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外傭被剋扣人工的剝削情況嚴重,可是外傭要舉報僱主就困難重重。

來自印尼的Tunipah來港工作共13個月,遭僱主扣薪,勞工處邀請她做證人檢控僱主,等候訟訴19個月,期間 Tunipah全無收入,還要每兩星期支付$160申請延長簽證,她曾經自行覓得僱主,入境處卻不讓她工作,令她無以為繼。相反,她正在被檢控的無良僱主,卻可以繼續聘請其他外傭。

超高中介費+投訴之後無以為繼+不公平兩星期遣返規定 = 啞忍剝削

Tunipah的個案正好反映了為何外傭一直啞忍剝削與虐待,外傭要舉報僱主,不但失去工作,而且還要負債,國家又規定所有工作必須經中介公司轉介,於是又再度被剝削。更糟的是,外傭來港前已向中介公司支付了一筆龐大的中介費,很多外傭都是以借貸來支付中介費的,失去工作的話就無法還債了。此外,香港的「兩星期遣返規定」限制外傭在終止合約的兩星期內必須回國,這亦限制了外傭尋找新僱主的機會。

全港外傭一共廿六萬,政府必須制定有效措施,防止中介公司和僱主剝削,停止濫收中介費、把黑僱主和中介公司列入黑名單、支援外傭舉報僱主、取消「兩星期遣返規定」。

(相片1說明)政府日前決定外傭「最低許可工資」$3,580今年將凍薪,(這是11年前的水平)。每次人工加加減減,完全是由行政局決定,全不用向公眾交代,更枉論工人有份參與決定。外傭團體日前遊行到政府總部「訓街」抗議凍薪,並要求政府最低工資立法保障不要排拒外傭。

(相片2說明)國際勞工組織訂於明年(2010年)6月,討論是否訂立家務工國際勞工公約,這將會是家務工爭取運動的一個重要里程碑──爭取國際及各國承認家務工及其保障。由各地工會和團體組成的「全球聯陣」,於8月16、17日來港舉辦亞洲區會議,爭取家務工國際勞工公約,圖為近百人出席16日的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