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五一大遊行爭取合理分配

回歸已經12年,在港人治港下,越來越有一小部份人比另外大部份港人要尊貴及富裕,他們的財富與日俱增,但基層港人的日子卻一天比一天苦。職工盟根據統計處資料,追踪自1997年回歸以後本港收入分配的變化,結果發現香港經濟雖然比回歸時有大幅躍進,但低收入組群完全未能分享經濟成果,收入比12年前還要退倒。職工盟呼籲全港的打工仔女及基層市民,五月一日下午2:30到維園參與「反貧富懸殊」五一大遊行,一齊以腳步扭轉貧富懸殊的狀況。

職工盟指出,世界各地已經摒棄「積極不干預」的政策,中國內地亦為改善貧富懸殊而大刀闊斧推行社會福利改革。職工盟認為,曾蔭權口口聲聲要建立和諧社會,理應改弦易轍,以政策改善貧富懸殊的情況。職工盟提出一貫的要求,在各個範圍保障基層勞工、減輕貧富懸殊:

一、 最低工資水平應不少於時薪33元,以保障基本生活需要;

二、 恢復集體談判權,保障僱員的議價能力;

三、 立法規管工時,每天標準工時為8小時,加班補償為正常工資1.5倍;

四、 停止公共服務外判,將現行外判服務改為政府直接聘請工人;

五、 設立低收入補貼,改善貧窮家庭處境;

六、 取消「4.18」連續性受僱規定,保障零散工;

七、 將外傭納入最低工資保障範圍,並保障家務工的權益。


右圖:人均住戶入息平均數變動(註:2004年起數據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

 

 

香港貧富兩極化明顯

職工盟指出,於1997至2009年期間,按家庭住戶每月入息分布的十等分組別劃分的每月住戶人息中位數,最低八個組別的收入都有所下降,而且收入越低跌幅越大:

 

  每月住戶入息平均數 每月住戶入息中位數
  1997 2009 變幅 1997 2009 變幅
第一等分(最低) 4,100 2,500 -39.0% 4,300 3,000 -30.2%
第二等分 8,700 6,000 -31.0% 8,700 6,000 -31.0%
第三等分 11,000 8,800 -20.0% 11,000 8,900 -19.1%
第四等分 13,900 11,800 -15.1% 14,000 12,000 -14.3%
第五等分 17,000 15,300 -10.0% 17,000 15,000 -11.8%
第六等分 20,500 19,400 -5.4% 20,000 19,600 -2.0%
第七等分 25,200 24,300 -3.6% 25,000 24,100 -3.6%
第八等分 31,400 31,300 -0.3% 31,000 30,900 -0.3%
第九等分 42,000 43,200 2.9% 41,000 42,500 3.7%
第十等分(最高) 85,000 97,600 14.8% 70,000 75,000 7.1%
最高/最低 20.7 39.0 88.4% 16.3 25.0 53.4%
人均年生產總值 210,350 233,239 10.9% 210,350 233,239 10.9%

如果計算人均每月住戶入息,同樣看到基層收入原地踏步,最低等分的入息更調頭向下。相反最高等分過去12年的收入增幅遠超人均生產總值。最高與最低的差距(平均數),由1997年14.8倍上升至2009年31.3倍。

 

  人均每月住戶入息平均數 人均每月住戶入息中位數
  1997 2009 變幅 1997 2009 變幅
第一等分(最低) 1,800 1,400 -22.2% 2,000 1,600 -20.0%
第二等分 2,700 2,800 3.7% 2,700 2,800 3.7%
第三等分 3,400 3,500 2.9% 3,400 3,500 2.9%
第四等分 4,100 4,400 7.3% 4,100 4,400 7.3%
第五等分 5,000 5,500 10.0% 5,000 5,500 10.0%
第六等分 5,900 6,800 15.3% 5,900 6,800 15.3%
第七等分 7,100 8,500 19.7% 7,000 8,500 21.4%
第八等分 8,800 11,200 27.3% 8,800 11,000 25.0%
第九等分 12,000 16,600 38.3% 11,800 16,200 37.3%
第十等分(最高) 26,600 43,800 64.7% 21,000 31,000 47.6%
最高/最低 14.8 31.3 111.5% 10.5 19.4 84.8%
人均年生產總值 210,350 233,239 10.9% 210,350 233,239 10.9%

職工盟指出,香港在聯合國開發計劃署2009年的報告中成為全球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先進經濟體系。由於聯合國的報告是依據2007年的數字,今天香港的堅尼系數只會更高。

與香港「不相伯仲」的國家

國家地區 堅尼系數
土耳其 43.2
赤道畿內亞 43.3
香港 43.4
委內瑞拉 43.4
中非共和國 43.6
尼日爾 43.9

部份發達地區情況

發達國家 堅尼系數
日本 24.9
南韓 31.6
法國 32.4
澳洲 35.1
英國 36.0
美國 40.8

職工盟認為,究其原因,香港政府政策多年來向商界傾斜,無視勞資關係不平等的狀況,任由基層工人及小市民被大財團盤剝。結果造成今天香港貧富懸殊嚴重,堅尼系數全球發達地區最高!

 

貧富懸殊成因:政府商界共謀打壓基層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今天香港貧富懸殊如此嚴重,職工盟認為是全因政府及財團過去12年聯手剝削基層及普羅市民:

 

1) 廢除集體談判權法例 僱員失議價能力

職工盟指出,1997年立法局通過的集體談判權法例,被政府及不民主的臨時立法會硬生生廢除。沒有集體談判權法例保障,僱員缺乏議價能力,財團賺大錢的情況下無須與僱員分享成果。而職工盟去年12月的調查發現,不少上市企業董事都大幅提高自己的薪酬,肥上瘦下情況嚴重。過去幾年各大地產商及大財團董事的薪酬都如火箭般上升,其中恆基兆業的李兆基收入更狂升3倍,一般打工仔女根本難以比擬。根據統計處的資料,2004年所有督導級、技術員級、文員級及其他非生產級工人的平均時薪為46.8元,2009年僅上升至49元,升幅為4.7%。即使是經理及專業人員,同期升幅亦僅為8.7%而已。

部份上市公司董事薪酬變化

企業 董事 早期薪酬及花紅 2009年薪酬及花紅 增幅
恆基兆業 李兆基 338萬 (2004) 1,387萬 ↑310.5%
東亞銀行 李國寶 2,366萬( (2005) 5,760萬 ↑143.5%
恆隆地產 陳啟宗 1,160萬 (2005) 2,750萬 ↑137.1%
信和置業 鄧永鏞 320萬 (2005) 630萬 ↑96.8%
新世界發展 鄭家純 1,860萬 (2004) 3,440萬 ↑84.9%
新鴻基地產 黃植榮 763萬 (2004) 1,384萬 ↑81.8%
港鐵公司 周松崗 905萬# (2004) 1,380萬 ↑52.5%
九龍倉集團 吳光正 1,256萬 (2004) 1,735萬 ↑38.1%
長江實業 李澤鉅 3,477萬 (2003) 4,686萬 ↑34.8%
中華煤氣 陳永堅 1,630萬 (2005) 2,800萬 ↑71.7%
港燈集團 曹棨森 1,194萬 (2003) 1,545萬 ↑29.4%
和記黃埔 霍建寧 1.25億 (2003) 1.24億 ↓0.8%

#2004年年報只列出行政總裁薪酬,並無列出姓名

 

2) 拖延最低工資立法 壓低首個工資水平

工會及社會團體多年來爭取立法最低工資,以保障基層工人薪酬,但政府卻一再拖延。由2005年董建華承諾研究最低工資,最初將問題拋給勞顧會;到2006年就以「工資保障運動」推搪;到2008年終於避無可避才同意立法,預計要到2011年才正式實施。前後拖延超過六年。2005年至今通脹累積升幅達7.1%,基層工人的實質薪酬下降.8%。

職工盟認為,最低工資已經是社會共識,商界代表看見反對無望,就盡力希望壓低工資水平。自由黨及張宇人近日提出最低工資應不多於24元,並聲稱高於此數字商界將難以承受。職工盟批評他們卻從來沒有清楚交代不同工資水平究竟對企業會有多大影響,一直閃爍其辭。職工盟根據統計處的數字推算,如果將最低工資訂於時薪33元,對各低薪行業的業務收益只有1.4%的影響。即使工資佔成本最高的保安及清潔業,預計每月每戶只需多交約30-40元管理費即可。另外,職工盟又批評張宇人沒有向公眾交代飲食業基層工種的薪金過去十年縮水近10%。

 

3) 長工時勞役工人

數據反映香港工人工時越來越長,加班情況嚴重。2000年每週工時超過60小時的僱員數目為569,000人,到2009年人數已經攀升至690,700,短短十年間人數增加超過120,000人,升幅高達21.4%。僱主藉97金融風暴及08年金融海嘯裁減人手,並要現職員工加長工時。據統計處數字,2008年有多達713,000人(佔全部26.6%)需要超時工作,其中一半以上每週超時多於6小時。在所有超時工作中,70%是無償加班。而2001年的調查只有589,800人(佔全部22.8%)需要加班。

職工盟表示,一直要求立法訂立標準工時,根據其他國家的水平,應規定每天8小時及每週40至44小時。超時工作僱主需要支付加班津貼1.5倍。職工盟批評政府一直迴避立法的訴求,繼續以「社會未有共識」來推搪。連年出現工人工作過勞死或因長工時發生工業意外,政府這種鴕鳥政策只會苦害更多工人及其家庭。

除此以外,還有其他導致貧富懸殊的問題,包括政府及商界近年不斷將業務外判以壓低人工、政府藉行政手段削減外傭工資、勞工法例無法保障零散工及停建居屋及減建公屋導致建造業開工不足等等。

 

撥亂反正 制訂改善貧富懸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