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保障 扶貧還是共享?

去年12月底政府剛剛發表退保諮詢文件,提供了「全民共享」(文件稱「不論貧富」)及「有經濟需要」兩個方案,以六個月為期諮詢大眾意見。退休保障諮詢終於出臚,香港社會足足為此折騰了30多年,但到今時今日,政府仍在諮詢市民一個最基礎的問題:退休保障,到底只為扶貧,還是每位長者人人共享的基本權利?

 

退休是每個人的基本需要
花無百日紅,人人都總有退休一日,大家都有需要為這一日來臨,作好打算。但多項國際調查均顯示,退休後倚靠子女供養及儲蓄的方法,未能令長者晚年無憂。隨著出生率下降,家庭結構出現轉變,大部份家庭只育有一至兩名子女,要由子女獨力挑起供養雙親的重擔,根本不切實際。至於個人積蓄,先不論家庭主婦、失業人士或低收入人士難有餘錢,即使有儲蓄的在職入士,大部份戶口內存款亦難以衍生可應付退休後20至30年生活的開支。

 

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的調查便顯示,逾七成市民對於靠強積金及儲蓄解決退休生活開支,感到沒有信心。可見,退休不是個別人士或社群的特定需要,而是面對當今社會及經濟環境變化,大部份人均難以獨力承擔的問題。

 

政府方案受惠對象狹窄
政府在諮詢文件所提出的「有經濟需要方案」,以八萬元作為資產審查上限,只是在綜授及長生津之間「架床疊屋」,讓部份領取長生津人士可獲稍高的金額(即由目前2,390元增至3,230元)。說清楚一點,「有經濟需要方案」只是在長生津的範圍內,再劃多一個細圈,以此非常狹窄的基礎來提供所謂「退休保障」。

 

現時約有三至四成長者(為數約40至50萬人),因受限於經濟審查或救濟福利的標籤效應,未能得到任何政府支援,按照政府方案,他們將繼續被拒於保障之外。這些長者為社會貢獻大半生,付出了青春及汗水建設香港的經濟繁榮,老來退休時,卻被政府簡單視作「無血無肉」、「沒有需要」的工具。

 

國際顯赫的金融都市,無力照顧長者?
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一再表明,實行全民共享的方案,將加速政府的結構性財政赤字,壓縮改善其他社會福利的空間,甚至要大幅加稅來應付,言下之意,大家最好不要心存幻想,乖乖地接受政府建議的「有經濟需要」方案。

 

香港經常自詡為國際金融都市,過去十年經濟持續增長,人均生產總值媲美發達國家,要為每位年屆65歲長者提供養老金,真的無能為力嗎?按政府推算,推行全民養老金第一年額外開支僅為226億元,至2064年每年平均化開支為479億元。政府目前財政儲備高達8,000多億元,外匯儲備更超過三萬億元,政府庫房豐收水浸,社聯估算過去九年間,平均花在「派糖」的開支每年已高達300億元,卻不願作出有承擔、更長遠的政策規劃。

 

撐全民退保,您可以做什麼?
面對政府的假諮詢爛方案,我們應怎麼辦?首先,我們不會墮入政府預設的圈套,與政府爭論資產上限應該是8萬、20萬,還是30萬,否則只會被當成接受經濟審查的退保方案。其次,我們亦不會進入政府的諮詢框架,選擇以大幅加稅恐嚇市民、被政府嚴重扭曲的「不論貧富方案」。但這絕不等如我們「棄械投降」,放棄爭取。相反,我們更要加大力度凝聚民間力量,全力爭取由民間團體及學者共識的方案,尖銳地突顯政府高官的思維背離民意,迫使政府正視我們爭取多年的訴求。面對政府的假諮詢爛方案,我們應怎麼辦?首先,我們不會墮入政府預設的圈套,與政府爭論資產上限應該是8萬、20萬,還是30萬,否則只會被當成接受經濟審查的退保方案。其次,我們亦不會進入政府的諮詢框架,選擇以大幅加稅恐嚇市民、被政府嚴重扭曲的「不論貧富方案」。但這絕不等如我們「棄械投降」,反而我們更要加大力度凝聚民間力量,全力爭取由民間團體及學者共識的方案,尖銳地突顯政府高官的思維如何背離民意,迫使政府正視我們爭取多年的訴求。

 

政府退休保障諮詢期以六個月為限,至2016年6月21日截止。撐全民退保,急需大家做以下事情:
1. 以個人及工會名義,向政府提出支持民間團體及學者共識方案的意見(電郵:views@rp.gov.hk或傳真:39045996),力撐全民退保以外,在回應諮詢文件時,清楚要求在不影響僱員既有長服金及遣散費權益下,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

 

2. 職工盟與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於將2月21日合辦「勞工界退休保障諮詢大會」,勞福局局長張建宗已答應出席,請大家踴躍參加表達意見,報名可留意工盟網頁及Facebook宣傳。

 

3. 積極參加五一大遊行及六一九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大遊行,以實質行動撐長者尊嚴生活。

 

 

強積金對沖諮詢 提防搏大霧
在是次退保諮詢文件中,政府亦以附件形式一併諮詢強積金對沖機制。強積金自成立以來,十五年間已有266億打工仔血汗錢,被僱主以支付長服金及遣散費的方式沖走。單以2014年計,被對沖款項高達30億,受影響僱員逾四萬人,當中有九成多戶口僱主供款一毫子無剩。在對沖機制下,強積金的養老保障形同虛設,但諮詢文件未有提出任何具體方案處理,亦未曾交待如何落實梁振英「逐步降低對沖比例」的競選承諾。相反,文件刻意誤導公眾,引述國際機構調查,指在95個國家中只有印尼及瑞士設有長服金,卻無視很多國家都提供不同名目的不公平解僱補償制度。諮詢文件如此斷章取義,令人懷疑所謂「理順對沖機制」,就是要向長服金開刀。所以,我們除了要力撐全民退保之外,亦要在回應諮詢文件時,清楚要求在不影響僱員既有長服金及遣散費權益之下,盡快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