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斐濟軍政府惡法打壓工會
要求撤銷針對工會領袖之控罪

職工盟今天到斐濟領事館,抗議斐濟軍政府在大企業的要求及資助下,委託美國律師行起草一條嚴重剝奪勞工權利的惡法,嚴重侵害工會及勞工的權利。職工盟要求斐濟軍政府立即撤回打壓工會權利的《必要國民產業(就業)法令2011》,以及撤銷針對Daniel Urai及其他工會人士的控罪,並停止一切打壓、滋擾、任意拘捕工會代表的行為。

 

現時斐濟由軍政府執掌權力,自2006年發動軍事政變後,2009年更先後違反舉行議會選舉的承諾、廢除憲法並發佈緊急命令。職工盟指出,斐濟國內人權狀況惡劣,媒體受到監控,工會及人權人士不斷被拘捕和備受打壓。

 

惡法維護企業利潤 勞工成經濟問題代罪羔羊
職工盟表示,斐濟軍政府在大企業的要求及資助下,委託美國律師行起草一條嚴重剝奪勞工權利的惡法——《必要國民產業(就業)法令2011》,並於本年9月開始實施。法令以「保護」產業,法令指定個別大企業的僱員不可享有最低工資、加班費等勞工法例下的權益,更以新法例限制甚至取消工會權利及集體談判協議。職工盟批評,斐濟軍政府此舉實質上根本只是為了保證大企業的利潤,和將經濟政策的不足推諉在弱勢的勞工身上。

 

法令主要內容及覆蓋行業/企業包括:

 

    所有工會需要重新登記;

金融業
(i) Australia & New Zealand Banking Group
(ii) Bank of Baroda
(iii) Bank of South Pacific
(iv) Westpac Banking Corporation
(v) Fiji Revenue & Customs Authority
通訊業
(i) Fiji 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Limited
(ii) Telecom Fiji Limited
(iii) Fiji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Limited
民航業
(i)         Air Pacific Limited
公用事業
(i) Fiji Electricity Authority
(ii) Water Authority of Fiji

    工會選舉要得到政府批准;

    僱主可以向政府上訴要求撤消工會選舉結果。

    所有集體談判協議在法例生效60天後廢除;

    工會在任何時候、任何原因皆不可以罷工。除非因為集體談判3年尚未得出結果,在28日前提前通知總理及僱主,並得到總理書面批准;

    取消周未及假日加班津貼;

    最低工資保障不適用於相關行業或企業僱員;

    新例凌駕所有現行法例;

    任何司法機構均不可覆核政府或公司引用此法的合法性及有效性。
 

 

拘捕工會領袖 打壓反對聲音
於11月初,軍政府以「煽動政治暴力或叛亂以推翻及對拒政府」為名拘捕兩名工會領袖——斐濟全國總工會的秘書長Felix Anthony ,以及主席Daniel Urai。Urai透露,被審問的內容均是一些道聽途說或自相矛盾的說法,明顯地軍政府的意圖是打擊工會和鎮壓反對聲音。雖然兩人因國際社會的壓力暫時獲釋或擔保候審,但仍需面對無理的控罪和日後可能出現的任意拘捕或問話。


惡法及拘捕惹國際關注 呼籲市民抵制斐濟軍政府
職工盟指出,自斐濟軍政府頒布法令及拘捕工會領袖,國際社會均高度關注事件,不但只國際工會聯會(ITUC)、國際食品勞聯(IUF)、國際運輸勞聯(ITF)、澳洲全國總工會(ACTU)、新西蘭全國總工會(NZCTU)發表聲明譴責及呼籲企業向軍政府施壓外,國際勞工組織(ILO)更於8月派出調查團實地了解情況,並指責斐濟軍政府漠視國際社會對法令衝擊國際勞工公約的關注,並要求當局立即撤回法例,並與工會展開對話,停止對工會的侵害及恢復公民的基本權利。而國際特赦組織亦就法令及拘捕事件向國際社會發出警示,並要求斐濟政府廢除法令。

 

職工盟認為斐濟軍政府對勞工權益的一再侵害,剝奪工會權利的行為實為公民社會所不容,除嚴厲譴責外,亦向斐濟軍政府提出以下要求:

 

一、 立即撤回打壓工會權利的《必要國民產業(就業)法令2011》;
二、 撤銷針對Daniel Urai及其他工會人士的控罪,並停止一切打壓、滋擾、任意拘捕工會代表的行為;
三、 立即廢除《公共緊急規定》;
四、 保障斐濟人民在不受政權的干擾下行使其民主及公民權利,包括:集會自由、結社自由及新聞自由;
五、 立即恢復所有人權及工會權利;
六、 履行國際勞工組織成員及簽署國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