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海嘯的打擊比之前金融風暴及沙示更大更深遠,受影響的不止基層打工仔女,連專業人士、大學生同告遭殃。老闆為求自保,紛紛向員工開刀。失業的自然難搵工,返緊工的一樣驚被裁或公司實行各種各樣剝削招數。一齊睇下不同群體的苦況:

1) 失業工人爭取失業援助



綺梅當了二十多年的倉務文員,零八年年尾被公司裁員後,年紀較大的她,一直找不到工作,後來到培訓中心就讀陪月員課程。

對於財爺的預算案,綺梅嘆氣說:「無0野幫到」。她現在只靠積蓄過活,很擔憂將來:「其實政府係可以做d野幫我地,好似失業援助金,每月二千蚊,等工人可以渡過呢個難關」。綺梅在職工盟感受最深是學到勞工法例,讓她能向舊僱主追回補償。現在她成了職工盟的義工,並為五一勞動節遊行作動員,希望多些工友出來抗海嘯、反剝削、撐飯碗!

2) 裁員工人抗議儸主罔顧社會責任

馬小姐服務恆生銀行多年,在農曆年前收到上司通知,要她由後勤文職工作調往電話客戶中心,負責向客戶兜售貸款產品。她對新工作安排非常不滿,認為公司完全沒有諮詢便改變其工作性質,亦不願意做這份俗稱「放數」的工作。她透過內部申訴渠道向上司據理力爭,獲安排面見人事部人員;但公司的回覆只是勸戒她要「積極面對」這個「最終決定」。

馬小姐指出,今年開始,很多同事的內部考試結果突然是B5級,按規定要進入6個月的監察期,假如期內工作表現沒有「改善」便要解僱。她相信公司其實正在進行「陰乾式」的裁員行動。

馬小姐曾往勞工處諮詢,感覺根本幫不了什麼。為了尊嚴,以及慶幸自己還沒有家庭包袱,她決定辭職抗議。馬小姐憤慨地表示,銀行如想裁員,無謂搞那麼多花樣,令員工不好過。

3) 被逼放無薪假工友抗議僱主趁火打劫

電訊盈科去年錄得除稅後盈利達6億元,但在今年2月趁金融海嘯之機宣布推行無薪假計劃,並且暗地裡又裁員。

電盈員工南哥表示,對公司在有盈利下仍要裁員及放無薪假 (實質減薪)感到憤怒。他參加了工會在2月24日發起的按章工作及穿黑衣行動。慶幸各同事反應踴躍,最後迫使公司將原有月薪15000至18000員工的兩日無薪假,減至1日半,及停止公司的裁員行動。

經過今次一役,南哥希望工會繼續密切監察公司的盈利狀況,並爭取立即取消無薪假措施。

4) 低薪工人要求延續交津計劃


現區於天水圍的麥女士,以一份月薪只有五千四百元的清潔工為生。每天需要到深水土步上班的她,每月花費在交通費的開支,已達七百多元。她於06年7月開始申請「交通費支援計劃」,領取每月六百元的津貼。可惜該計劃只容許受助人申領12個月,而麥女士的獲資助期限,已於去年12月屆滿。

麥女士大歎生活艱難,五千四百元的工資僅能湖口。現在政府停止發放交通費津貼,麥女士需要削減多方面的基本開支,才能達至收支平衡,生活壓力百上加斤。她希望政府可以長期及全港性推行「交通費支援計劃」,令全香港的低薪工友受惠。

5) 大學生反對$4,000實習計劃,碌憂慮進一步壓低勞動市場工資



現任學聯秘書長周澄指出,受「大學畢業生$4000實習計劃」影響的,絕非只是大學生。周澄批評,政府提出的$4000元,目的根本是人為地壓價,將會拖低整個勞動市場的工資水平,令低學歷的青年和基層勞工更受剝削,減低整體社會打工仔女的議價能力。

周澄指出,$4000這個金額,甚至連民間爭取的最低工資水平也遠遠不及,試想像一個初出茅廬的大學生,身負償還大學貸款的沉重壓力,若接受這個亳無保障的實習,到頭來受害的將是整個家庭。

周澄批評政府,面對金融海嘯仍然傾向財團利益,對於如何長遠增加就業職位、增加公共資源、改善勞工議價能力和社會保障卻亳無承擔。她呼籲所有大學生及年青人,參加職工盟五一勞動節大遊行,一起向救市不救人的政府說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