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英無恥走數 林鄭必須埋單
落實立法標準工時、從速取消強積金對沖

梁振英卸任在即,回顧其競選時為了提高民望,信誓旦旦表示要「成立專責委員會…共同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以及「逐步降低強積金戶口內僱主累積供款權益用作抵銷僱員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的比例」,可惜梁振英一直採取拖字訣,勞工政綱兌現無期。直至距離任不足一個月,梁振英才將相關建議交行政會議討論;可惜這些遲來的建議尤如掩眼法,根本無法解決勞工所面對工時過長、退休保障被對沖蠶蝕的問題。



合約工時「搵老襯」 誇大篤數掩無能
標準工時變合約工時,無訂明工時的基本標準下,不論工資線高低,在資強勞弱的不對等關係下,只要僱主在簽訂合約時「搬龍門」訂立較長的工時以節省加班開支,工人根本無法受惠。我們決不收貨,合約工時反而合理化了加班、長工時問題的結果,而最終合約工時根本不可能被勞工界、社會接受,梁振英提出建議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掩飾「走數」的事實,意圖為下任政府再拖五年,蹉跎歲月。



政府提出的1.1萬工資線,不只是低得難以置信,更誇大相關僱員數目。實際上標準工時委員會報告中,2014年月入1萬元以下需無償加班的工人只有2萬6千人,佔整體僱員0.87%;而政府所提及的55萬人只新增一紙空文,其中更包含超時有補薪的僱員、兼職或者零散工等等,政府的建議對這些僱員來說根本不相關。



降低保障重覆錯誤 取消對沖不能「斬件上」
「對沖」安排本是政府當年一項出賣工人的妥協,以換取僱主支持設立強積金制度。從過去 16 年經驗可見,這次妥協可謂後患無窮,不僅導致強積金有一巨大缺口,削弱其退休保障功能,而當需要「撥亂反正」時,亦遭受商界極力阻撓。政府建議調低遣散費及長服金款額 (由每年年資可獲一個月工資的 2/3 減至 1/2),以換取僱主支持取消「對沖」安排,無疑是重覆歷史錯誤。職工盟認為,遣散費或長服金,與強積金具有截然不同的功能,政府的建議是要削減被解僱工人的即時收入保障,來換取未來 (可能) 有較好的退休生活,做法猶如剜肉補瘡,並不可取。而先取消對沖遣散費更是一個半桶水方案,製造漏洞讓僱主可以各種手法將遣散費說成長期服務金,照舊對沖,無補於事。


兩任特首互扯貓尾 不容開脫政治責任
林鄭在此時接任特首,其政綱中勞工政策言辭曖昧、態度閃縮,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安排變成「聆聽」、「尋求共識」;標準工時也變成「聆聽社會各界的意見」。林鄭提出此等得個「聽」字的政綱,無非是與梁振英互扯貓尾,互相推卸責任,令梁振英向勞工、基層所許下的政綱可以不了了之。梁振英想將立法標準工時及取消強積金對沖草草了事,只是為林鄭開脫上任後須承擔的政治責任。林鄭過去既是梁振英管治的核心團隊,就必須承擔其政策承諾,完成梁振英未完成的工作,開展立法標準工時及取消強積金與長服金、遣散費對沖安排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