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酒樓倒閉拖欠工友80萬
工會要求校方介入解工友燃眉之急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今天聯同剛倒閉的浸大聯福酒樓及聯福餐廳工友,到浸會大學請願,要求校方介入工友遭欠薪的事件,同時利用校方所保留的按金,以解工友的燃眉之急。

工會表示,浸大聯福酒樓及聯福餐廳於6月27日提早結業,數十名工友不但失掉飯碗,更被拖欠遣散費、代通知金、年假、休息日補薪、強積金供款等逾80萬元,其中包括約50萬元的遣散費及約30萬元的假期補薪。

工友在工會的協助下與聯福代表出席了7月5日勞工處的調解會議,但會議上聯福公司卻沒有就欠款、支付時間和具體安排作出任何承諾。工會表示,公司的回應令工友十分擔心,基層工友手停口停,生活頓失所依,故工會和工友一再與校方聯絡,透過聯署信一同尋求校方介入及協助。


校方保留按金 拒絕動用解工人解燃眉之急
校方代表財務長孫百千先生回應工會查詢時表示,校方尚保留一半的營運按金(據工友了解約有20萬),工會希望校方顧念工友十多年的服務,動用相關按金予工人解燃眉之急。可惜,校方以聯福仍有水電費未繳清及拖欠校方6個月承辦費為由,拒絕了工友的請求。孫先生更指工友非校方的僱員,決意保留按金以免校方損失嚴重。

另一方面,工友亦請求校方介入協助,與聯福及新承辦商討論將頂手費直接用於支付工人的補償,可是校方連這個無關金錢的請求也斷然拒絕,表示這是交易雙方的事宜,校方無意介入,直言叫工人及工會「自己搵佢哋」,一句說話也不願幫工友。


校內工友屢被剝削 浸大校方責無旁貸
工會批評,浸大財務處負責處理校內餐廳的投標事宜,卻對餐廳工友在外判公司失去標書後的補償和工作安排不聞不問,實在非常官僚冷漠和不智。事實上浸大的餐廳外判商在失去標書後拖欠工友款項,引發校內的勞資糾紛和抗議行動,已非首次,2007年舊校舍的餐廳轉標,同樣出現工友追討遣散費的勞資糾紛。

工會又批評,浸大校方從來沒有從這些校內的勞資糾紛事件中學習到任何的事前預備和危機處理。工會指摘校方明知即將轉標,仍然將一半的營運按金交給外判商,但毫不過問外判商是否依法作出補償,明顯助紂為虐。工會質疑浸大是否認為交出營運按金後,就可以對工友的責任推搪得一乾二淨。


以按金支付外判工友的補償非先例
工會表示,以外判商的按金去支付員工的補償並非新鮮事。過去3年,工會處理了多宗外判走佬的拖欠事件,包括牛奶公司屬下的7-11的外判熟食檔、安得利食品推廣員的勞資糾紛,當外判商走佬和無力支付員工的補償後,公司最後也將外判商的按金用來支付員工的補償,或是由公司代為墊支。香港的建築業,更有大判代償薪金的法例,以確保分判商的工人有基本的薪酬保障。


利用外判作「擋箭牌」 不講公義 不講責任
工會認為,雖然工友並非由校方直接聘用,但是十多年服務的卻確確實實是浸大的教職員和同學,本來工友的薪酬待遇已不算良好,但意想不到的是到遇到困難時,十多年的服務居然只換來如此涼薄的回應。工會批評,浸會大學作為一所教會大學,冷拒危難中的工人,特別是服務自己的工人,根本就違反了作為基督教一份子應有的公義,更漠視了社會大眾、師生的期望。

工友的困境得到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香港浸會大學社會學學會、香港浸會大學教職員工會的關注和支持,社會學學會及學生會更電郵所有會員呼籲關注事件,以及促請浸大財務長出面處理事件,勿置員工不顧,而教職員工會亦已致電財務處表達關注。

 

工友及工會促請校方拿出一所教會大學應有的勇氣和道德責任,正面回應工友的請求,並立即介入事件,包括:
一、 動用相關按金予工人解燃眉之急
二、 介入協助,促請新舊承辦商同意將頂手費直接支付員工的相關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