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鄧燕娥

近日香港社會物價飆升,但打工仔女的工資增幅卻追不及通脹,生活苦不堪言。為平息市民怨氣,特首於七月份推出一系列所謂紓解民困的措施,當中包括暫停向僱主徵收外傭稅,但這只適用於由本年八月起生效的外傭合約。

七月廿七日中午十二時,我、職工盟主席鄭清發、家務助理工會主席謝想珍,還有她的工會的幹事和數名會員到中環參加了由多個外傭團體發起的遊行,要求加薪及即時停收外傭稅。到了下午二時,大家又回到職工盟的辦事處,與這些外傭團體的代表進行一次交流會。會議的內容主要有三方面︰停收外傭稅對外傭的影響,外傭和本地家務助理面對的迫切問題,及成立一個家務助理聯會的構思。

其中一些發言記錄如下


亞洲勞工中心的ARIO︰「很高興見到大家今早參加我們的遊行,還讓我有機會認識了職工盟的主席呢!今次政府暫停外傭稅,只惠及簽新約的僱主,於是令到有些僱主不惜解僱現有外傭,一心等到8月1日以後才重新簽約。」

印傭工會主席RUSEMI接著說︰「上星期我的工會共接了20多宗印傭被無故提前解約的投訴,我們真的無辜被犧牲。」

家務助理工會主席謝想珍︰「怪不得最近我聽到有幾位姊妹都接到一些為期3個月的工,這些工都是來得很突然的。」另一位家務助理工會會員亞文說︰「這樣我們一定要討論一下,不要讓我們的姊妹變成了幫兇;我們真不願見到外傭姊妹這樣無端被解僱啊!」

家務助理工會阿玲︰「雖說大家都是家務助理,但我們與你們其實情況很不同;我們在每家只工作幾個鐘,你們是24小時ON CALL。」

家務助理工會的阿珍︰「話時話,我上次做陪月時,見到在那個家庭工作的印傭

,一天只睡兩小時。有一次她抱著BB時,就因為太累而睡著了,還差點兒把BB掉了落地。」

RUSEMI︰「真的有很多僱主要求我們的姊妹整個晚上照顧他們熟睡了的仔仔女女,要保證他們所蓋的被不會掉下來,所以我們每晚只能睡幾個鐘頭。」

家務助理工會阿儀︰「我以前也試過做留宿住家工,那個老細時常突然叫我熨衫,突然又叫我帶她的孩子睡覺,總之就把我弄得團團轉,到了晚上我也睡不好。」

家務助理工會阿文︰「你們(外傭)24小時ON CALL是很慘,但我們做鐘點的,其實是將你們24小時的工作在4小時內做完,弄得我們周身勞損,我的手臂就長期痛,但都沒有解決辦法。」

ARIO︰「其實我們大家對香港的經濟和社會發展都很有貢獻,有了我們,我們的僱主才可以無牽無掛做好自己份工,奈何他們都不尊重我們。所以我好想所有家務助理的工會可以走在一起組成一個聯會,那麼我們就可以互相支持。」

謝想珍︰「我很贊成這個構思,我們要團結才可以對抗那些無良僱主。我們要將今早參加遊行的情況,和今日會議所討論的要點向那些未有參加的姊妹講,讓她們也知道這些事情。真的要多講,才能令人明白大家的問題。」

外地傭工離鄉別井到香港打工,同樣是打工仔女一名,職工盟一直支持外傭應該享有被尊重的工作環境。這次本地家務助理與外傭工會的聚會,讓大家感受到打工仔女不分國籍也要團結起來,這樣才能取得合理的勞工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