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誠張建宗 你們的心安樂嗎?

文>何偉航

 

貨櫃碼頭是香港工業意外的重災區,單是見報就有以下幾項:

李嘉誠,你看到嗎?六條人命,背後是六個家庭。你再為香港捐多少錢,「所謂」為香港投資這個那個,也不能補償六個家庭的傷痛。你可不可以堂堂正正,與你的好兒子李澤鉅,雙雙在碼頭工人面前說一句「我賺錢是取之有道」?

 

嚴磊輝,你作為香港國際貨櫃碼頭有限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六條人命在你管轄的「生意」內失去,你有什麼看法?我們還記得今年五月底,就有關《壹週刊》於去年工潮期間誹謗你的公司「假外判」,最後與《壹週刊》和解,你在庭外高聲朗讀聲明的得意情境。案件從未審,疑團還未決,我們不知道你高興什麼。碼頭工人(無論直屬或外判)對你的惡劣評價,你心裡明白。無論真外判假外判,企業責任從來都不會外判。若貨櫃碼頭不斷有意外頻生,不停有媒體報導你公司的壞消息,國際貨船公司的船隊還會使用你的貨港嗎?世界投資者對你還有信心嗎?你心知肚明。當然,你是一個接近百萬「月薪」的打工仔(未計花紅),公司存亡其實可以不關你事,大不了跳槽。你根本不會明白碼頭工人每天以汗水、生命換來的代價有多少。

 

HIT,看完你們網頁有關「港口安全」的內容,我不禁倒抽三口「涼氣」。
1. 你們推動所謂「零工傷意外推廣活動」,一季完成達標後,竟然獲獎賞的是外判公司!工人的貢獻在那裡?而且標準條件是你們訂立,喜歡獎賞誰就獎賞誰。那請問,你們想推廣什麼?
2. 你們三年前(2011年7月)獲職業安全健康局頒發「持續進步安全管理確認計劃」(CISPROS)第三級證書,但竟然於三年後急速倒退?同時我想問,這項計劃有沒有懲罰?
(計劃中闡明第三級的機構,他們的職業安全健康管理已臻成熟,定期進行狀況檢討及持續管理改善循環)
3. 你們在兩年多前(2012年2月),與勞工處及職安局簽署職業安全約章,目的是確立你們公司會用最高的安全及健康水平去運作貨櫃碼頭的承諾。但這些承諾跑到那處去?




Source: HIT Official Website

 

外判公司,別以為你們有HIT及MTL這兩大靠山可以跑掉,你們的層層剝削(尤其中間管理層、及部份思想殘舊的科文)、見錢開眼,甚至粗口恐嚇、威迫利誘,碼頭工會聽慣聽熟。勞資矛盾往往出現於管理層的處事手法,憤怒也源於此。李嘉誠及嚴磊輝如果要追究去年罷工的責任,第一個應該向外判公司的管理層算帳!就算HIT及MTL有多瑰麗堂皇的制度,最終落實也需靠你們執行。你們不斷催迫員工趕貨,不斷惡言相向,「你們即管跟足指示慢慢做,不過返少D工啫!」利用工友收入作威迫,誘導他們不斷加班工作。工友都有阿媽生的,工友都有頭家要養的!

 

張建宗,去年碼頭工會與你的會面,大家還歷歷在目。你曾承諾會全力跟進每單工業傷亡意外、追究到底、及親自督責碼頭營運商改善職業安全。開完會了,罷完工了,碼頭至少五條人命失去了,你有否慰問過家屬?你有否感受到碼頭的恐怖?你有否真正知道碼頭工人的辛酸?你又有否考慮過下台?

 

勞工處,當工會要求你們作渠道,邀請各大碼頭營運商及外判公司,與工會進行三方會議,共同思考策略,改善碼頭職業安全。每次你們的回覆都令人失望,是徹底的失望。你們是執政者、執法者,你們絕對有方法、有能力要求碼頭公司開會。我們非常不明白,你們任由這些草菅人命的商業機構「無枉管」,消遙法外;不去主動修訂已經非常古老的「職業安全條例」法則,工人重傷死亡,原來公司只是罰錢了事。為什麼每一次發生意外,工人死了,你們才去「做事」?如果情況一而再,你們就是失職,就是對廣大碼頭工人失信,而且對不住香港工人的生命。

 


最後,謹向各位已千古的碼頭工人致最崇高的敬意。你們為香港社會經濟發展的默默貢獻,作為工人階級的我們,永遠記念;全世界的工人永遠都要靠自己的工會,才會有尊嚴。同時,也會繼續與你們並肩作戰,就算再差的情況,我們也會堅持下去,永不放棄。
一切只因同一海洋上。

 

最深的黑暗,往往來自最光明的地方。而真正的光明,就是在黑暗中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