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日是父親節,本應是全港爸爸跟子女一同慶祝的大日子,但社會上有一群被遺忘的窮爸爸,卻未能分享身為人父的歡樂氣氛。職工盟的調查發現,在現時社會貧富懸殊急劇惡化的情況下,低收入父親須承受極大的經濟壓力,從而對他們的情緒、個人健康及跟家人相處的關係造成負面影響。同時,大多數低收入父親面對經濟困境時,除了壓縮家庭生活開支以外,並無其他解決方法,反映現時的社會對他們的支援嚴重不足。

職工盟要求政府立即透過立法制訂最低工資、擴大交通津貼計劃以及實施低收入家庭生活補貼等措施,以舒緩在職貧窮家庭的經濟壓力。

去年,本港經濟增長比率高達6.3%,財團企業的盈利亦大幅茘升,但很多基層市民不但未有分享合理成果,相反要承受近十年來最大的通脹壓力。08年4月份最新公佈的通脹率為5.4%,比起去年全年平均通脹率增加170%,反映各類物價指數急劇上升。隨著食物價格、交通費、租金、燃油費等各項社會民生開支大幅增加,沉重的經濟壓力嚴重影響基層家庭的日常生活。

因此,職工盟在本年度5至6月期間,針對每月收入少於7,000元的低薪父親進行了一項名為「低收入父親經濟壓力」問卷調查,並成功訪問197位父親,以便了解他們的經濟壓力情況,及經濟壓力對於個人及家庭所產生的影響。同時,問卷亦就低薪父親所選擇舒緩壓力的方法搜集意見。受訪者分別來自製造業、飲食、保安、速遞、零售、運輸、清潔及裝修等不同行業。

 

 

七成七表示經濟壓力比一年前大

大部份受訪的父親表示,經濟壓力比一年前更大,反映經濟增長及公司盈利對基層的生活未能帶來改善。調查結果顯示,77.2%受訪者表示,經濟壓力比起一年前有增加;而認為沒有分別的,只有15.7%。經濟壓力比起一年前有所改善的受訪者,僅佔2.5%。此外,接近七成(69.1%)受訪者表示,自己是家庭主要的經濟支柱,反映在職貧窮問題將直接影響家庭成員的生活質素。

絕大部份的受訪者認為,經濟壓力的原因是「物價升幅」及「工資太低」,分別佔91%及80.9%。另有41.5%受訪者認為,「子女教育費用」也是經濟壓力的來源。值得注意的是,在通脹的巨大壓力之下,47.9%家庭的收入不增反減,生活有如雪上加霜。

 

個人情緒及健康普遍受影響

調查亦發現,現時經濟壓力對很多低薪爸爸的情緒造成困擾,情況令人憂慮。超過六成(61.2%)受訪者「對未來產生焦慮或不安的情緒」;有五成(50%)受訪者於「晚上仍有很多牽掛難以入睡」;另有28.2%的受訪者更表示,經濟壓力令自己「與上司或同事的關係變得緊張」。此外,接近一半(48.9%)的受訪者表示,工作壓力對他們的健康形成不良影響,「引致頭痛、胃痛或背痛的癥狀」。

除了對個人健康及情縮產生負面影響之外,父親面對經濟壓力亦會影響他們在家庭中的表現,造成家庭關係不和諧的情況。調查發現,分別有超過五成受訪者表示,經濟壓力令低薪父親「減少了與配偶傾訴的時間」(56.4%)、「減少了與子女溝通的時間」(54.8%)及「減少了與家人食飯的次數」(57.4%)。除此之外,更有接近七成五(74.5%)的受訪者表示,「減少了與家人出外娛樂的機會」。

 

無路可走 生活質素下降

被問到有何方法舒緩現時的經濟壓力,只有三成受訪者(30.9%)表示會嘗試「尋找待遇較佳的工作」。這反映現時低薪工人在勞工市場上的選擇十分有限,「轉工」或「跳蹧」未能成為改善生活的主流途徑。其餘大部份受訪者唯有選擇「緊縮家庭日常開支」(67%)及「減少出外娛樂消費」(65.4%)等被動方法,令家庭生活質素進一步變差。另一些受訪者則選擇延長工作時間來「幫補」生計,如「搵兼職或散工」及「加班工作」,分別佔21.8%及12.2%。這便形成了「人工愈低、工時愈長」的畸型現象,令低收入人士更難有時間跟家人共聚天倫。

 

分析及建議

現時物價指數急劇上升,各項民生開支大幅增加,進一步加劇了本已嚴重的貧富懸殊問題,對基層家庭構成嚴重的經濟壓力。作為家庭經濟支柱,低薪父親背負著沉重的經濟壓力,導致家庭關係變得緊張及家人生活質素下降的情況。從調查可見,大部份低薪工人根本難以透過個人努力來解決經濟困境,缺乏社會支援及社會資源分配嚴重傾斜才是問題的根源。

職工盟呼籲,社會大眾應增加對低收入父親的體諒和關心,了解他們面對的情緒壓力及健康狀況,一同為他們「加油」。同時,職工盟要求政府立即採取以下措施,以舒緩在職貧窮家庭的經濟壓力:
 

  1. 立法制訂最低工資:因應現時工資保障運動成效不彰,政府應儘速向立法會提交最低工資立法方案,協助議價能力最薄弱的工人提升工資水平;
  2. 擴大交通津貼計劃:將現行只限於四區的低收入交通津貼計劃,擴闊至全港各個區域,讓更多低薪人士獲得支援;
  3. 實施低收入家庭生活補貼:參考英美經驗,設立低收入家庭入息補貼,支援在職貧窮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