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工資與最低工資有何分別

撰文:潘文瀚

 

最低工資在今年5月份調整至32.5元,但過去幾年通脹高企,基層工人的人工明加實減,32.5元根本難以應付生活。在外國,爭取「生活工資」的運動方興未艾。何謂「生活工資」?就是僱主給予僱員一個可以尊嚴地生活的工資。第137期的《工盟團結報》將會介紹這個議題。香港的生活工資又應該訂為多少?

 


勞動有價, 活得有尊嚴:外國推行生活工資的經驗

 

很多國家推行最低工資已經有數十年的歷史。但不少地方近年在親商政府當政下,最低工資只有很小幅度的調升,往往未能保障基本生活。美國現時最低工資為7.25美元(約56港元),扣除通脹因素後,較1968年最低工資下降了三分之一。因此,多國由1990年代開始發起民間運動,要求政府部門及大企業履行社會責任,給予僱員可生活的工資。


美國:生活工資的誕生地


1990年代,美國巴爾的摩市(Baltimore)政府將以往公營職位外判,例如清潔及保安等工作由私營公司承判。低工資、兼職化等情況跟今天香港沒有兩樣。當地的民間團體及工會發起運動,要求政府給予可生活的工資。團體一方面組織外判員工,另一方面要求市政府懲罰那些未能支付生活工資的外判公司,大幅削減給予他們的經費。


在社會壓力下,巴市在1994年通過生活工資法例,規定所有政府外判商必須支付生活工資,成為全美首個實行生活工資的城市。2014年,當地最低工資時薪為7.25美元,而生活工資則為13.39美元(約104港元)。到今天,全美已經有超過140個城市或地區設有生活工資。

 

英國:滙豐車路士是生活工資僱主


受到美國的成功經驗啟發,英國民間亦開始爭取生活工資。運動於2001年在倫敦東部萌芽。民間團體委託大學調查,發現當年的生活工資為6.4英鎊,較當時最低工資4.5鎊為高。他們要求公營機構包括醫院及大學保障外判員工。持續的請願及社會關注下,東倫敦地區五間醫院在2006年全部答應支付生活工資,而倫敦多所大學,包括著名的倫敦大學經濟學院,亦在2009年同意推行生活工資。


接着一眾銀行及會計師樓亦紛紛跟隨,當中有滙豐、摩根士丹利、畢馬威會計師樓等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字。再之後擴闊至希爾頓酒店集團、雀巢公司、宜家傢俬,甚至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球會車路士。而倫敦市政府由2006年開始規定外判僱員必須獲得生活工資。現時已經有超過1,600間機構參與運動。2014年倫敦生活工資為9.15英鎊,而倫敦以外為7.85英鎊。


更突破性的是,英國政府剛在今年7月中宣佈會推行全國生活工資,由2016年開始,所有25歲以上的僱員工資不可低於7.2鎊,較最低工資6.5鎊高出一成,並會慢慢增加至2020年的9鎊,將成為首個實行生活工資的國家。


除英美外,紐西蘭、加拿大、愛爾蘭、南非及柬埔寨等地都有生活工資運動。這個運動已經由最初地區性的爭取,擴展至世界性的運動,亦由自願性推展至以法例保障。香港經常自詡可比紐約、倫敦,在勞工保障上何時才能追上人家?

 

英國僱主及政府 如何看待生活工資

 

Boris Johnson(倫敦市長)
「給予生活工資不單道義上正確,更是有利營商。倫敦市政府的外判商聘請超過2,200名僱員,他們正受惠於倫敦生活工資。」(來源:livingwage.org.uk)


畢馬威(KPMG)
( 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
「KPMG自從2006年開始支付生活工資後,招聘成本下降、員工缺勤率減少、歸屬感增加,以及有更高士氣達致更佳表現。這些都抵消了額外工資成本的上升。」

 

Bruce Buck(車路士足球會主席)
「我們相信給予生活工資突顯我們的承諾:保證所有僱員(註:包括外判商僱員)的努力及貢獻得享合理回報。做正確的事,就是這麼簡單。」


假如香港有生活工資,應該幾多錢?


反觀香港,最低工資在2011年實施的時候為28元,雖然經過兩次調整,但卻跑輸通脹。現時32.5元的水平如果扣除通脹因素,實質的購買力只相等於2011年的27.7元。換句話說,賺取最低工資的工人生活較2011年的時候更差。


外國計算生活工資水平,一般會評估一個家庭要維持基本生活所需的物品,例如購買食物、交通費、日用品等等,從而得出一個平均人數的家庭,每月平均開支為多少。香港中大社會工作學系黃洪教授在2005年曾計算基本生活需要。我們根據物價的變化,可以得到現時的生活工資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