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社署整筆撥款資助之社會福利機構高層薪酬調查發佈會

社福工會在過去半年進行了一項調查,研究有關接受社會福利署整筆撥款資助的社福機構的高層薪酬情況,過程中索取了60 間社福機構2014 至2015 年度的高級行政人員薪酬報告。調查結果發現60 間機構當中有15 間機構的高層員工獲發大額的現金津貼,有機構的總幹事該年度獲超過40 萬的津貼,而其最高三層員工的薪酬總額佔該機構資助額超過十分一。本工會質疑社福機構高層獲發大額津貼的做法涉嫌濫用公帑,違反政府撥款的原則,故要求社署作出監察和修改條例以加強規管,並且規定現時所有受社署資助的社福機構一律公開披露高級行政人員薪酬資料,增加透明度以便公眾監察。

 

 

調查背景及內容
根據社會福利署指引,接受社署整筆撥款資助的社會福利機構(非政府機構)必須向公眾披露「周年財務報告」1及「監管受資助非政府機構高級行政人員薪酬檢討報告」(下稱:高層薪酬報告) 2,使公眾能有效監察機構運用公帑的情況。工會過去曾透過取得上述兩項報告揭發多間機構有肥上瘦下的情況,如鄰舍輔導會、保良局及路德會社會服務處等。故此,工會於過去半年進行了一項全面的調查,透過多個途徑索取社福機構的高層薪酬報告,以進一步了解社福機構使用公帑的情況。

 

調查結果
根據社署提供的資料,2014 至2015 年度接受整筆撥款資助的164 間機構之中,有66 間機構須公開披露高層薪酬報告,有98 間獲社署豁免。調查中工會索取了60 間社福機構2014至2015 年度的高層薪酬報告,而善牧會只提供2015-16 年度最近一個年度的資料,香港蘇浙滬同鄉會拒絕提供,志蓮淨苑未能聯絡,有三間須提供資料的機構本工會未能知悉其名稱。

 

於 60 間有提供高層薪酬報告的機構當中,工會發現有四分之一(15 間)機構的高層於2014-15 年度獲發大額的現金津貼,涉及金額接近600 萬。高層獲發津貼金額最高的機構為香港中國婦女會,其職級屬高級社會工作主任的安老服務總監(Elderly ServiceDirector)總年薪達215 萬,其中運用社署資助支付的年薪為184 萬,包括41 萬現金津貼,扣減公積金和非現金利益後的年薪為165 萬。相較社署同等職級而取起薪點薪酬的員工(年薪為93 萬)多71 萬年薪,而相較達頂薪點的員工(年薪為109 萬)多55 萬元!至於第二層員工,職級屬助理社會工作主任的社會發展幹事(Social development officer)扣減公積金和非現金利益後的年薪為95 萬,相較社署同等職級而取起薪點薪酬的員工(年薪為35 萬)多59 萬年薪,而相較達頂薪點的員工(年薪為71 萬)多23 萬元!而第三層員工一級職業治療師,扣減公積金和非現金利益後的年薪為95 萬,相較社署同等職級而取起薪點薪酬的員工(年薪為49 萬)多15 萬年薪,而相較達頂薪點的員工(年薪為72 萬)少8 萬元!

 

而在上述15 間社福機構當中,撇除6 間高層員工的職級名稱與社署原訂的不同而無法比較兩者的薪酬,工會將其餘9 間機構首層員工的薪酬與社署同等職級的頂薪點和起薪點薪酬比較後,發現全部機構的首層員工薪酬均較社署同等職級起薪點薪酬的員工為多,其中6 間機構的首層員工薪酬更加比達頂薪點的員工為多!

 

去年工會向立法會申訴部分社福機構隱瞞財務資料及薪酬制度涉嫌肥上瘦下,其後社署回覆聲稱一向有檢視機構的高級行政人員薪酬,不可偏離現行有關薪酬及福利津助的規定,亦會參考該等機構過往的薪酬資料,故此機構不可貿然大幅增加其高級行政人員的薪酬。可是,是次調查發現為數不少的機構高層員工的薪酬相比社署同等職級員工還要高,反映社署明顯把關不力,縱容機構作出涉嫌濫用公帑的安排。

 

現行指引只看冰山一角
根據社署現行的指引,仍有98 間社福機構獲豁免披露高層薪酬報告,當中涉及28 億元的公帑。公眾無從監察機構如何運用公帑於高層薪酬,甚至連社署也無法得知其運用情況,試問誰人可把關,確保這28 億是用得其所?工會質疑現行指引保護高層獲發大額津貼的機構不會被揭發,例如工會查看香港青年協會於2013-14 年的報告時發現其總幹事王䓪鳴獲24 萬現金津貼,但由於社署資助佔其營運收入少於50%,因此機構獲豁免披露有關資料,社署及公眾從此無法監察其1.9 億的公帑如何運用。另外,如全港資助額最高的東華三院,機構每年收取社署逾9 億撥款,但社署及公眾又是無法監察其高層薪酬情況,因此工會質疑上述15 間機構的情況只是冰山一角,有更惡劣情況發生於這98 間機構當中。索取報告困難重重與此同時,即使現行指引規定66 間社福機構必須公開披露報告,但工會索取時亦是困難重重。調查中工會發現只有10 間機構將報告上載至機構網頁,以最簡便的方式披露資料,而其他機構均需要工會主動聯絡了解索取途徑,由機構安排索取方法,如到總辦事處索取或用電郵或郵寄方式發送給工會,索取過程所花的時間甚長,工會認為這些安排嚴重阻礙公眾監察。當中,更有機構需工會向社署投訴後才願意提供資料,如九龍婦女福利會,工會多番聯繫機構及向社署投訴,最後花了三個多月時間才索得報告。工會於去年十月就社福機構隱瞞財務報告及高層薪酬報告一事到立法會申訴部進行申訴,當時社署承諾將於本年第一季將有關報告上載於社署網頁,但至今仍未實施,更有消息指社署擬押後至第二季推行,工會認為社署刻意拖延實施,理應儘快將報告於社署網頁上公開。

工會訴求
就上述問題,工會要求社署從速作出以下改善:
一、 修改現行指引,規定社福機構員工薪酬開支不能優於政府同等職級公務員的薪酬開支(不包括薪酬以外的附帶福利, 如房屋津貼及公積強供款等);
二、 履行承諾,儘快於本年第一季內將「周年財務報告」及「監管受資助非政府機構高級行政人員薪酬檢討報告」上載至社署網頁;
三、 修改現行指引,規定所有機構必須披露整筆撥款用於高層薪酬的運用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