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本地練馬協會去年因為追討馬會拖欠員工的假期,在2006年2月15日發起工業行動。最後當時馬會主席夏佳理親自出面與工會理事會面。經過多輪談判後,馬會同意分四年補回練馬人員的假期。

事件解決後不夠一年,馬會管方又再因策騎員的賽事津貼問題,以及歧視工會集體談判地位及發表歧視會員專業資歷的言論,令到勞資雙方關係又再陷於僵局。

而今次事件的起因,主要是工會早前應會員訴求,向馬會管方提出三個要求。第一是增加現時策騎員跑馬日的賽事津貼,第二是獎金分配問題,以及假期人手安排問題。

工會要求增加賽事津貼的理據是同工同酬的原則,因為即使以現時馬伕為例,他們在賽馬日也會有獲得賽事津貼,包括在沙田賽事有420元及跑馬地賽事有700元,大家津貼水平有一定差距。所以,工會向管方提出希望能夠增加策騎員的賽事津貼。

經過工會內部不斷的交涉後,馬會管方日前只就策騎員的賽事貼津問題,向每位策騎員派發信件,通知會員馬會調整賽事津貼至350元(沙田馬場)及550元(跑馬地馬場)。由於會員不滿馬會不是通知工會是項政策,跨越工會集體談判的地位,所以會員將信件集體交予工會,而在前天1月8日,工會代表連同會員向沙田馬會人事部當眾焚燒有關信件,以表達工會及會員對馬會漠視工會集體談判地位的不滿。

而且,工會對於馬會人事部負責人盧蔡惠芬在今次事件上,屢次向外界發表不實及抹黑的言論,表示憤慨。因為盧太說到以員工的學歷來說,也高於市場同類工作的福利待遇云云。這種言論完全混淆公眾視聽以及侮辱員工的專業資歷。

現在策騎員的賽事津貼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有調整過,而且即使今次的加幅亦較同類型職級為低。而策騎員的工作本身亦充滿潛在危險,工傷意外率高於其他行業,俗稱「搵命搏」,試問全港有哪一行業員工在工作期間,會有救護車一直奉命在場守候,更不要說不知過去有多少員工已經因為工傷或職業病而肢體受損,最後失去工作或甚至性命不保。

右圖:策騎員在職工盟的協助下爭取合理待遇

工會認為,如果盧太說到這份職業學歷低的話,那麼她就根本不配再做人事部的主管。試問全港有那一家僱主會向外界貶低自己所聘請的員工學歷資格不足?這群馬房職級的員工,從小就入職馬房由學徒做起,馬會當時亦沒有要求須持有大學學歷才能入職。員工都是不斷靠經驗累積及在職進修來自我增值,才能應付日常繁重而又危險的工作。工會反問:請問馬會能否從外間隨便招聘一個大學生就可以代替員工的工作呢?

而今次馬會人事部主管盧蔡惠芬的言論,以及歧視工會及侮辱賽事部員工專業的言論,已嚴重損害勞資雙方的關係,令到工會及會員深表憤怒。

另外,馬會近年的人事管理政策日益差劣,簡而言之是由外行管理內行,員工工作量大增,人手又不足,內部升遷機制混亂,本地與外籍馬房員工福利待遇出現嚴重不公,這種種因素大大打擊現時馬房本地員工的工作士氣,導致勞資關係不斷惡化。

在2007年1月11日起,協會策騎員職級的會員,已進行拒絕晨操工作的工業行動,以及可能有升級行動,直至賽馬會管方重返勞資談判桌,顯示有實質改善勞資雙方關係及尊重協會集體談判地位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