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實施 威脅專業倫理

人大常委會強行實施國安法,弄致香港社會人心徨徨。雖然政府高官不斷強調立法只為「針對一小撮人」,對於大眾生活沒有影響,此說相信難以令人信服。很多從事不同職業背景的人士均表示,國安法影響自己履行工作職責,甚至會損害一直持守的專業倫理。

金融中心地位被動搖

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建基於香港有別於國內城市,擁有自由流通的資訊和司法獨立制度。如今防火牆被拆毀,香港金融系統也汲汲可危。香港金融業職工總會主席郭嘉榮表示,日後有國家企業來香港上市,如果遭到負面評價,並且涉及一些敏感資料,發表評論人士會否被指干犯國安法呢?國安法實施,肯定會損害資訊自由和流通,威脅市場的穩定性。

郭嘉榮亦留意到,國安法實施至今短短時日,已觸動市場大量資金外流,以超過100萬美元存款的大額戶口計算,已有70%資金外流避險。

資訊科技恐踩地雷

陷阱處處隨時踩界的僱員,還有資訊科技界的專業人員。香港資訊科技界工會主席鄧卓文說,香港的IT專業人員經常會與跨國網絡公司(GOOGLE、FACEBOOK等)進行合作,而這些公司亦有機會承辦各地政府的工程項目,甚至跟軍方合作,「我地同呢啲公司嘅商業合作,一定會有好多資料往來,會唔會忽然變成係勾結外國勢力?」

鄧卓文又指出,很多原本禁止輸入中國的高科技產品,以往可以入口香港,但隨著美國取消香港的優惠地位,現在連香港也會成為禁止輸出的地區,因此對於本港IT界的工作機會和行業發展也必定造成一定打撃。

教育專業倫理受挑戰

港區國安法實施,教育界肯定會成為其中一個政治整肅的對象。截至今年五月,接近192名教師因參與社會事件被指專業失當遭投訴,其中亦有收到警告信及解約的個案。已有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田方澤舉例說:「如果課堂上忽然有學生大嗌:『香港獨立』,教師係咪應該報警處理呢?」田認為,國安法不單壓制政治討論,更會令教師對處理與學生的關係感到無所適從。

早前曾有一間中學中三的「生活與社會」科,老師為學生出題「論拉布的好處」,即時遭到投訴。田方澤指,政府如認定拉布是癱瘓政府、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日後出此題目可能已涉及抵觸國安法。

國安法影響滲透各行各業,除了嚴重打擊香港的人權、自由和司法獨立,亦會逐步侵蝕僱員的專業和職業倫理。「你不找政治,政治也會找上門」,即使你不是政界中人、社運人士,同樣不能幸免。面對國安法帶來的政治新挑戰,工會運動未來除了繼續爭取改善待遇,亦必須作好準備,全力守護自己的職業價值和專業自主,對抗極權干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