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中罷工四天--記太古工潮

太古財閥壓榨員工 肥上瘦下貪得無厭

財閥往往會借著經濟危機而乘機剝削員工。在去年疫情嚴重之時,太古集團的營業部員工每天冒住風險四處外出工作,有不少工友念在與公司多年的關係,在艱難時刻仍然選擇與公司齊上齊落。但當在共渡時艱後,太古集團卻對前線員工開刀,提出的減薪方案猶如變相打劫,不但使工會多年來的爭取化為烏有,一眾老臣子亦被當作「Condom」用完即棄。

新管理層輕視員工 工會地位被降格

自2013年太古工會罷工以來,公司與工會簽了集體談判協議,承認工會為唯一的談判對象,並且定期舉行會議。工會往後日子亦因此而能夠爭取加薪及額外獎金,以獎勵員工一直以來為公司苦心付出的勞力。惟在新管理層上場後,工會則被降格為「諮詢」工會,公司多次強行推出無理措施,漠視工會的訴求。在是次公司提出的薪酬架構調整方案中,員工底薪金額沒有大變動,但佣金水平則被大幅度調低,而公司卻拒絕透露新制度下的佣金計算方法。在員工怒不可遏,紛紛拒絕減薪方案之際,員工職員證卻無故註銷,變相「被離職」、有人更以威嚇字眼迫使員工接受方案,做法十分卑劣!
 


財團賺到盤滿缽滿 員工減到愁眉苦臉

翻查資料,全憑不同部門員工於疫情時緊守崗位,以及受惠於不能保就業的「保就業計劃」1,238萬薪金津貼,太古可口可樂2020年度溢利為二億一千六百萬,較二零一九年增加百分之四。在公司獲利滿盈的同時,卻大幅向員工開刀。以營業部為例,公司提出的新方案令員工的佣金大幅減少,每名員工薪金大約被減 3000 至 10000元不等。而新制度下的佣金更需上繳高達 75% 至 85% 予公司管理層。而銷售業務金額以及工作量不變。太古可口可樂的蒸餾水部門亦同樣被公司以「優化」制度為名,「試行」薪酬改革方案,蒸餾水部全體員工薪金被削減3000 至5000 元不等。一間一年溢利二億多元的跨國財團,卻不斷肥上瘦下,與幾十名員工計較每月數千元的佣金,實在難看至極。
 
經濟學中的滴漏效應指出,當富者擁有越多財富時,財富也會一點一滴流入窮人的手中。但現實的經驗卻告訴我們,有權勢的一方只會貪得無厭,不斷的變本加勵;無權勢的一方,惟有靠組織動員去反抗。
 

 
罷工工人:為了一啖氣

今年五月異常悶熱,罷工的太古工友在廠外等著工潮的消息,連續兩天站在行人路上曝曬烈,T恤不消半天便扭得出汗水,一旁的工盟同事也不禁叫苦連連。Berry已參加罷工兩天,他坦言,罷工是為了「一啖氣」。

人工被減三份一   管理層:「你feel下份人工就知㗎啦」

今年三月,公司發出「優化」薪酬架構的通告,大幅削減員工薪酬,而營業部在這次「優化」算是首當其衝,有人更計算到自己的人工將會被大幅削減三份一。營業部人心惶惶,Berry和同事試圖與管理層釐清方案內容,營業部同事與工會已就此薪酬架構方案會談不下五次。而Berry與其他同事不斷透過正式渠道以及私下追問相關資訊,公司卻連2021年最新數據都欠奉,僅提供2019年數據供參考。

他憶述,管理層答覆工友的疑問一律以「你信我啦,你feel下份人工就知㗎啦」他聽後憤憤不平,「點解出糧唔係明碼實價?我又唔係同佢拍拖,點解出糧都要feel下,要好似摸牌咁先知道人工幾多?」,又說「我份糧係我自己,點解(計算方法)變成商業機密」。

減薪定唔做?十分鐘決定  人事部:「時間夠!唔好再問!」

公司曾安排每個營業部同事就此與人事部面談十分鐘。Berry利用這十分鐘去了解這次調整的影響,他追問調整的細節,人事部並沒有給予正面答覆。十分鐘過去,「你嘅時間夠喇,你唔好再問」,人事部代表如是說道。在Berry踏出房門前,代表又拋下一句,「你返去自己諗下簽唔簽,如果真係唔簽就真係terminate(解僱)你,自己睇日子啦」。

眼見管理層的態度,令Berry和其他同事對公司逐漸失去信心,「以前係公司係真係好開心,但依家對於前景真係好迷惘」。坐在行人路上的工友不約而同說,問題是來自近年的管理層變動。以往,重要節日都會派發禮券,答謝同事辛勞。「依家都已經全部無哂,而疫情最嚴重個陣我地都要去跑餐廳」,公司生意額增加,員工到頭來換到的卻只是剝削和減薪。「諗住業績創新高,大家可以共享成果,個陣收到公司感謝信同埋書包大家都好開心,但估唔到依家係咁」。

(感謝信配圖)

*為保護受訪者,Berry和Ben均為化名。


後記:不是最好的結果,但我們有堅持過

過去兩年,香港人的集體行動已經不復多見。近40個太古工友在逆境之中,罷工四日,最終令變相減薪的新制度暫緩,原有薪酬方案將實施至十二月底,資方並承諾不會對罷工員工「秋後算帳」。儘管如此,罷工工友經過討論及表決後,大多數人對管理層如此無情無義表示憤慨,寧可接納離職方案作為回應,因此罷工行動暫告一段落。
抗爭未完,太古飲料(香港)職工總會同仁將繼續團結一致,以集體行動,為員工爭取勞工權益及保障。今次罷工得到的,不是最好的結果,但是,我們有堅持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