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設施管理有限公司職工會今天在理工大學校園發起靜坐行動,要求公司向員工合理加薪,並反對公司無理調配。工會批評理工大學對於校園設施管理有限公司這間直屬公司監管不力。

校園設施管理有限公司為理工大學成立的直屬公司,聘用理工大學的保安員、清潔工、維修人員等。工會指出,理工大學成立該公司的初衷,是希望避免外判商的中間剝削及壓迫,損害基層工人的工作尊嚴。工會認為本來這對基層工人是一件好事,但理大偏偏將公司的管理權外判,之後便毫不理會管理公司濫權及不公平的現象,造成「表面改善,骨子裡仍將責任外判」。

要求加薪7-10%


工會成立後,多次向管理公司反映問題,但公司基本上沒有誠意與工人溝通。工會指出,各員工去年為大學竭誠服務,希望令每位大學的教授、同學及職員都得到更好的保安及清潔質素,可是工會去年要求公司加薪不少於3%,公司卻只象徵性加薪予保安員$100(1.4%)及清潔工加薪$80(1.3%)。工會反映,加薪幅度之低令員工深感失望。工會指出,這不單打擊工友士氣,更可能影響校園的服務質素。

2008年首三個月份通脹都超越5%,三月份更高達5.3%,更有學者估計年底可能衝破雙位數字。此外,許多生活用品及食物價格上升的幅度更驚人,肉類超過50%、米價超過15%、其他生活的必需品都通通上升超過10%。故此,工會認為本年度加薪除了彌補通脹之外,還應該與工人分享經濟成果。工會多次邀約公司開會討論,卻獲公司拖延,毫無溝通誠意。

工會強烈要求公司於本年度向員工加薪7-10%。

西九調配問題


工會又指出,理大西九校舍將於近日開幕,許多清潔工人曾接獲主管通知,日後將調配部份現時主校舍的清潔工過去;而剩下的工作,則將重新編配及安排,不願意接受調配之員工,將被公司解僱。工會認為公司的做法蠻橫無理,毫不重視員工意願及合約精神。工會指出,雖然過去員工與公司簽訂合約,同意公司調配,但當時理工大學只有主校園及宿舍兩個崗位,不代表工友同意被調配往近日才建成的西九校舍。

工會又指出,許多工人對現時的工作已十分掌握,工作量亦十分沉重,如果重新編配及調配工作,必將對現時她們服務的對象,包括老師及同學,造成巨大影響。

工會認為新校舍完全可以安排新聘用的員工前往工作,公司更不應該以解僱員工作為恫嚇手段。工會質疑如果工友不願意接受調配而被解僱,不單無法令新校舍有充足人手,反而需要一個新人來重新適應主校園的工作,這將更加荒謬。

工會要求資方必須先獲工友同意才可以調配,公司不可以恫嚇手法威逼工友調配。

理大表面沒有外判,骨子裡仍將責任外判


雖然理大表面上並沒有將校園管理的工作外判,而是交由直屬公司校園設施管理有限公司負責,但工會認為理大骨子裡實質上是將責任外判。工會列舉了以下四大罪狀作出說明。



罪狀一:忽視工人訴求


現時校園公司內已成立工會,超過百多名會員,享有一定代表性。但公司在加薪、工作安排、獎金發放等問題上,一直迴避工會,忽視工人訴求。公司直屬於理工大學,使用公帑,卻毫不尊重工人聲音,連最基本的面對面會議也不斷推搪,工會認為公司專橫獨斷、黑箱作業。

工會要求,公司處理一些牽涉大量工友的公司政策時,應該與工會開會討論。

罪狀二:肥上瘦下


工會指出,公司成立初期,基層員工工資調整十分少,每年加薪只得數十至一百元不等,但主管級卻不斷加薪,至今累積數千元。年終獎金方面早年基層員工只獲得額外10%工資,主管級卻獲額外100%工資,工會估計其他管理層可能獲得多高額的獎金。

今年度雖然公司提高基層員工獎金,卻推出評分制,最高分可得50%工資,次者30%,最低15%。工會指出,不少工友反映評分不公平,如某些討好上級,工作懶散者可獲最高獎金;許多同事心中工作勤奮及曾獲嘉許信者,因敢言而得罪上司,只獲最低獎金。工會認為這種做法,造成私相授受、黑箱作業的惡習,是對理工大學作為一間專上學府的侮辱。

工會要求,無論加薪或發放獎金,公司必須一視同仁,上層或下級都獲同一百分比。

罪狀三:人手錯配


保安部早前將監督提升為客戶服務主管,但基層崗位人手不足,故此公司將部份保安工作外判予「南太警衛有限公司」。工會認為,這變相製造外判化,與當初理工大學成立「校園設施」的初衷相違背。工會認為,雖然這批外判工人穿著校園設施的制服,但由於屬非固定崗位,導致對理大環境毫無認識,嚴重影響對理大師生的服務質素。

工會要求理大及公司不得將服務外判,並增聘現行基層人手,以應付工作需要。

罪狀四:行政失當


近日,有員工於工作時因病須緊急送院,醫生需要家屬簽署才能夠進行手術。而公司於所有員工入職時已收集有關家人的聯絡資料,但當時卻表示所有資料鎖於寫字樓,寫字樓是日休息,主管也沒有聯絡資料,最後須透過第三者通知其家屬,阻慢手術進行。

另外有員工投訴主管人員,但一直不獲處理,並被公司威脅如處理便連投訴人一起處理。工會指出,有主管包庇下屬,雖然證據確鑿下處分該下屬,但對該主管卻毫無任何處分。

工會要求每位當值主管都應該保有工友之資料;同時,當員工作出合理投訴,應該認真處理,並保障投訴人的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