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機構囤積公帑26億 近一半違規
工會到申訴專員公署 投訴社署行政失當

自社福界整筆撥款制度推行後,大部份機構運用層出不窮的方法剝削員工,例如壓低工資、剋扣追補增薪等,從而藉此累積大量公帑,根據社會福利署的數字,2012-2013年社福機構的累積儲備有26 億,而有約四成半(77 間)社福機構儲備水平違反社署規定,反映機構囤積大量公帑,並集體違規。根據社署撥款手冊,如儲備水平超過規定,理應將公帑撥回政府,但持續多年有近一半社福機構儲備水平違規,反映社署監管不力,沒有令社福機構善用公帑,疑行政失當。故此,工會今天到申訴專員公署投訴社署行政失當,希望作出調查及促使社署改善。

 

 

社福機構囤積公帑26億 77間違規


根據社署數字,2012-2013年整體接受社署整筆撥款資助非政府機構的累積儲備金額有26億4千9百萬元,佔整體整筆撥款的26.3%,而該年度165間社福機構當中,有約四成半(77間)累積儲備金額相當於該年度整筆撥款資助中的營運開支超過25%,約一成半(24間)超過50%。

 

在社署《整筆撥款手冊》2章2.3點,列明「財政年度終結時,累積儲備(包括利息但不包括公積金儲備)的上限為機構在該年度內的營運開支(不包括公積金開支)的25%內。若儲備超出這個上限,除非機構以充分理由提出申請,並獲社會福利署署長提高上限,機構必須把超出的金額在下一財政年度退還政府。」而現時,有77間違規,其中24間超過50%,實屬嚴重違規!工會質疑社署未有按整筆撥款手冊作出適當處理,容讓機構囤積共26 億公帑,這實屬監管不力,疑行政失當。


機構龍頭社聯及多間「水浸機構」剋扣追補增薪

 

在社福機構儲備過多的情況下,社署於今年5月11日立法會會議中透露本年度有一半機構(超過80間)剋扣離職員工追補增薪(1),違反政府薪酬調整撥款的目的,涉嫌濫用公帑,而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作為機構龍頭竟有份剋扣。據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前員工所述,社聯規定於執行委員會通過調整薪酬(估計於2015年2月份)前離職的員工不獲發追補增薪。此安排疑懷令離職員工被扣最多達10個月的追補增薪。

 

同時,多間「水浸」機構亦有份剋扣,例如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其累積儲備約4800萬,佔整筆撥款資助中的營運開支的41.6%,但離職員工被扣最多達11個月的追補增薪;香港路德會社會服務處累積儲備約6300萬,佔營運開支的34.1%,離職員工被扣最多達10個月的追補增薪;浸信會愛群社會服務處累積儲備約2400萬, 佔營運開支的36 .5%,離職員工被扣最多達11 個月的追補增薪。

 


 

工會質疑社署缺乏監管 還「教精」社福機構如何剝削員工


社福機構一方面囤積大量公帑,另一方面剋扣員工增薪,社署不單不監管,還坐視不理,甚至還在立法會公然表示會呼籲社會機構更改員工合約或手冊,清楚訂明離職時可否獲追補增薪,這變相「教精」社福機構如何忽視撥款指引和逃避法律責任,讓機構「合法」地剝削員工,令員工無法從法律途徑追討。這實在助長機構濫用公帑之歪風和鼓吹機構剝削員工,甚至可能影響到沒有剋扣員工增薪的機構也跟隨一同更改合約或手冊,以保障機構極大化其利益。

 

故此,工會今天到申訴專員公署投訴社署行政失當,希望著方就以下幾點作出調查:

 

1. 2008-2013 年間,每年平均接近80 間社福機構儲備水平違反《整筆撥款手冊)) ,社署有否逐一要求退還超出的金額?要求退還的機構有多少間?沒有退還的機構,是否均有向社署提供充分理由?理由是什麼?

 

2. 社署如何界定機構申請豁免退還超出金額的理由是充分?

 

3. 那些儲備水平過多,而沒有善用儲備改善員工待遇( 甚至剋扣追補增薪, 違反社署額外撥款原意)的社福機構,社署過去如何處理?有否因此要求退還超出的金額?

 

(1)工會現得悉16間受資助社福機構有剋扣離職員工追補增薪的情況,名單如下: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保良局、香港聖公會麥理浩夫人中心、香港路德會社會服務處、基督教服務處、浸信會愛羣社會服務處、香港聖公會聖基道兒童院、香港唐氏綜合症協會、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循道衛理亞斯理社會服務處、香港基督教女青年會、匡智會、西貢區社區中心、扶康會、竹林明堂護理安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