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監管不力五宗罪
工會要求立法會監管院校外判服務

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聯同十多名浸大聯福樓遭欠薪工友,趁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今天召開會議期間,到門外進行請願,要求委員會關注大學外判服務與社會責任的問題,明確大學的外判時的責任,訂立嚴緊的監管機制,仿效建築業設立大判代償機制。工會又要求委員會檢討現時大學的外判範圍,尤其是膳食、保安、清潔等恆常和固定的校園服務,撤回基層工種的外判。

 

浸大聯福酒樓及聯福餐廳工友被拖欠80萬遣散費等補償,7月7日到學校請願,整整7小時後財務處方在晚上11時回覆將於7月11日與工友、工會代表開會核對拖欠數額後請示相關部門後才作回應,並「必須要有勞工處在場」。工友對校方的回應並不滿意,並批評浸大對聯福樓監管不力,才令工友蒙受極大的損失,浸大絕對不可推卸責任。工會指摘浸大監管問題叢叢,導致聯福的問題如滾雪球一樣,令一眾工友受害,時至被揭發聯福拖欠補償時,又堅拒負責。

工會力數浸大監管不力五宗罪:
一、 書面報告看完就算 沒有查核實際紀錄—浸大聲稱每月收到聯福的財務報告,顯示財政無問題,但有工友反映聯福三個月沒有發工資,聯福亦有三個月扣了工資卻沒有為工友供強積金。浸大對此事卻從無過問,反映校方根本沒有查核相關紀錄。

二、 僱傭合約有違法 校方視而不見—聯福樓有部份員工的合約,強制員工少放休息日,這個條款已有多個案例說明是違法,但浸大卻並無追究,亦無責成聯福依法安排休息日。

三、 被拖欠特許經營費 卻不追討—浸大聲稱被聯福拖欠特許經營費達6個月之久,校方一方面根據書面報告相信聯福財政無問題,卻又容許拖欠特許經營費。

四、 違約提早結業 竟不作追究—聯福提早結業,沒有完成整個合約期,令新校個多月完全沒有膳食供應,按合約浸大可作追究,但當工會問及此事時,副財務長林先生卻表示「認為影響不大,所以無意思追究」。

五、 草草發放按金 外判商卻未有補償—浸大在沒有員工簽署作實已收取工資及補償的情況下,發回一半的按金。校方指發放按金是為了讓聯福出糧,但是飲食業的特色是每日均有現金收入,一般每月的收入是足以支付員工工資的,支薪亦是僱主的基本責任。所以如果聯福沒有私自調走現金的話,是沒有可能沒有資金出糧,而浸大所支付的錢極有可能是落了聯福的口袋。


浸大誠信成疑 不斷推莊他人
工會質疑浸大的說法一時一樣,實在無法令人信服。浸大對聯福財政狀況和監管的說法三番四次改變,6月23日工友得悉結業後到財務處,浸大表示會了解及協助;6月28日工友在聯福提前結業後往財務處求助,代表的說法是「浸大無權過問聯福內部財政」,意圖推卸監管責任。7月7日請願當日又說每月均收到報告。工會批評,浸大的說法反覆無常,但每次都是想將當事人支開,並不是負責任的行為。

 

而就按金和欠款的說法更是耐人尋味,財務長孫百千先生聲稱聯福拖欠約20萬水電費,但是負責交水電費的女工表示:「電費係我個個月攞單去交的,交到4月,5月開始無交,但一路交開都係一萬多元,唔超過兩萬。水費掙一個月,都係一萬元左右。夾埋應該三萬幾」。孫百千一直以商業交易為由,拒絕向工會及友透露按金的實際數額,所謂的欠款數額又有出入,工會及工友促請孫百千先生不要再遮遮掩掩,清楚交待按金的情況,並介入協助。

 

另一方面,校方在7月7日向工友提在7月11日早上10時開會(地點待定),其中一個因素是因為要「有勞工處代表在場」。可是翌日當工會致電勞工處了解安排時,校方又在中午提出「必須要僱主在場」才開會,欲將會議拖延,再度推卸責任。事實上,聯福原本答應7月7日上午回覆工人,但是卻以「老闆係大陸」為由沒有作出回覆。工會質疑試問這種毫無保證的拖延,根本無法令工友安心。

 

工會指出,校方在7月11日以電郵向校友、教職員和學生表示「如果大學使用本身資金補貼外判商,必會影響大學的教研和服務,對教職員和同學都不公平。」。工會指摘,校方故意將工友的權益與教職員、同學對立起來,卻迴避問題被累積及滾大的主要原因:浸大監管不力,執意逃避責任,反叫校友、教職員和同學去捐款了事。

 

工會表示,工友連日以來已被這拖欠補償的問題多番折騰,手停口停,生活陷入困境,尤其是不少工友皆為家庭經濟支柱,整個家庭也受困擾。工會對於教職員、同學的支持極為感激,無論是行動上還是財政上的援助,但強調工友需要的不只是同情和體諒,更多的是校方承認責任。工會重申,外判並不代表校方可以連責任也不顧。工會表示,工友除了對於拖欠補償、害苦工人的聯福十分憤怒,並嚴厲譴責外,亦認為校方監管不力才令工友受害加深,協助工友並不是校方口中的「補貼」外判商,而是承擔其監管不力的後果。工會促請工友及工會促請浸大拿出教育工作者應有的勇氣和道德責任,正面回應工友的請求,承擔責任,盡一切方法解決拖欠補償的問題。

 

工會透過今天的請願行動,要求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關注大學外判服務與社會責任的問題,明確大學的外判時的責任,訂立嚴緊的監管機制,仿效建築業設立大判代償機制。同時,委員會需檢討現時大學的外判範圍,尤其是膳食、保安、清潔等恆常和固定的校園服務,撤回基層工種的外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