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收中介費 危害外傭安全及尊嚴

4月28日是國際工殤紀念日,為了保捍衛外傭的安全和尊嚴,「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 (FADWU)來自五個不同國籍的家務工舉行記者會,反對中介公司濫收中介費、剝削和苛待家務工。超收中介費是中介公司的剝削手段,是外傭普遍面對的問題。根據工會的經驗和對於中介費的調查所知,許多外傭,特別是來自菲律賓和印尼的,都付出超過法定上限的中介費。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呼籲公眾關注中介公司的的歪風,並強烈要求政府執法監管。

 

中介費的法律規定和國際標準

 

根據香港法例第57章《僱傭條例》第XII部《職業介紹所條例》(附屬法例):職業介紹所從一名求職者收取的最高介紹費不可超過其成功覓得的工作的首月工資的10%。根據「國際勞工組織」第189號公約(C189)的國際標準,對於家務工的保障包括保護外傭,要規管私人中介公司,對有關的投訴進行調查,並禁止扣除外傭工資以支付求職費。但實際上大量違法剋扣外傭工資以支付求職費的事件在發生,可見政府執法不力。

 

中介費平均高達15000元至21000元

 

根據印尼家務工工會(IMWU)2012年的調查,發現85%的印尼家務工要支付7個月的中介費。而菲律賓家務工人平均要支付4個月的工資之多的中介費。

 

印尼家務工情況

 

印尼家務工工會(IMWU)去年在香港做了一個調查,發現78%的受訪者必須支付21000元的中介費,儘管印尼政府已把中介費上限定為15000元,而香港方面亦有最高中介費不可超過首月工資10%的規定。但中介費的違法金額是常見的。為了確保工人要支付21000元的中介費,中介公司及印尼外勞安置公司(Migrant Workers Placement Firm,PJTKI)會扣起工人的重要旅遊證件,使工人任由魚肉,有如此經歷的受訪達73.8%之多。

 

一位叫Sami (岑美)的印尼傭工個案出席記者會。她在2011年4月19日到港,之前在印尼支付了相等於6個月人工的中介費,來港工作了6個月後,因忍受不了僱主嚴苛對待,如被掌摑,便向中介公司求助,中介公司教她辭職,並承諾會為她找新僱主。當中介找到新僱主給SAMI後,便向SAMI 收取相等於5個月的介紹費。SAMI 只能無奈支付。SAMI 表示參與工會後才知道香港有法例規定不可支付多於首月薪金10%的中介費。而印尼傭工工會代表斯穎亦補充,指印尼有法例印尼傭工首次來港工作,不可支付多於港幣$13000元的中介費,而之後中介公司若再幫印尼傭工轉介工作,亦不可收取多於月薪10%的中介費。

 

菲律賓家務工情況

 

根據菲律賓進步勞工聯盟(APL)及進步工人聯盟(PLU-HK)在2012年11月至12月所進行的調查,菲律賓籍家庭傭工在香港平均需要支付中介費達港幣15,378元(接近外傭四個月的工資)。大約90%的受訪者支付的中介費比香港法例所定的工資10%還要高。這些中介公司受取外傭費用,同時是違反了香港及菲律賓的法例規定。

 

很多中介公司看準求職心切的外傭,不會堅持要得到中介費的收據,因要求得到收據的話,她們的求職申請就不會獲得處理。這些中介公司也與貸款公司串通,讓外傭借錢來支付這些不合法的工作介紹費。而這些不法行為,鮮有書面文件的證明,因此也無從證明外傭支付高昂的中介費用。

 

此外,更有僱主被誤導,以為中介公司提高中介費,其實這些中介費並不是因外傭而增收,而只是使貪婪的中介公司得益。所以,外傭及外傭僱主都是受中介公司超收費用之苦。

 

中介公司濫收費同時剝削僱主和外傭權益

 

有意見指外籍家務工喜歡來港工作後不久便辭職,企圖騙取機票錢。印尼移工工會(IMWU)及海外家務工工會(ODWU) 均回應不論菲印家務工,辭職再找工作均要再支付中介費,費用介乎3至5個月薪金。而且,大部份僱主傾向給予機票而不是支付傭工機票錢,故此她們均認為家務工無動機提早辭工。她們指通常受到很差的對待,如沒有休息日,少付工資(underpayment),或受僱主精神或身體方面的騷擾,才有可能受不住主動提出辭職。

 

職工盟統籌幹事林英卿指出,其實外籍家務工提出辭職,對家務工並無好處,家務工需要再支付中介費予中介公司尋找新僱主,當然僱主也難為,因為同樣要再付數以千元費用予中介公司介紹另一傭工,此情況的唯一得益者是中介公司。故此,政府應嚴格執法,僱主亦應對此類情況搞清楚誰是得益者,不要輕易指責外籍家務工。


訴求及建議

 

1) 加強法律上對中介公司收取外傭中介費的的監管;
2) 勞工處應加強對中介公司的巡查,調查中介公司有否觸犯僱傭條例及職業介紹所規例;
3) 為外傭提供足夠協助,幫助她們調解與中介公司的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