事件。

 

平機會去年與職工盟及工聯會合作,調查服務業性騷擾狀況

 

條例漏洞對服務業員工不公平

原本的《條例》只有提及貨品 / 服務 / 設施提供者對顧客進行性騷擾屬違法,例如侍應向客人提出性要求,客人可以向平機會或者區域法院投訴該員工性騷擾,追討賠償。相反服務員遇到客人性騷擾就不能投訴。修例後,員工才有法律權利投訴顧客性騷擾。


職場普遍存在性騷擾的問題。平機會和職工盟等於2014年發佈的調查發現,有近三成的空中服務員和近兩成的服務業員工曾在過去一年遇上性騷擾。2014年12月份香港婦女勞工協會訪問超市推廣員,結果近九成人表示曾受性騷擾。

 

 

為保飯碗員工多數啞忍
可是由於法例的不足,以及僱主的漠視,很多受性騷擾的僱員都只能啞忍。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總幹事張麗霞,指有「跟單」文員經常受到顧客言語上的性騷擾,例如想約她們出街吃飯,有些更想「有下文」,即有性要求等。可是員工若明言拒絕可能會令生意流失,員工都好為難。
女性空中服務員就更常遇到形形式式的性騷擾。一位港龍空姐被乘客非禮臀部,服務員已出言制止,但該乘客不單沒有停止,更反脣相譏:「你好矜貴咩?」空姐最後唯有報警。其他性騷擾還包括顧客擺弄色情刊物,要求空姐提供性服務等。
除了空姐,不少空少都慘被「抽水」。任職國泰的Chris,曾經被男乘客主動攬腰。「我已經馬上企開一步,仲叫佢『Behave yourself』(請自重)」。但該乘客仍不停止。他忍無可忍向上級投訴。幸好主管協助處理,該名乘客才向Chris道歉。
但並非每名受害者都像Chris那麼「幸運」。因為現時國泰及港龍航空都沒有處理性騷擾的指引,很多時候要視乎前線主管的判斷。在這些限制下,同事在遇事時大都不敢報告,怕上司不處理時反而被客人投訴。
任職資助安老院護理員超過20年的桂玲,表示向上司投訴院友性騷擾也不容易。桂玲說,有次她為一名男院友洗澡,該名院友竟伸出「祿山之爪」想觸摸她。「好彩我即刻大聲叫,『你想做乜呀?』,佢先收手。」桂玲向上司報告,怎料上司竟冷冷地反問:「咁你想點呀?要唔要報警?」幸好她堅持上司要處理問題,最終事件才交由社工跟進,「佢(院友)自己都承認是想摸我,由屋企人同社工向佢再教育,事件叫做解決到。」桂玲慨嘆,上司愛理不理, 加上員工缺乏培訓,都造成投訴個案偏少。

 

保障員工 僱主應該做更多
法例修訂後,除了平機會要加強教育及檢控外,僱主和工會亦有重要的責任,向服務業的員工宣傳有關法例的修訂及其權益。
僱主應該培訓員工,建立投訴處理機制,更要向客人宣傳零容忍性騷擾的訊息。不同行業有不同的宣傳方式。飲食工會理事長羅鄧敬提出具體建議:「公司應該把法例貼在當眼處。平日店長每次開鋪前的訓話,只講員工要對顧客有禮貌,應該要講埋點樣防止性騷擾。」零售、商業及成衣業總工會的張麗霞建議:「要俾啲客知道公司是唔容許有性騷擾的事件,例如零售業可以在當眼地方貼海報或告示,友善宣傳反性騷擾。」
航空業的工會要求各航空公司要給予足夠的培訓,特別是前線主管必須清楚如何處理,令員工清晰公司對性騷擾立場是零容忍。英航空中服務員工會主席吳敏兒指,英航就有處理性騷擾的具體指引,公司亦要安排特定經理負責跟進。而被證實性騷擾的顧客更會被航空公司列入黑名單,以後不能再乘搭英航客機。
工會的層面,上述受訪的工會都有參與過爭取修例的過程,在日常工作中,飲食工會羅鄧敬表示會在日常的聚會中多點跟會員講一講,「員工要有意識,知道什麼是違法,才會更懂得保護自己。」其實國際職工會聯盟有個具體的建議清單給工會,如何消除工作間的性騷擾,包括在集體協議中加入相關條款,協助僱主制定政策指引、參與調查和監察工作等。香港的工會可參考這個清單,在消除性騷擾上發揮更大角色。



法例修訂後仍有不足 僱主沒有轉承責任
在現有的《性別歧視條例》,僱主沒有做足夠的預防措施(見下表),便要為僱員的性騷擾行為負責,這就是所謂「轉承責任」。例如,2008年有收銀員遭點心師傅稱呼「大波X」及摸胸,向上司投訴但被勸息事寧人,後來她在新婦女協進會和職工盟飲食工會協助下向平機會求助,民事控告僱主歧視。區域法院於2012年裁定性騷擾投訴成立,僱主則因為有「轉承責任」須賠償女事主8萬元感情傷害及書面道歉。【案件編號:DCEO9/10】
可惜,最新的修訂卻沒有提及僱主要為顧客向僱員作出的性騷擾行為承擔「轉承責任」。人權律師莊耀洸認為是一個缺失。針對顧客性騷擾服務員的情況,顧客可能一走了之,根本無法追踪追討。
性騷擾長期以來都被漠視,造成受害人啞忍或者周遭的人見怪不怪的現象,變相姑息了騷擾者,甚至轉為責怪受害者:「穿着性感自招」、「不要小事化大」,於是投訴案例也只是實際情況的冰山一角。所以期望今次的修例可以扭轉這種現象,不論是政府、僱主、工會、僱員及市民都能夠更重視及關注性騷擾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