擴闊工運航道 抗爭無分你我

撰文:陳昭偉、林祖明

 

近日的「行李門」事件,剛成立的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 (空總) 狠批特首家庭及民航處,一再踢爆政府為掩飾689行使特權而編造的謊言。今期工盟報透過訪問兩位領袖及幾位年輕理事,介紹一炮而紅的空總。

 

巾幗英雄不認命 為空勤人員撐起半邊天


兩個為人熟悉的自主工會領袖─吳敏兒和黎玉嬋,在「行李門」事件中再次站到抗爭最前線。讓我們了解兩位空總核心成員的不認命個性,如何為空中服務員工會開拓新天地。

 

孜孜不倦 為會員權益拼搏
年英航因沙士疫情,單方面扣減員工的年終酬金,身為英航機艙服務員工會主席的Carol,帶領員工進行抗爭,「公司竟因我接受傳媒訪問向我發警告信,更要對我進行為期12個月的監察!」勞工處其後刑事檢控英航侵犯 Carol 參與工會活動之權利,英航認罪,被罰款五千元,成為香港史上首宗被定罪歧視工會的案例。
空中服務員其中一項職責,是協助保障乘客的飛行安全,年資和年齡即是經驗。英航在英國聘請的空中服務員65歲退休,但本地的空中服務員卻要在45歲退休。Carol 深感不忿:「根本是雙重標準,歧視本地員工。我向平機會投訴時竟被調侃,要我到英國去告公司!」結果 Carol 真的向英國工會 Unite 求助:「香港人唔幫,唯有搵『鬼』幫囉!」在英國工會的協助下,Carol 在英國打了幾年官司,成功逼使資方屈服:「24位同事被退休3至6年後復職,又得到期間的工資補償。」曠日持久的抗爭,最終修成正果。

 

放眼行業 拒絕各家自掃門前雪
眼見同工年輕力壯時被退休,加上行內未有工會組織的從業員仍面對各種剝削,令Carol萌生組織空總的念頭。如果行內個別工會各自為政,會有利資方分化打擊;亦令行內牽涉員工的政策,往往只受航空公司聯手影響,隨時令空中服務員的權益受損。
今年3月初,曾發生港龍航空機組人員連續值班12小時46分,比《避免空勤人員疲勞文件》(CAD371) 的規定上限超出3小時16分的情況。Carol 透露:「其實很多空中服務員都不清楚CAD371的規定,不認識自己的權益。這份文件的修訂與執行,都需要員工發聲及監察。」

 

七年連勝三場戰役 首領稱號當之無愧
與Carol孖住上成立空總的Dora,是自主工運其中一位最為人熟悉的女性領袖。七年前接過主席重任後,幾乎每兩年就跟資方打一次仗。2010年,資方推出針對時薪制新人的規定,不准飛行少於70小時的同事調更,令有家庭或個人需要而寧願縮短工時的員工失去收入保障。「那次抗爭既保衛了新制同事,亦保衛了工會,因為不少新制員工自此成為工會積極份子。」資方最終在逾800名會員包圍國泰城後,與工會達成協議,撤銷新規定。
2012年,國泰資方在與工會談判期間,單方面宣佈加薪2%,工會迅速反擊,在緊急會員大會通過發動工業行動。經過30小時通宵談判,資方終肯讓步,限制外站員工數目,並改善「攞命更」的安排。
去年,國泰又再測試工會的底線,削減員工的外站膳食津貼,壓低新續約員工的時薪,及取消對員工處理滋擾性乘客的法律保障。「機場馬拉松靜坐及包圍國泰城只是熱身,工會當時準備8月正式罷工,明顯影響公司機票銷售,最終逼使資方妥協。」


居安思危 進攻乃最佳防守
既然國泰工會能夠處理自己的勞資糾紛,又何須成立空總?
「工會於2008年成功爭取將空中服務員的退休年齡延至55歲。我們的目標是與其他行業睇齊,延至65歲,但資方肯定諸多推搪。」Dora 慨嘆香港至今仍未有年齡歧視法例,空中服務員要實現目標荊棘滿途:「工會會員大會邀請了Carol 分享成功爭取延後退休年齡的經驗,令不少會員明白業內工會互相支援的重要性,認同要有一個行業性組織去爭取延後退休年齡。」再者,國泰工會會員都親眼目睹 Carol 及幾位港龍工會理事,在去年5月由頭到尾各項行動的參與,進一步體會到業內團結一致的好處。


為工會播種 讓工運意識遍地開花
「行李門」、超時值班等問題,一再威脅空中服務員的職業安全和健康,加上僱主剝削員工新招不絕,足以令空總「有排忙」。
Dora 期望透過空總宣傳CAD371有關值勤時間的規定,令大家更懂得保護自己:「有時連機艙經理都不懂應付不斷延長值勤時間的要求。」
Carol 則希望空總能在行內建立更多企業據點:「過往努力地協助芬蘭航空及維珍航空的同事組織工會,有成功亦有失敗。空總會繼續努力去嘗試幫助香港註冊航空公司的員工組織工會,關鍵在能否發掘肯承擔的積極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