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設施管理有限公司職工會於10月23、24日於香港理工大學校園內發起公開聯署行動,爭取加薪不少於3%。校園設施管理有限公司屬香港理工大學擁有,負責包括清潔、保安等設施管理服務。

根據各項經濟預測,包括滙豐銀行經濟預測,今年度的通脹指數將不少於3%。工會指出,如果公司各員工的工資沒有如通脹提升3%,便等如變相減少了實質工資。

工會又認為,即使是一向保守的僱主聯會,亦建議僱主今年向僱員加薪2.5%,而理工大學的直屬員工,更獲得不少於4.6%的調薪。可是校園設施管理有限公司公佈保安只加薪$100(1.4%),清潔工只加薪$80(1.3%)。工會指出,公司的加薪建議,深深使各員工感到失望。

工會認為,過去一年,大學的保安員及清潔工人,為大學竭誠服務,希望令每位大學的教授、同學及職員都得到更好的保安及清潔質素,可是換來的只是象徵式的加薪。工會批評公司沒有尊重前線工作人員的付出,沒有理會工人實質工資的減少。

理工大學以員工的工資比市場平均工資為高為由,拒絕調高加薪幅度,但工會指出這忽視了四個事實

  1. 市場平均工資被許多無良的外判商人拉低,許多保安員工作十二小時仍只得四千多元,許多清潔工人工作十小時仍只得三千多元;工會不希望理工大學自以為支付高於市場平均工資便沾沾自喜; 

     

  2. 今次,各位員工的要求並非增加實質工資,只是希望加薪來填補通脹帶來的工資貶值; 

     

  3. 3%通脹並沒有實質反映基層市民面對的通脹問題。基層市民的消費更多在於一些必需品,包括糧食、水電及交通費。縱看各項必需品加幅,遠超過3%,如最近豬肉、牛肉的價格已大幅提升,九巴也在醞釀加價; 

     

  4. 理工大學要求員工具有優質服務,那便代表應該比市場平均工資更高。現時各員工的薪酬雖然比市場高,那只是以在多樣服務要求及多重服務監察下換來代價。
     

工會希望理工大學及其擁有的校園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重視員工的訴求要求,加薪不少於3%,即保安員不少於$210,清潔工不少於$180。

 

公司封閉申訴渠道 員工投訴反遭打壓


另一方面,工會又批評校方多年來沒有設立一個公開公正的申訴渠道,讓保安員及清潔工友遇到不公時作出申訴。相反,一旦工友作出投訴,卻會遇到下面種種不合理對待。

 

投訴者反而被罰


最近有一班保安員向公司投訴主管,並有錄音為證,雖然公司有面見投訴員工代表,了解事情經過。然而當員工追問如何處理該次申訴時,公司竟回應處理的手法是除了將主管調走,連投訴代表亦須調走。工會認為,這等於處罰投訴人,將使到日後再沒有人有膽量投訴上司,間接關閉投訴渠道。此外,工會又批評,這種處理手法將令人覺得員工在這次事件上犯錯,並帶給其他員工一個十分壞的訊息,即若下屬投訴上司,無論事件對錯與否,都會遭受處罰。

 

尋求學生會及工會協助反遭針對

涉及清潔工人的申訴亦不少。一名清潔工友被前線主管人員無理警告,因而向工會及學生會投訴,雖然之後事件獲得解決,但該位清潔工友,卻被公司無理要求減少工作時間,令她每月足足少賺取一千元的工資,嚴重影響工友的家庭生活。

 

投訴後被嚴厲監察


當一位清潔工友反對公司無理要求增加工作量時,公司卻指派數位管工監察其工作,指其工作量不足。工會指出,該位工友過往數年在公司的工作量實質有增無減,今次只是再難忍受日增的工作量才提出反對,卻換來公司管理人員在公眾地方辱罵。

工會認為,如此的管理手法,只會增加更多的勞資之間的磨擦,更甚的是使工友日後再不敢向公司申訴。工會要求:

  1. 理工大學必須加強監察管理公司的管理手法,避免造成工人士氣低落,甚至到達不可收拾的情況;

     

  2. 管理公司必須公開、公正處理員工申訴,並且保持申訴渠道開明,讓工會參與員工申訴過程,以免管理人員隻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