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工盟婦女事務委員會於母親節前夕(5月8日)遊行至政府總部,要求政府正視雙職母親的壓力問題。遊行隊伍在政府總部門外打爆氣球,喻意雙職母親壓力『谷到爆』。

雖然,母親節是歌頌天下母親對家庭及對社會辛勞貢獻的大日子,但總不能缺少政府對母親角色支援的重要。尤其香港當母親愈來愈艱難,特別是雙職母親缺乏社會支援和對家務勞動價值的確認,無論在經濟及家庭照顧均面對沉重壓力,可謂「谷到爆」!

根據2008年政府統計處報告,隨著女性人口不斷增加,投入勞動市場亦有增加的趨勢,女性就業人數有1,648,800,佔整體就業人數比率46.9%,較2007年增加34,000人。雖然女性勞動人增加,但已婚女性的勞動參與率相較於同齡的未婚女性為低,已婚女性參與勞動市場明顯遠低於未婚女性,婚姻狀況大大影響女性工作和事業發展。

表1. (政府統計處2009年第四季數字)

  未婚女性勞動參與率 已婚女性勞動參與率 勞動參與比率差距
25-39歲 94.5% 70.3% 24.2%
40歲以上 78.4% 38.2% 40.2%

長工時損害家庭和諧,兩性參與均


職工盟婦委會認為政府在婦女政策及就業政策上,嚴重缺乏配套措施,如社區託兒服務嚴重不足,雙職母親為了照顧家庭只能充當低薪散工、缺保障的散工或兼職工;另一方面──「長工時」引至兩性不能均衡參與家庭照顧,導致雙職婦女在照顧家庭及工作進退兩難,「長工時」更令母親最終被迫放棄投入勞動市場,而基層家庭的母親更承受沉重經濟壓力。

雙職母親缺乏支援、婦女任社區褓母備受剝削


香港核心家庭一直有增加趨勢,雙職母親除了應付日常繁忙工作,亦要兼顧兒女照顧;雖然部份家庭將日常子女照顧工作交由外傭代勞,但對於基層家庭的母親,照顧兒女往往都由自己「一腳踢」,現時社區托兒服務極度不足,低薪散工時薪只有十多、二十元,婦女外出工作的收入,基本不能彌補個人開支,又未能對家庭經濟有大改善,令有意欲投入勞動市場的婦女却步,造成婦女要承受沉重家庭經濟壓力。曾特首在2009年的施政報告中,「利民紓困」一章提到擴大「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此計劃給予擔任社區褓母的婦女,每小時津貼$13至$18;這明顯反映政府漠視社區服務的需要,不尊重家務勞動及照顧者的價值,只利用婦女作義工以解決社區和家庭的需要,並帶頭剝削婦女,否定社區褓母的勞動價值。

低薪雙職母親收入「朝不保夕」


據2008年統計處資料顯示,集中較多女性參與的社區、社會及個人服務業,以私營院舍照顧員為例,平均時薪為港幣18-21元,每天工作為12小時,平均月薪只為港幣6,258元,對於現時雙職婦女作為家庭經濟支柱之一,根本不能應付高物價的生活開支,「搵朝不得晚」。訂立不低於綜援的工資水平是刻不容援的。

「長工時」令婦女被迫放棄投入正式經濟勞動市場


香港「長工時」問題一直為人詬病,是全球數一數二,根據統計處資料顯示有326,900名女性每周工時超過60小時,長工時佔女性就業人口近兩成(19.8%),即有五份一的女性平均每日最少10小時工作。香港工作時數過長問題,不單困擾全港打工仔女,同時大大打擊親子關係,令兩性在參與家庭照顧上失衡,令雙職母親在工作和家庭疲於奔命,女性亦因而最終被迫放棄事業發展,甚或打擊生育意欲之餘。

表2. ( 2008年)

每周工作時數 2008年女性人數
少於20小時 103 600
20-29小時 77 800
30-39小時 230 600
40-49小時 669 800
50-59小時 240 100
多於60小時 326 900

1 648 800


婦女政策乏善可陳


雖然,香港法例保障男女在就業上享有平等機會,但政府在婦女政策仍乏善可陳,未能將「性別觀點主流化」及「家庭友善僱傭措施」的理念落實於政府施政上。雖然,近年勞工處制定《良好人事管理及家庭友善僱傭措施》的呼籲,並呼籲全港企業僱主積極推行家庭友善僱傭措施,以協助員工兼顧工作和家庭責任,從而平衡員工的工作和家庭生活,建議僱主提供員工家庭需要給予特別假期;例如婚姻假、侍產假、家長假等。但政府只憑「口號式」呼籲,單憑企業自願性參與,欠缺實質具體措施及立法規管,對於鼓勵兩性均衡參與及解決雙職婦女壓力是無濟於事。

因此,職工盟婦委會在母親節前夕,再重申我們的要求:
1.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確立家務勞動價值、使各階層婦女可得到完善的退休保障,享有安穩的退休生活。
2.勞工處全面落實推行《良好人事管理及家庭友善僱傭措施》,並立法推行「家事假」凡未滿十六歲子女的在職父母,每年可享有六天全薪的「家事假」。
3. 增加社區支援──如托兒、托管及長者照顧服務,紓緩雙職婦女壓力,令女性可有選擇專注事業或家庭的權利。
4. 將「社區褓母」納入為正式職業,回應社會需要,提供合理的薪酬,尊重婦女勞動價值。
5. 立法規管工時,令全民享有合理的作適時間,令社會更和諧,人人享有發展空間。
6. 訂立合理、不低於綜援的「最低工資」水平,保障工人享有尊嚴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