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血添活力 工運浪接浪

撰文:陳昭偉、林祖明

 

空總除了兩位巾幗外,一眾青年理事亦成為了自主工運世代更替的中流砥柱。他們的工會路如何走來?
我們邀請了來自三個不同空中服務員工會的四位八十後、九十後理事,Silvia(國泰工會副主席)、Calvin(英航工會副主席)以及 Michelle 和 Glorius(港龍工會理事)對談,分享他們的工會成長路。

 

因為工會 所以我留低

在香港,工人鮮有為加入工會而轉工。但受訪的兩位青年理事,確是因為工會改變了他們的生涯規劃。
「轉職空中服務員前,我在英航票務部工作。2010年公司錄得虧損,公司竟要求員工捐贈三份一雙糧共渡時艱。」Calvin 憶述他的人生轉折︰「那時候,空勤人員理直氣壯地拒絕了公司的要求,是因為他們有工會。但我們沒有工會,唯有無奈接受。那次,我深深體會到工會的力量。」Calvin因而轉職空中服務員,並加入工會。Silvia則回應道︰「我卻是剛剛相反,我原本已準備離職,但當想到其他公司還未組織工會時,還是決定留在國泰。」今年,Silvia當選國泰工會的副主席。強大的工會後盾,成為青年人的職志抉擇的考慮因素,再不是天方夜譚!


工會讓我醒覺
工會讓他們選擇了工作,也讓他們得到成長。Glorius 直言︰「我在加入工會前是白紙一張,不大關心社會時事;但加入工會後讓他醒覺,原來在社會上發生的很多事情也跟自己有關。加上日復一日的飛行,令工作變得空泛和枯燥;當工會理事後可為工作帶來生命力。而每次爭取行動成功所帶來的滿足感,亦非從工作中可得到。」加入工會成為理事,讓他在工作中成長。Michelle 則承認在當理事前對公司政策不了解︰「退休年齡等議題,讓我意識到公司政策的不公。」雖然退休對她來說十分遙遠,但Michelle仍毅然踏上理事之路,為爭取延長退休年齡出一分力。

 

單憑個人力量 怎能改變社會?
四位青年人加入工會前,有的熱血,有的是白紙一張;但參與工會,令他們更堅守一個信念︰集體力量。Michelle 反覆強調︰「港龍空服員的休息時間由12小時增加到14小時,五天工作天後有兩天休息日等,都是工會集體爭取的成果」。Silvia更認為︰「五月圍城(國泰工會於2015年5月號召過千名會員包圍國泰城,迫使資方在削減外站津貼及員工續約同工不同酬等議題讓步)的震撼力,令我更深信工人不可以沒有工會。」最後,Calvin 一語道破參與工運的真正意義︰「單憑個人力量,怎能改變社會資源分配不均?」在他們眼中,工會已超越了工人保護傘的角色,成為一股改善生活的進步力量。四位青年工會人引證了強大的工會,能夠為他們的工作注入生命力,擴闊他們的社會視野和政治投入。青年人投身工會,灌溉了工人運動的土壤;工會的強大,也為青年人的職志生涯提供了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