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內地港資企業的集體勞資糾紛監察報告》發布會 披露港資傳統和新興行業勞權狀況 萬億在港上市國企欠薪問題嚴重

作為全球金融中心,香港近年已成為中國公司籌集資金的中心,在香港上市的中國股票基金也已成為投資者中的熱門基金組合。目前,有426家中國公司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截至2018年,在香港上市的中國企業的市值達到5.9兆港元,佔香港上市股票總數的40%。中國股票已成為香港所有主要基金組合(包括強積金和股票基金)的組成部分。但作為一般小投資者,市場上能夠提供上市公司勞工待遇的相關資訊卻乏善可陳。或許,在你強積金的投資組合當中,已不乏長期侵害工人權益的國有企業[1]

自2013年起,職工盟每年均發布《內地港資企業的集體勞資糾紛監察報告》(下稱《報告》)。本年的報告蒐集了在中國有業務的香港企業,以及在港上市的中國企業,在中國內地所發生的集體工人維權個案。職工盟在今天(12月13日)舉行了發布會,披露調查結果,讓香港市民和投資者更進一步掌握香港企業在中國的勞工權益狀況,並協助相關持份者,了解在港上市企業和機構於中國內地的營運,是否符合當地的勞動法規,及因營運、管理問題引發工人集體維權的事件。

港資企業

企業違法仍然持續,多家品牌企業供應商違法

在2018年5月到2019年4月期間,職工盟共收集到11宗有關港資企業的集體維權個案,比去年調查下跌約15%。11宗個案中,有5宗個案演變成罷工,與去年度報告比較按比例上升了約22%,其餘為勞工集體抗議事件。在這11宗集體個案中,有近4宗(36%)個案牽涉企業拖欠工人薪金,按比例下跌約一成。但另一方面,涉及企業裁員、倒閉或搬遷,但沒有支付工人經濟補償金的個案則有5宗(45%)。反映港企在處理企業關閉、搬遷、裁員等情況時,逃避支付工人應有的遣散費情況仍然嚴重。

有4宗涉及品牌供應商的工廠因違反勞動法,引起工人集體維權,佔全部個案近四成,全部是為國際品牌供貨的供應商,涉及的品牌包括蘋果、三星、ELLE、Papillon等知名國際品牌企業,當中不乏來自簽訂《經合組織跨國企業準則》(下稱《跨國企業準則》)的國家。《跨國企業準則》訂明品牌企業有責任確保供應商的營運符合當地法例,並且尊重工人的勞動三權(即罷工權、組織權和集體談判權)。不過,這些個案反映品牌企業並沒有履行相應監督責任,縱容供應商違反勞動法例。

傳統製造業面對全球經濟不景氣,結業或搬遷後沒有依法向工人作出賠償

近年全球玩具市場持續萎縮,不少的玩具零售企業都面臨經營困難,令玩具製造業經營大受影響。2018年8月及10月,兩家位於深圳的玩具廠分別倒閉及搬遷,引發合共過千名工人於廠房門外抗議,令人關注內地玩具製造業的經營情況。

2018年8月27日,由人稱「玩具鄭」的鄭躬洪與胞弟創立,並且由其本人出任主席的玩具城國際有限公司傳出經營困難,位於深圳的深圳南嶺玩具製品有限公司結業,廠房外聚集了近2000名工人,希望追討廠房拖欠兩個月的工資,涉及金額大概5000萬元人民幣[2]。工人求助無門下,決定於廠房門外集體維權。過百名警察於現場打壓維權工人,拘捕和打傷了幾名維權工人,被捕工人的後續情況則未有搜集到任何消息。

玩具城國際有限公司於1984年創立,是香港一間老牌的玩具製造廠商,亦有經營自己的玩具品牌。鄭躬洪本身在香港亦有投資多個物業,不過在玩具城國際有限公司宣佈結業前,有消息指他正不斷減價出售名下多個物業,明顯反映結業一事並非因為突如其來的經營問題,而是早有打算[3]。玩具城國際有限公司結業一事除了令一眾工人受害外,有不少向廠房提供材料的供應商合共數以億元人民幣的費用,令人憂慮事件會否引發連鎖效應,令多家內地生產商倒閉,引發大批工人失業。

有玩具城國際有限公司的香港員工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鄭躬洪於8月27日召開員工大會,宣布玩具城國際有限公司結業時表示,企業經營困難與中美貿易戰有關[4]。不過,近年玩具零售市場持續萎縮,知名跨國玩具零售企業Toys “R” Us,位於美國的母公司更早於2017年申請清盤,歐美多國的連鎖業務全線關閉,這些外圍因素都反映玩具業市場出現困難。因此有不少深圳的玩具廠都選擇搬遷,甚至被迫結業,華盛玩具有限公司南嶺華泰廠則是另外一家選擇搬遷的玩具廠商。

華盛玩具有限公司南嶺華泰廠屬香港上市公司南華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屬下的玩具製造廠。2018年10月8日,工廠員工在國慶長假期回廠後,發現在未能與企業達成共識下,企業已經搬遷,廠房與地方村委的租約亦已屆滿,逼於無奈約150名下於廠房門外聚集維權。不過,廠方並沒有理會他們的要求,如期搬走,亦未有依法支付工人應有的經濟補償[5]

從以上兩宗個案可以看出,目前內地的玩具製造業正面臨經營的困難,隨著玩具市場萎縮和經營成本上升,加上中美貿易爭議升溫,有珠三角地區玩具廠商向媒體表示訂單下跌一成,更有不少同業倒閉[6],可以預期未來在珠三地區內的玩具廠商的經營會持續惡化。中國政府應為這些廠商提供援助,協助他們遷移至中國境內其他地區繼續營運,而因不同因素而未能隨廠搬遷的工人,政府應為他們提供技能提升、再就業培訓等支援,協助這些工人掌握新興技術,重新就業。

Lalamove工潮橫跨兩年度《報告》,新興行業勞權狀況值得關注

本年度《報告》收集到4宗港資物流企業Lalamove,內地業務貨拉拉分別在不同城市發生罷工的事件。4宗個案俱為去年度報告中提及的2018年4月發生的貨拉拉司機抗爭事件的延續,分別發生在西安、昆明、成都、深圳4個城市。與去年報告搜集到的個案一樣,司機發起集體行動的原因在於貨拉拉單方面下調司機運費,令司機收入大幅減少,憤而發起抗爭。

事件起源,在於近年中國「互聯網+」企業競爭激烈,為了維持競爭力,企業大多都會以低廉的運費吸引用家繼續使用平台,因此不少這類型的企業會透過壓榨前線員工,以維持企業的利潤和競爭力。因此,近年「互聯網+」企業在內地持續發生前線員工不滿企業下調待遇引發的抗爭。除了貨拉拉外,另一港資企業Gogovan亦與內地58速運合併,積極經營和拓展中國的物流業務。在近年愈來愈多傳統港資工業企業逐步撤出中國,轉向其他地區的情況下,這些新興行業模式或會成為未來港商著重投資的版圖。中國政府目前對這些行業的工人權益保障完全欠缺,加上沒有完善法規僱傭關係和職安健保障,「互聯網+」工人的權益非常令人關注。

在港上市企業       

職工盟發現,在港上市的國企侵害工人權益的個案屢見不鮮。但企業主動在其《社會責任報告》中披露相關事件的情況卻非常罕見,反映企業在現行的上市制度下未有足夠壓力公開相關資訊。從本年度《報告》所搜集到的107宗有關在香港上市企業的工人集體維權個案中,國有企業佔整體個案超過98%,當中以建造業和拖欠工資成為集體個案的大多數。主要是由於企業拖欠工人薪金引發事件,反映建造業國企仍然未有改善違反勞動法的問題,持續侵犯基本勞工權益。

逾九成半個案涉及企業違反勞動法,以建築業為主

根據中國勞工通訊在2019年發表有關建築業的研究報告指出[7],政府牽頭的工程中均存在要求分判商先行墊支款項的違法習慣,而這些分判許多時要待年底或者工程完成後,才會收到工程款項。因此不少底層工人每月都是依靠分判商的生活費應付日常起居。在這樣的制度下,一旦制度中的其中一層,通常是總承建商,資金周轉出現問題,工程款未能支付到下層的分判商時,底層工人的工資便化為烏有。同時在這個制度下,勞務公司大多都不會與工人簽訂勞動合同,因此工人在面對欠薪時,更會出現資方不承認工人在工地曾經工作的事實,令工人追討難上加難。以上的研究,配合本報告的調查結果,反映中國政府對建造業國企的營運監管嚴重不足。

從中國勞工通訊的統計數據中顯示[8],單是涉及國企中國建築集團的勞資糾紛個案已達總個案數目近四成(41宗/38.3%)。作為中國建造業的龍頭,中建集團在港便擁有五間上市公司,包括中國海外發展(0688.HK)、中國建築國際 (03311.HK)、中國海外宏洋集團 (00081.HK)、中國建築興業集團(00830.HK)以及中海物業(02669.HK)[9],估計市值超過2700億美元[10],是全球最大的建築工程公司。但作為坐擁萬億資產的國有企業,連準時支薪這項最基本的勞工權益都未能保障,不但未能克盡企業的基本社會責任,而且更為行業樹立不良榜樣,令歪風不斷蔓延。

近年,中國國企在香港的股市大規模籌資,投資者理應對他們的資金運用,和營運是否符合企業社會責任有知情權。但現時港交所的《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指引》未能有效保障公眾和投資者的知情權。例如上述在港上市的中建集團子公司,在其企業的《社會責任報告》中,對相關的勞資糾紛卻隻字不提[11] [12] [13] [14]

因此,職工盟曾多番向港交所建議將社會範疇的關鍵成效指標作出修訂,將勞工待遇、僱傭模式、供應商不遵守《跨國企業準則》等相關指標納入成為關鍵成效指標,並將披露要求提高至「強制披露」的層次,令上市公司在選擇是否披露相關資訊有更大的壓力。同時亦能提升上市公司在勞工待遇的透明度,讓投資者掌握更多資訊,避免把自己的金錢投資在一些侵害勞工權益的不良企業身上,成為剝削工人的幫兇。

按此閱讀報告全文:《2018 - 19 年度 內地港資企業和香港上市機構勞權調查報告》


[4] 同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