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
抗議豬狼「Hea爆」勞工政綱

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於今天到唐英年及梁振英競選辦公室抗議兩名候選人只顧乞票,無視基層勞工權益。聯盟發言人潘文瀚批評超爛小圈子選舉醜聞不斷,黑金政治、感情缺失及僭建風波「日日新鮮日日甘」。潘文瀚批評,兩名建制派候選人為了討好以商界為主導的小圈子選委,同樣推出「Hea爆」的勞工政綱:梁振英參選前自命為基層請命,一入閘即「過橋抽板」、「狼相畢現」;而唐英年為地產霸權服務,由始至終都漠視勞工基層。

聯盟十多名成員今天於其競選辦外擺下「基層勞工飯局」,菜式包括白飯、青菜及豆腐,表示基層工人薪金未能追上通脹,只能吃青菜白飯;另外又預備了勞工政策承諾書,要求兩名候選人簽署承諾當選後推動各項勞工法例。梁辦派職員馮英倫先生到來接信;但唐辦卻無人接信,聯盟於是將抗議信及承諾書於唐辦外撕爛,並對唐辦的無能感到遺憾。

最低工資年檢無影無踪
潘文瀚表示,梁振英不斷吹虛自己當年如何「力排眾議」推動最低工資立法,視此為自己一大「政績」。潘文瀚質疑,如果梁真的關心基層勞工,理應承諾當選後落實一年一檢最低工資水平。,但現在的政綱卻是「定期按經濟、社會情況檢討及調整最低工資水平」(僱員權益第14段)。潘文瀚批評這句話實在是廢話,因為條例已經規定最少每兩年檢討一次,根本不須由梁先生重複一篇。潘文瀚認為,梁振英的政網沒有訂明多長時間檢討,明顯是避免得罪商界;而梁振英借最低工資議題爭取民望,用完即棄。

與此同時,聯盟又批評唐英年的勞工政綱連最低工資議題都欠奉。潘文瀚批評唐英年在2月10日的勞工政策論壇上更一度錯說2014年才檢討,並且將球拋給最低工資委員會。聯盟表示,已多次重申行政長官是有權啟動最低工資的檢討機制,但若沒有特首的授權,最低工資委員會無從開展檢討工作。

成立委員會「Hea」研標準工時
聯盟表示,面對要求立法標準工時的呼聲,唐梁二人同樣使出「成立委員會」一招推搪。政府已經研究標準工時的議題,並於今年6月或以前發表報告。聯盟認為,假若委員會只是再研究而沒有實質的路線圖,無疑是拖延時間。潘文瀚質疑,曾蔭權的研究報告尚且明訂任期內完成,委員會的研究卻未知何時方能完結,唐梁二人的政綱對此卻同樣沒有交代。潘文瀚指出,大家尤記得討論最低工資前,政府亦是以研究再研究的方式拖延。

聯盟要求唐梁二人要有具體的承擔,承諾在任內,即最遲2017年前完成標準工時的立法。另外亦要盡快清楚訂明委員會的研究何時完成,以及政府何時可向立法會提交草案等。

多項基層勞工議題被忽略
除了工資及工時外,聯盟又指出多項勞工議題同樣被忽略。例如工會爭取多年的集體談判權,以確保工人可以平等地與資方談判薪酬及工作待遇,避免企業肥上瘦下及社會貧富懸殊。唐梁二人政綱內隻字不提。又如零散工的權益一向受到忽略,民間一直要求取消「418」規定及檢討如何加強散工保障,但二人政綱同樣隻字不提。聯盟批評,唐英年及梁振英對如此重要的勞工政策竟然如此漠視,令人心寒。

小圈子選舉醜態盡現
潘文瀚認為,唐梁二人敢制訂如此不堪的勞工政綱,全因勞工及基層手中無票,只有財團才是真正手執選委選票。聯盟又質疑所謂代表勞工界的選委只是聽命於北京的號令。例如工聯會曾表示唐梁二人標準工時的回應「態度曖昧,立場不清晰,推託『要社會討論』…令他們無法接受。」可是過後就指二人建議成立委員會是有誠意的表現,立場轉變之快令人側目。在小圈子的選舉制度下,廣大的市民及工人根本無從表達及捍衛自己的權益。

總結而言,民間爭取最低工資聯盟對唐英年及梁振英有以下訴求:
1) 承諾上任後落實最低工資一年一檢
2) 承諾任內完成標準工時立法
3) 承諾任內處理集體談判權及保障零散工等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