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 五年回首
保障仍在否?

撰文:王宇來

 

2009年的梁振英仍是行政會議召集人,他曾以「解決貧窮問題 人心工程是當務之急」為題投稿,當中提到過百萬港人生活在貧窮線下,政府不能讓情況惡化,「對這麼一群人,社會掌握權力的人只要手鬆一點,就功德無量。」(2009年11月27日明報)今天回看,不禁令人竊笑,原來狼英曾經這樣關顧基層。

當時狼英正部署參選特首,表面擺出關顧基層的姿態,多次公開批評工資保障運動,儼如最低工資立法的最高級倡議人。今年正值最低工資的檢討,狼英又會否「毋忘初衷」地定出一個能真正惠及在職貧窮工友的最低工資水平呢?


最低工資受惠人數越來越少
在2011年立法前政府估計時薪低於28元的僱員佔整體11.7%,但由於數據滯後,實際覆蓋率不足7%。而追蹤《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發現覆蓋率由最初不足7%降低至現時只有1.4%。換言之在2011年最低工資28元令到十八萬工人受惠,至今32.5元的最低工資只涵蓋四萬一千人,可見受最低工資保障的工友越來越少。部份經濟發達地區,最低工資可涵蓋逾一成就業人口,而香港已由原來6.9%縮減至目前只有1.5%,顯然違背保障低薪工友的政策目標。要將最低工資重回正軌,根據最低工資委員會的數據,最低工資應定於時薪40元,可令約51萬低收入工人受保障。


最低工資追不上通脹及整體工資水平

雖然最低工資分別在2013年及2015年上調,但由2011年5月至2016年3月,最低工資累積增幅16%,同期甲類消費指數卻累升22.5%。另一方面一般僱員的平均薪金指數由2011年至2015年期間則上升23%,顯示最低工資跑輸通脹及一般工資增幅,領取最低工資工友的購買力一直下跌,生活質素大受影響。

 



 

商家過份唱淡經濟 壓榨員工薪金
有人質疑在目前經濟增長放緩的情況,增加最低工資會否因此增加經營成本,特別影響中小企。從數字看香港經濟增長會減慢,國際貨幣基金會估計2016年是2.2%,增長比2015年輕微減少0.2%,若拆散零售業數據,本地居民消費仍然有正增長,香港經濟絕非部分財團老闆形容如世界末日般!


成本增加輕微
增加成本方面,調高最低工資的影響甚微。即使以40元計算,對低薪行業的薪酬影響亦只有3.6%,。低薪行業薪酬只佔業務收益15.8%,即加工資到40元對價格的影響只是0.5%(3.6% X 15.8%),即一個40元的餐只需加0.2元。前面提到增加最低工資至40元,對整體低薪行業薪酬增加3.6%,但對中小企低薪行業則只加2.5%,絕對是可承受範圍之內。
最低工資原本是惠及低收入工友的良策,但實施至今卻與初衷相去甚遠,受惠人數已達新低點。狼英上任以來,勞工政綱包括標準工時立法、全民退保和取消強積金對沖都沒有兌現,在扶助低收入工友上,他又能否在臨走前積一點陰德?

 

*數據參考最低工資委員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