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印尼外傭工會聯盟於今天召開記者招待會,披露印尼傭工受僱主苛待及剝削的狀況,要求特區政府採取有效措施,保障外傭得到公平待遇。

香港印尼外傭工會聯盟(The Hong Kong Coalition of 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Organization ,KOTKIHO)表示,09年3月到6月期間,已收到10個關於身體虐待的救助。除此之外,還有扣薪、少付工資、不發放休息日、昂貴的中介費用等的救助。更為甚者,香港政府種種歧視外傭政策,例如逗留規定、外傭排拒於最低工資的保護,令到印尼傭工變成二等工人,不需被尊重、不需合理平等對待。

香港印尼外傭工會聯盟、印傭工會(Indonesian Migrant Worker's Union)及亞洲外傭中心(Asia Migrant Centre) 在2006的調查發現,64%印傭被剝削了法定假期,54%沒有休息日,99%印傭每日工作超過16小時。

以下是一位印尼外傭Siti Kumaeroh遭僱主虐待的遭遇:


Siti來港當家庭傭工,主要是照顧僱主的兩個小孩,她每天都由下午4點工作到零晨2點。因為沒有足夠的睡眠和休息,因而工作得很辛苦。今年5月,約午夜時份她在給小孩餵奶後,小孩不願去睡,所以她把小孩放在梳化上。由於長期休息不足,當時她已經很疲勞,所以躺在梳化上睡著了,但小孩從梳化上跌下,哭聲吵醒了僱主。僱主得悉後,恨恨地用涼鞋摑向她的臉頰,她隨即向僱主道歉但沒有用,僱主繼續猛力地踢她、用拳頭打她,並且握著她頸不放,很不易容僱主才停止襲擊。

其後這名小孩做了醫療檢查,但醫生表示這小孩沒有任何受傷。可是,僱主沒有停止苛虐Siti Kumaeroh,甚至變本加厲,教唆6歲的兒子打她的頭。

自此,Siti 心理上有很大的陰影,她害怕見到人群,害怕見到陌生人,經常把頭和臉包著,不敢以臉示人。害怕被傷害、掌摑、虐打,對陌生人充滿恐懼感。

 

香港司法制度不公

聯盟認為,印傭經常被僱主欠薪,是因為僱傭條例的保障不足。當外傭在法庭向僱主追討欠薪或願意出庭做証人時,她會隨即被禁止工作。但司法程序可以很長,以上個案是19個月,很多傭工不能長期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就不能生活,所大都中途放棄追討。

以下是一位印尼外傭Tunipah的遭遇:
 



「我在庇護中心等了19個月,因為勞工處要求我做証人,檢控欠薪僱主。我十分樂意,但一方面我入稟法庭,另一方面我會因而被禁止工作,而僱主則可再請新的傭工,那麼我怎樣經司法程序追討我的權益,被禁止工作19個月,試問我怎樣生活﹗?」


聯盟認為有關安排的荒謬的規定。同樣是有案未了結,入稟的外傭被禁止工作,但被追討的僱主郤可以再請新工人,聯盟認為這裡不對等對待十分不合理。聯盟質疑,司法機構面前,工人和僱主根本就得不到平等對待。

香港印尼外傭工會聯盟強烈要求香港政府及印尼政府採取以下措施保障印尼外傭的權益:
 

  1. 把曾觸犯僱傭條例的僱主及中介公司列入黑名單;

     

  2. 採取方法包括財政資助,讓外傭可以得到法律保障,而不因財政困難而受阻礙; 建立監察制度,確保僱主及中介公司格守有關法例;

     

  3. 促請外傭輸出及輸入地區當局,建立合作機制及政策,保障遷移勞工的權益;

     

  4. 香港政府及印尼政府,要合作保障外傭權益,確保她們的待遇符合國際勞工組織的標準。杜絶欠薪及杜絶昂貴的中介費;

     

  5. 廢除新逗留條件規定及2星期逗留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