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解「全民」變「不論貧富」的語言偽術
學者提出退保方案 實現全民共贏

 

撰文:陳昭偉 

 

市民大眾多年來爭取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終於逼使政府承諾於年底展開公眾諮詢。在諮詢前夕,政府突然上演一場「狸貓換太子」,以「不論貧富」取代「全民」作為公眾諮詢的框架。在拆解當中的語言偽術之前,必須先了解在這場政治角力當中的一個客觀事實──特區政府採取了誓保既得利益者,卻犧牲廣大市民利益的立場,去處理是否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一事。而上述對白,雖屬設計,卻絕非虛構,因為它簡單地反映了這個客觀事實。

 

社會只有貧與富?普羅民眾去了哪裡?
 

過往幾年,一再有民意調查顯示,社會上對設立全民退保的支持度達七成以上。面對這個客觀事實,要實現「砌低全民退保」這不可能的任務,政府只好出動秘密武器 ── 語言偽術。
全民退保可令全民受惠,當然會獲得廣泛支持。因此,政府只有令這股民意在公眾諮詢中「被失蹤」。為了避免市民質疑「誰動了我的奶酪」,政府唯有偷天換日,以「重口味」的腐乳代替奶酪。這磚極富爭議性的「腐乳」,就是政府謹慎地挪用的「仇富情緒」。看準了有市民質疑為何要向李嘉誠派錢的說法,政府刻意將此無限放大,企圖令有厭惡貧富懸殊情緒的民眾忽略了一個更重要的事實 ── 富豪畢竟只屬少數,數以百萬計的打工仔女在退休後得到保障才是關鍵。
「不論貧富」的用語,只提及社會上的兩極,刻意隱藏了佔整體人口達八成的中間層份,企圖將退休保障局限為扶貧工作。有人會接着提出:「扶貧又有甚麼問題?」

 

「扶貧」的潘朵拉盒子
扶貧本身當然沒有問題,貧窮人口本身有其特殊需要,政府須提出有針對性的政策 ── 例如設立生活工資去紓緩在職貧窮問題 ── 去滿足這些需要。但一些普遍性需要 ── 例如醫療、教育、公共交通等,則不能以扶貧的思維去應付,否則就會淪為周星馳在《國產零零漆》內把鞋當風筒用一樣的無厘頭。
再者,當以扶貧手段去解決全民需要的先例一開,恐怕滿腦子「少做少錯」、「減稅益富豪」思維的政府高官,便會食髓知味,一步一步減輕對公共服務的承擔,公立醫療目前面對的資源緊絀的困境就是最佳寫照。
「扶貧」的潘朵拉盒子一打開,後患陸續來。到頭來後悔在政府「逼害」全民退保時,我沒有說話;接著政府「逼害」全民醫療時,我又沒有說話;接着政府再「逼害」全民教育、全民供水、全民使用康文署圖書館⋯⋯時,可能已經太遲!

 

學者建言,政府冷待?!
最近,數十位學者提出實施全民退休保障的具體方案,要求政府撥款1,000億作種籽基金,然後將僱主、僱員雙方每月的5%強積金供款,轉移一半至全民退保基金,並向每年盈利超過1,000萬元的大企業,額外徵收1.9%的利得稅。根據精算師的推算,這個三方供款的方案,可讓每位年過65歲的長者,每月領取3,500元養老金,可持續地渡過人口老化高峰期。相較而言,設有審查制度,卻由政府一力承擔的「長者生活津貼」長遠而言卻面對爆煲的風險。
政府意圖冷處理上述得到接近200位學者聯署支持的方案,甚至不放進公眾諮詢文件當中。由此可見,政府根本是心虛,懼怕這方案會得到高度支持,令其語言偽術變得無用武之地。
梁振英在競選特首時,提出要在任內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上任後卻拖延再拖延,貫徹其多數人反對就雷厲風行,少數人反對就緣木求魚,堅持尋求共識的施政作風。到了「醜婦終需見家翁」的地步,就唯有變臉,用一個又一個的語言偽術意圖扭轉劣勢。
精明的你,一定不會受語言偽術所蒙蔽。與此同時,只要看看以下幾個例子,你便會明白,為何全民退休保障是一個全民共贏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