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大選背後 工會是關鍵?

2020年的美國大選,可謂是歷年來最受港人注視的一次選舉,討論熱度前所未見,選舉最終以民主黨候選人拜登擊敗共和黨的特朗普勝出。在國際政治的角度,兩位候選人迴異的外交政策及政治取態,固然是選戰的焦點;而在美國當地,候選人政綱中的勞工議題和工會取態,則是國民的一大關注點。

工會的取態及對於總統大選的重要性

美國基層勞工組織Working America的總監Matt Morrison認為,工會給予平台讓候選人更廣泛地接觸選民。他指出很多美國的基層勞工平日對政治不甚熱衷,參與度很低,也鮮少主動接觸政治的資訊。以與他們切身利益相關的勞工議題作介入,能令他們更明白到自己與政治的關連,並為及後的工會政治活動奠下良好基礎。

工會選舉工程左右搖擺州份選舉結果 促成拜登勝利

支持拜登的工會,也在這次選舉展開了相當浩大的拉票工程。例如,服務業受僱者國際聯合會(SEIU)用了150萬美金,到少數族群聚居的社區接觸選民。而代表飲食、酒店和旅遊業、主要會員為移工的工會UNITE HERE也發起了同樣的拉票行動,他們發起了Take Back 2020的拉票活動,逐家逐戶地上門拉票。工會的宣傳對像並不限於會員,更包括以往和工會未曾接觸的市民。雖然疫情重創全球經濟,打擊勞工權益,也限制了傳統的拉票方式,但也為選舉工程開拓了新機遇,像是在UNITE HERE的選舉活動團隊,很多都是疫情間失業被裁的工人,團隊也首次以「無接觸」方式(contactless canvassing)上門與選民溝通。

工會的拉票行動,造就了拜登在一些搖擺州份的勝利。根據UNITE HERE的統計數字,選舉團隊接觸了三百萬名選民,當中的四十多萬名選民承諾會投拜登一票,團隊也接觸了十二萬名在2016年選舉沒有投票的選民。他們更稱,拜登破天荒地在亞利桑那州(Arizona)的勝利,也是工會所促成的。雖然選舉結果可能受其他因素影響,但工會龐大的政治動員力,確實不容忽視。

雖然拜登競選時提出了不少有利於工會的政策措施,但工會亦需要持續監察拜登能否履行這些競選承諾,確保勞工權益受制度保障。工會可以接觸及組織佔社會大多數的勞工階層,並擁有強大的動員力,其政治性不僅體現於選舉,在日常的政策倡議、諮詢立法、甚至社會運動中亦有所展現,勞工的力量在各個範疇也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