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議政府漠視工人權益 五月一日齊上街



香港在過去數十年,勞工法例落後,造成企業以至整個社會肥上瘦下,基層不單未能分享經濟成果,不少行業更是如碼頭工人般備受壓迫。職工盟今日到禮賓府請願,呼籲全港打工仔女五月一日站出來,迫使政府改善勞工權益,包括訂立集體談判權、標準工時、保障零散工等等。

 

政府任由財團剝削工人



職工盟一直譴責特區政府助紂為虐,回歸多年一直縱容大財團盡情剝削。1997年廢除集體談判權的法例,加上勞工保障停滯不前,整體工人的薪金根本沒有實質的改善,不少基層工人更面對減薪裁員之苦。下表反映工人的實質工資差不多與2004年一模一樣,同期的實質經濟增長卻接近四成。




  
貧富懸殊越趨嚴重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收入的差距在過去十年越拉越闊。最低收入百分之二十的住戶,在計算稅項及福利的轉移後,在2001年尚佔整體收入的4%,但到2011年,下降至只有3.7%。相反,最高收入百分之二十的住戶,其收入由2001年只佔整體收入51.3%上升至2011年51.8%。而低收入僱員在扣取通脹後,過去十年的實質工資只是增加3%,而高薪的僱員收入卻大增15.4%。
 
除稅及福利轉移後各組別住戶每月收入佔整體收入百分比
 
 
2001
2011
第一(最低)及第二組別合計
4%
3.7%
第九及第十(最高)組別合計
51.3%
51.8%
 
僱員收入(按固定(2006年)物價計算
 
2001
2011
增幅
第十個百分位僱員收入
5,630元
5,800元
+3%
第九十個百分位僱員收入
33,750
38,940
+15.4%
 
政府一直漠視勞工保障


職工盟認為,導致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的罪魁過首,就是與商界勾結的特區政府。在回歸前的15年,立法局一共通過21項勞工法例改善,包括1997年6月通過的集體談判權立例。回歸後,修改法例的主導權在政府手中,但過去16年來卻只有4項的改善,此外回歸後臨時立法會廢除集體談判權立例,十多年來政府一直拒絕再立法,令工人議價能力大減。 


在現行勞工法例下,僱主解僱員工幾乎不需要支付任何的補償。而工人參與工會亦受到歧視及針對。於是在經濟不景的時候,僱員要承擔加工時、減薪甚至裁員的苦果;到經濟好轉時,企業卻不肯與工人分享成果。大部份僱員都敢怒不敢言,因為提出反對的聲音可能會被解僱。在這種情況下,工人無疑等同於「捱打」。


因此,今次碼頭工潮再一次讓全港市民看到,沒有集體談判權,沒有充份的勞工法例保障,僱員根本沒有可能得到合理的回報。職工盟呼籲全港打工仔女,在五月一日一同上街,誓要爭取集體談判權的立法,同時要求政府改善其他勞工保障,例如設立標準工時、全民退休保障及零散工等等。今年五一大遊行的主要訴求包括:


1) 立法標準工時每周44小時,加班要補水;

2) 最低工資一年一檢,不可少於35元;

3) 立法集體談判權,平衡勞資權力關係;

4) 保障零散工;

5) 設立全民退休保障;

6) 設立低收入補貼。

五一大遊行詳情:
 
時間:下午2時
地點:維園遊行至政府總部至長江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