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中港公民社會 超越井水不犯河水

 

六四27周年之際,學聯宣布退出支聯會,有學生會成員認為不應再抱「建設民主中國」綱領,更直指「香港自己都已經水深火熱,點解唔先建設民主香港?」。「建設民主中國」真的已經不合時宜嗎?

 

中央政府粗暴扼殺香港的真普選,對港事務日益干預,以至發生公安在港擄走書商事件,反映「一國兩制」近乎名存實亡。在這形勢下,過往民主派以要求中央信守「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承諾,作為香港民主運動的核心理念,的確已經瀕臨破產;但近年興起的本土排外思潮,主張與中國完全切割,提倡「港獨」,在目前一國浚駕兩制的框架之下,同樣看不到有何出路。不論以往的民主派及現今的本土排外派,在一定程度上,同樣是固守「井水不犯河水」的邏輯,劃地自限。

 

事實擺在眼前,如果不能動搖中國現政權的專制統治地位,香港民主的發展空間必然會繼續受限。因此「建設民主中國」不但未有過時,相反,更是香港民運必須認真思考的未來出路。不過,「建設民主中國」不應停留於口號或綱領,香港民主運動應該打破禁忌,更積極地思考如何「反攻大陸」,從行動上支持國內日益壯大的民間抗爭。

 

隨著多年來國內經濟急速發展,愈來愈多基層群眾因政府貪污腐敗、環境污染、強制收地迫遷及僱主公然違法等問題,毅然參加集體維權的抗爭。以中國大陸工人的抗爭為例,位於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統計,2015年的罷工數目急增至2,944宗,幾年之間飆升10倍之多。這些集體抗爭事件,不但遏制了橫行無道的剝削,更令不同社群的權利意識日趨成熟。過去10多年間,不論環保、人權、宗教、婦女及勞工等不同領域,均已出現了一些相對自主的民間團體。他們在夾縫中爭取發展空間,遊走於官方容忍界線的灰色地帶,透過持續介入集體維權事件,已累積了一定的社會支持。

 

不過,自從習近平上台後,中國政府對民間團體的態度愈趨強硬。20153月開始,當局更大規模地拘捕女權分子、維權律師及勞權份子等;標誌著過往曾被官方默許的某些民間維權運動,現已被列為「政治禁區」。明顯,習近平是擔憂這些正在滋長的民間抗爭,遲早會步上東歐及北非的後塵,演變為政治上的反對力量。

 

今年四月,廣州法院重判名曾聲援香港雨傘運動的大陸人,正好反映了中共的內心虛怯。中共最害怕的,就是香港與國內的抗爭運動裡應外合,連成一線,威脅中央政府的管治地位。事實上,以往國內不少民間團體,就是通過香港作為樞紐,尋求本地社會及國際支持,以補充他們欠缺的經驗及資源。當國內民間團體和工作人員遭受各種滋擾、打壓及無理拘控,也往往是經香港向外傳播訊息,國際社會才得以監察中共政權的所作所為。在這個背景之下,中國政府今年4月通過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企圖藉加強法律箝制,切斷國內民間團體所能獲得的境外(包括香港)支援,令國內民間社會更孤立無援。

 

所以,若然香港民主運動真的走向排拒中國的路線,兩地人民的抗爭各自為政,甚至互相分化,其實正中中共政權的下懷。相反,如果香港能夠利用自身優勢,突破地域限制,加強結連中港公民社會,繼續為國內民間抗爭帶來實質支援,及協助他們朝向自主自強的路線發展,才能長遠地發展有力挑戰中共專政的民主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