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鐵工人已連續罷工四天,要求爭取工資由800元加至950元,以及每天減少一小時工作時間。或許外間有人會認為日薪800元比不少工作薪金為高,不明白紥鐵工人為何仍然要求加薪。故此我們希望藉本文闡述工人的苦況,讓大眾明白我們的訴求。

工資勁減一半 工時越加越長

首先,並非所有紥鐵工人都有800元日薪,行內只有短期散工,即每月開工10多天的工人才有800元,他們一般都會較長工缺少勞工保障。而開工較多的長散工月薪則只有600元至700元,與1997年期間1300元日薪的工資相比下降近半,月薪只剩8,000至9,000元右。這十年來,紥鐵工一直受到減薪之苦,為保飯碗只好一直噁忍。現時要求將薪金增加至950元,只是回復到合理水平。

與此同時,工人的工作時間亦不斷加長,由以往每天工作8小時增至9小時。連下午的休息時間亦取消。紥鐵工人勞動力非常龐大,長時間的日曬雨淋,鐵人也會累壞,亦間接導致工傷意外增加。

判頭低價投標 工人慘被食價

現時紥鐵工人的工資被人為地扭曲。因為紥鐵行業主要由幾個大的分判商壟斷,紥鐵商會主席曾登發的公司就估計佔整體紥鐵工程近半。他們以極低價投標工程,以打擊其他小型判頭,結果導致工資大幅下滑。當整個行頭的工程價及工資都被壓低時,工人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

另外,我們懷疑判頭在工程中「食價」。因為根據政府統計處的資料,現時紥鐵工人的平均日薪為1,130元,而統計處的數字是來自大判的報告。換句話說,紥鐵判頭承包工程時,大判確實給予工人1,000多元的日薪。但紥鐵判頭聘請工人卻只給予600至700元,中間的差價是否給判頭吃掉?所以我們爭取日薪950元,遠遠還不及統計處的平均日薪。

 

 

欠薪工傷欠積金 建築工人忍無可忍

今次紥鐵工人作出怒吼,除了因為低工資長工時外,亦要控訴長期惡劣的工作條件。不少紥鐵工人及其他工種工人都飽受欠薪之苦,判頭拖欠工人2個月的薪金差不多成了行規,準時出薪的情況反而不多見。另外,當遇到工傷時,判頭為免被大判罰巨額款項,會強迫工人不要呈報工傷。工人為保飯碗,亦不敢不遵從判頭的命令。另一個是欠供強積金的問題。現時大部份判頭都違反法例,沒有為建築工人供強積金。有部份判頭更離譜,他們會扣減工人一成的薪金,以用作供僱員及僱主的強積金。以上種種情況都反映,判頭根本沒有將建築工人當人看待,現在紥鐵工人只是為自己的尊嚴而戰。
我們重申,紥鐵工人並非「獅子開大口」,只是要求資方將工資回復至950元的合理的水平(仍未及統計處的平均日薪),不要壓價。我們要求一個合理的工作時間,不要過長工時影響健康及安全。

梁國雄議員辦事處 街坊工友服務處 香港職工會聯盟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