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討工傷保障困難 ,刁頑僱主拖死家務助理

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會員馮笑枝今年3月開始為沙田一孔姓僱主從事家務助理工作,負責照顧初生嬰兒及一切家居工作。4月14日在洗衫時扭傷腰骨,翌日返工口頭通知僱主工傷。馮女士在4月尾向工會求助,工會跟進事件,分別與僱主聯絡及安排向勞工處報傷。僱主拒絕承認馮女士工傷及回覆勞工處,直至6月27日馮女士不忍腰痛跳樓輕生。

是次悲劇並不是個別事件,過去工會一直爭取設立「中央補償基金」,正正是因為現行法例並不足以讓家務助理遇到工傷及職業病時獲得保障:

工人追討工傷程序困難重重,勞工處協助不力


a) 呈報工傷關卡
現時《僱員補償條例》規定,僱主須於工人工傷後7天或14天內向勞工處呈報工傷。但是倘若僱主否認工傷或逃避責任,便要由工人自己通知勞工處工傷,如僱主仍然逃避的話,工人便須入稟法庭追討,部份未能得到法律援助的工人更有可能被剝奪了申索機會。

僱主無權判定工傷,但由僱主呈報工傷的程序讓僱主成為判定工傷的主角。就馮女士的事件而言,她身負腰痛卻仍要面對態度惡劣的僱主,多番遭僱主拒絕呈報工傷,令追討遙遙無期。

b)追討工傷假津貼關卡

另外,法例規定僱主須按糧期預先向工人支付工傷假期間八成工資,然而有關工傷病假津貼要隨勞工處判傷後,僱主才可得到勞保公司賠償。所以很多僱主不願預繳工傷假津貼,令到工人工傷後生活了無依靠。

過去,很多工傷工友遇到拒付工傷假津貼的僱主,直至到勞工處判傷,僱主取了勞保賠償後才獲支付所有補償。馮女士和很多遭拒付工傷病假津貼的工人一樣,在傷痛和生活壓力下,怎能安心養病?

政府無落實監管僱主購買勞工保險

現時法例規定,所有僱主必須把勞工保險通告張貼於當眼之處,但家庭傭工僱主卻除外。另外,勞工處有權巡查工地,查核僱主是否有遵守法例購買勞保,但是勞工處助理處長陳麥潔玲今年3月23日與本會的會面中表示,對於家務助理的僱主,勞工處不會進入私人住所巡查,除非有家務助理向勞工處落案,懷疑僱主沒有購買勞保,勞工處才能作出調查。家務助理一般只有一人工作,落案要求勞工處調查即是等如失去工作,所以就算家務助理明知僱主違法拒購勞保也好,為保飯碗也要沉默接受。

馮女士在發生工傷後,她的女兒曾要求僱主拿出勞保單,但遭拒絕。結果,她直至輕生時也無從知道僱主是否有購勞保。

勞工處本有落實法例規定的責任,確保僱主購買勞工保險,對於家務助理僱主,勞工處卻無落實執行法例。據工會於去年10月的調查 所得,只有三成僱主購買勞保。一直以來,就有不少的家務助理,因不知僱主是否有購勞保,怕失去工作不敢呈報工傷,而獨力承受所有醫療費和工傷期間的生活壓力。

工會去年10月10日發起遊行,後在去年10月28日、今年3月23 日、5月17日和6月27日與勞工處會面,要求成立「中央補償基金 」,讓家務助理、散雜和自僱工人得到工傷、職病保障。勞工處的回應,是在今年年初在電台、電視作了廣告宣傳,和於6月在水費單上向大眾宣傳僱主購買勞保,對於工會提出的家務助理保障問題,例如監管僱主、工傷申索程序、職業病無保障、僱主不為一次過清潔工作購買勞保的等等情況,勞工處缺乏積極的回應,仍然交白卷。

工會對於馮女士輕生的事件感到十分傷痛,不過,是次事件令我們更有決心爭取家務助理的職業保障,我們不會容讓再有悲劇發生。工會將繼續向政府爭取,及將於10月再度發起遊行爭取保障。

香港家務助理總工會要求:

  1. 勞工處從速促使僱主孔小姐和勞保公司,與馮笑枝家屬及工會會面。
  2. 修改《僱員補償條例》,規定家務助理僱主必須給予員工勞工保險副本。政府須規定僱員再培訓局和勞工處就業轉介服務收取僱主勞保保單資料,才作轉介家務助理。
  3. 修改《僱傭條例》,規定所有行業,包括家務助理,訂立書面僱傭合約,一式兩份給予僱傭雙方;亦須規定僱員再培訓局和勞工處就業轉介服務確立僱傭合約資料,才作轉介家務助理。
  4. 參考澳洲中央僱員補償機制 ,透過中央電腦系統,紀錄全港僱傭及投購勞保資料,確保僱主投購勞保。
  5. 設立「中央補償基金」,保障雜散及自僱工人獲得工傷及職業病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