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平均工資$22.9,最低$15.3


醫管局轄下共有40間醫院和醫療機構,總共聘請約2000名餐廳員工。調查發現,受訪者的平均時薪為$22.9,遠低於保安員市場平均工資$27.4,更低於一般清潔工$25.1的平均工資 ,受訪者中接近2成的員工時薪是$20或以下,接近6成半的員工時薪$25或者以下!當中時薪最低的是威爾斯醫院的2名樓面清潔員工,時薪只有$15.3。

工資組別 百分比
15-20 18.44%
20.1-25 45.61%
25.1-30 9.64%
30.1-34.9 8.77%
35或以上 17.54%

工會認為,調查結果反映飲食業的工人承受極低的工資,政府必須立法全港性最低工資,讓各行各業包括飲食業的工人可以有合理工資的保障,事實上,89%的受訪者同意設立最低工資,如果政府立法將最低工資訂於不少於時薪30或月薪不低於6000的水平,將有1500名醫院餐廳的工人受惠。

 

2. 超過8成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

工會指出,調查發現員工平均每天工作10小時,當中最長工時為13小時,其中超過80%每天工作10小時或者以上,工時比其他行業為高。受訪員工有97%同意設立工時規管,當中有49%工人贊成工時規管每天8小時。

工會認為,要提高這些飲食業工人的收入,除了立法最低工資外,亦須立法規管工時為8小時,員工超時工作可獲正常工資1.5倍的加班報酬。

 

3. 外判設標準工資形同虛設 醫管局監察不力

政府規定公營機構外判時,須參考統計處的數據訂明標準工資,故2004年後醫管局外判膳食服務時,亦有在標書訂明標準工資。

但是,醫管局的標書上,並沒有羅列各個崗位的標準工資,而是只有(General Worker)雜工的標準工資。於是,外判商趁此漏洞,花招百出。包括:

- 短付標準工資:8間接受問卷調查的醫院餐廳,都出現短付標準工資的問題。以下舉兩個例子:

以沙田威爾斯醫院的餐廳為例,城軒飲食集團在2005年8月承判,根據政府規定,威爾斯醫院的外判標書,必須根據2005年6月的政府統計處的數據列明標準工資(見附件1),即城軒所聘請的員工的最低工資水平不得少於統計處的雜工的21.1元。威爾斯醫院餐廳總共聘請了80多名員工,接受訪問的25名員工中,職位涵蓋經理、廚房、燒味、樓面清潔、水吧和洗碗等,當中有12名員工的時薪少於21.1元,時薪最少的是兩名樓面清潔的工友,只有15.3元!


以廣華醫院為例,蘇明食品公司在2007年9月承判,本來應該根據統計處給予員工最少23.5元的標準工資(附件2),但是受訪的11名員工中,有6名員工的時薪少於23.5元。廣華醫院餐廳總共有員工10多名。


-更換員工職稱:瑪嘉烈醫院的承判公司大家樂聘請樓面和清潔員工時,將員工的名稱定為「樓雜」,藉此拉低樓面和清潔員工的時薪。

由此可見,雖然醫管局有跟隨政府的指引,在外判標書上列明標準工資,但是只是以「雜工」作為唯一標準,結果外判商有機可乘,拉低其他崗位的員工工資。同時,醫管局沒有嚴格執行外判標書,也沒有做出監察,結果外判商上瞞下騙,從中抽水。醫管局明顯浪費公帑,置醫院餐廳的基層工友於不顧。

最重要的是,外判標書的標準工資做法,明顯無法真正保障到工友,醫管局的失敗,正正反映,只有立法最低工資,才能有效實際的保障到員工有基本的工資和生活水平。

 

4. 外判商陰招剝削工人

4.1拖欠年假:在瑪嘉烈醫院的餐廳工作的6名工友,在公司工作8-10年的時間,其工作時間符合418,按照法例可以獲取年假的保障,但是公司一直當她們是兼職工,沒有發放她們的年假,亦沒有做出年假的補償,拖欠員工超過5萬元的年假薪酬。
備註:經過工會向醫院管理局反映後,承判瑪嘉烈醫院的大家樂已經在08年4月對員工補償過去8-10年的年假薪酬,追回款項超過5萬。

4.2沒有報工傷:分別有4間醫院(瑪嘉烈、將軍澳、伊利沙伯、威爾斯)的餐廳員工表示,在職期間曾經受過工傷,但是僱主沒有按照法例為他們報工傷,部分員工只好自己放假,而沒有獲得應有的工傷病假津貼和補償。

4.3藉合約斷年資:威爾斯醫院的餐廳員工,部分在公司已經工作超過10年,但是他們的年假沒有跟隨年資遞增,依然是每年7天。威爾斯餐廳的員工表示,公司每18個月就和部分員工簽署一次合約,結果員工的年資無法延續。部分員工沒有被迫簽署18個月合約,但是公司仍然沒有跟隨年資遞增

年假。

 

5. 總結及建議


總結調查結果, 工會發現醫院外判食肆的員工承受可恥的低工資,其待遇比保安及清潔更差。目前政府正就保安和清潔兩個行業的立法進行前期工作,工會認為,政府的做法太過短視,對飲食業的低薪工友不公道。事實上,飲食行業是低薪的重災區,目前香港總共有20萬飲食業從業員,分佈在1萬多家食肆,當中約有2000間是大集團經營,其餘是中小型。時薪低於30元的約有8萬,佔總就業人數的四成,而連鎖快餐則更低,時薪只有10多元。

同時,醫管局作為公營機構, 理應承擔社會及道德的責任, 以及盡最終僱主的責任, 保障外判食肆員工的工資及工時。因此, 工會強烈要求政府和醫管局:

  1. 政府立刻全港性立法最低工資,規管工時,保障各行各業包括飲食業的低薪工人;
  2. 醫管局外判合約時,應根據統計處的工種劃分,釐定各個工種的工資水平和人手分布,避免外判商上瞞下騙;
  3. 醫管局應加強監察外判商,對違反外判合約的公司施予懲罰,五年內不得再投標,以警傚尤。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下面簡稱工會)在2007年9月至2008年1月期間,進行8間醫院的外判餐廳員工待遇和職業全安調查,共訪問了145名餐廳員工。調查發現外判商違反合約,沒有執行外判標書的標準工資的情況嚴重,工人的平均時薪只有$22.9,甚至有工友的時薪低至$15.3。

工會在今年3月4日約見了醫院管理局總行政經理王紹強先生,反映外判商違反合約,沒有執行外判標書的標準工資,更利用陰招剝削工人,包括聲稱給予標準工資,實則收取員工的膳食費用;違反僱傭條例,沒有給予員工應有的年假等問題。醫管局在會上表示已經要求外判商改善。但是工會4月份再跟進,發現外判商上瞞下騙,並沒有真正給予員工標準工資。

為此,工會於今天召開記者招待會,公佈早前的調查結果以及工會和醫管局的會議結果,督促醫院管理局做出改善,要求政府立法最低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