譴責特區政府違反勞工公約

集體談判權﹑罷工權和工會組織權是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國際勞工公約>>確定的核心勞工權利。<<國際勞工公約>>第87號<關於結社自由和保護組織權公約>及第98號<關於適用組織權和集體交涉權原則的公約>被公認為捍衛工會權利和工人權益的武器。

官商勾結廢除集體談判權

1997年﹐立法局通過了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提出的三條改善勞工權益的條例草案﹐包括<<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 >以及<<職工會條例>>及<<防止歧視職工會條例>>的修訂。條例貫徹了<<國際勞工公約>>第87號和98號的要求﹐令勞資關係相對平衡﹔其中最大的意義是核心勞工權利之一的集體談判權首被確認﹐資方在法律的約束下﹐須正視工會的代表性﹐與之溝通﹑談判。

根據條例﹐僱員人數在20人以上的企業﹐工會在企業內人數若超過僱員人數15%﹐工會享有諮詢權﹐企業必須就裁員﹑更改僱傭條件等事件諮詢工會。僱員人數超過50人的企業﹐若工會在企業內會員人數超過僱員人數15%﹐及取得超過50%僱員的授權﹐則可享有集體談判權﹐企業必須就工時﹑工資等問題與工會談判 ﹐工會可代表會員與企業簽署協議。

然而﹐特區政府卻於回歸後的1997年7月16日凍結條例﹐並於當年10月廢除條例。職工盟強烈抗議﹐並向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做出投訴。1998年﹐國際勞工組織裁定特區政府的行為違反基本勞工權利﹐催促政府做出補救。

國際勞工局譴責政府廢法

集體談判權被廢除後的數年來﹐香港經濟步入衰退﹐裁員﹑減薪﹑減少僱傭條件的事件無日無之﹐工人任人魚肉﹐沒有任何保障。電訊盈科等大型企業﹐在盈利的情況下多次裁員﹐代表幾千僱員的工會卻完全不被諮詢。廢除集體談判權對工人權益的禍害表露無遺。

特區政府卻完全沒有體恤工人的苦況和理會國際勞工組織的譴責﹐採取措施維護工人的集體談判權例。職工盟響應國際自由勞聯的號召﹐在國際人權日(12月10 日)前後舉行爭取落實核心工會權利。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將於12月18日在立法會再次提出動議﹐譴責特區政府公然違反<<國際勞工公約 >>及國際勞工組織的決議。

經濟超班 權利零蛋

香港的人均國民生產值名列國際前矛﹐在亞洲僅次於日本。但是﹐對勞工權利的保障卻遠遠低於週邊國家和地區﹐詳情可見下表﹕

香港和鄰近國家/地區的工會權利比較

      集體談判法例   不公平解僱法例

香港      沒有       沒有
中國國內    有        有
台灣      有        有
新加坡     有        有
南韓      有        有
馬來西亞    有        沒有
日本      有        有

(*「不公平解僱法例」是保障僱員免受不公平解僱。若法庭裁定僱員被不公平解僱,可獲得復職或額外賠償。此法例對於保障工會成員十分重要。)

另外,香港工人不但完全不享集體談判權﹐也沒有足夠的工會組織權和罷工權。在國際公認的12項基本工會權利中﹐香港只擁有其中3項﹐經濟和社會發展十分不相稱,表列如下:

1)工會組織權

工人可參與和組織獨立工會      有
工會會員可民主選舉理事和幹事    有
工會事務不被政府干預        沒有
         (例如修章﹑委任總幹事需經職工會登記局批准)
會員不因參與工會活動﹐被歧視和壓迫 沒有
因從事工會活動被解僱﹐可享復職權  沒有
         (法律保障不足﹐令僱主可巧立名目解僱工會份子)

2)罷工權

工會有權組織罷工          有
         (基本法註明罷工權,但政府沒有立法保障。)
工會有權參與由其他相關工會發起   有
的罷工行動
         (基本法註明罷工權,但政府沒有立法保障。)
保障參與罷工的會員﹐不被歧視和壓迫 有
         (法律保障不足﹐令僱主可巧立名目解僱工會份子)

3)集體談判權

僱主須確認具代表性工會的談判地位  沒有
僱主作出任何更改僱傭條件的事宜   沒有
前,必先諮詢
工會有權要求僱主出示談判所需資料  沒有
工會代表可與資方簽訂集體協議,   沒有
並由法例約束雙方執行

爭取恢復集體談判權

今天﹐職工盟及屬會代表到達政府總部抗議﹐是為了表達對特區政府肥商殘民的勞工政策的強烈抗議。我們要求特區政府﹕

1) 恢復集體談判權﹐確立工會的談判地位﹐令工會享有裁員﹑減薪﹑更改僱傭條件的諮詢權﹔

2) 設立不公平解僱法﹐保障工人參與工會和工會活動不被被歧視﹐因參與工會活動被解僱可享復職權。

香港職工會聯盟

2002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