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走的人多了 也便成了路
職工盟25年的團結路

撰文:蒙兆達

 

曾幾何時,在香港搞工會只能向「左右派」歸邊,一是投誠親共產黨的工聯會,一是歸順親國民黨的工團會,沒有第三條路可選擇。但到今天,情況已截然不同,工人如不欲淪為政權操弄的工具,可選擇自主工運,走工人自己的團結道路。由七十年代到現在,自主工運從無到有,發展到今天代表逾19萬會員,是很多志同道合者前仆後繼的努力成果。

 

從八九到九七
1990年9月29日職工盟正式成立,圖為第一屆會員大會。十年代初期,因中英談判而令香港前途問題浮現,當年國際食品勞聯(IUF)希望可以為香港工人帶來實質支持,於是支持職工盟的前身基督教工業委員會在香港開展一項工會教育計劃。一九八四年,「工會教育中心」正式成立,開始有系統地提供籌辦工會的教育培訓,及直接介入工潮協助成立自主工會。工會教育中心成立時,有14個發起成員團體,當中不少工會成為日後籌組職工盟的班底。
及至一九八八年,工會教育中心在香港舉辦了「國際行業秘書處與香港獨立工會運動」研討會,會上通過決議案,表明面對「九七大限」,香港獨立工會必須「盡快聯合起來,否則將會被既得利益集團逐個擊破,同時亦會因為力量薄弱而難於抵抗吸納,破壞工人利益」。當年自主工運中人已預見到,中共在回歸前必會加強統戰,組成工商界及親中組織的管治聯盟,自主工會難免被邊緣化,惟有集合分散的力量方可抗衡。
翌年爆發波瀾壯闊的八九民運,香港的工運人士目睹暴政血腥屠城,更加堅定了決心,加速組成自主工會大聯盟的進程。一九九零年九月廿九日,香港職工會聯盟正式成立,由25個成員會發起,代表97,000會員。


行業工會「借肚生仔」
即使職工盟成立以後,香港的工會文化仍不普及,很多勞資糾紛或工潮爆發時,參與的工人並非工會會員。當工潮如火如荼之際,工人自然趕不及申請成立工會,但在工潮期間又急需入會,以便獲得免受僱主報復的法定保護。這情況下,既存的行業工會便可發揮大雨傘的作用,為不同企業及工種的工人遮風擋雨。
最經典是2007年紮鐵工潮罷工。當年建築地盤職工總會組織幹事吳冠君收到求助電話,對方說有數07年8月紥鐵工人為爭取加薪,發起持續36日的大罷工,為近數十年來香港罕見。百紮鐵工在地盤聚集,急需幹事前來聲援。數百人當中幾乎無一個是自己會員,部份更是工聯會分會的會員。但地盤工會幹事仍然「兩肋插大聲公」,二話不說,單人匹馬踩落地盤聲援工人,及後更得到地盤工會眾多成員瞓身支持。工潮最後持續了36日,罷工過後,職工盟及地盤工會更協助紮鐵工人成立了「紮鐵業團結工會」。
行業工會「借肚生仔」也不只地盤工會。2008年一連爆發維他奶、雀巢、屈臣氏三單大型工潮,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亦義不容辭,工潮期間組織工人入會以獲得保障,工潮後亦分別協助他們組成自己獨立的企業工會,爭取集體談判。多年來,不同行業工會運用自己資源,協助未被組織的工人,發揮了工人之間的團結互助精神。

 

跨工會聯盟 聯手維護權益
2010巴士工潮,四巴工會合力爭取公司合理加薪,及合約工福利方案。車長呼籲工作中的車長以響安形式支持工會發起之工業行動。工人之間的團結固然重要,但近年老闆與老闆愈來愈講求「統一戰線」,工會與工會之間的團結更是不容怠慢。以專利巴士為例,雖然新巴、城巴及九巴的加薪談判是分頭進行,但其實三間公司管理層之間早有合謀,年年劃一加幅已是不成文規定。三間工會如果各自為政,容易遭資方逐個擊破,壓低「水位」。因此三間工會決定組成「巴士業職工會聯盟」聯手反擊。
除了商業機構,原來八大校長也組成了「大學校長會」,大學高層經常見面交流,一些不良管理手法,例如外判及合約制等,在大學之間更是有樣學樣。有見及此,多所大學工會亦組成了「大學及專上院校工會聯盟」,維護大學教職員的權益及尊嚴。
工會之間團結可以是跨機構,亦可以是跨國族。數年前成立的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便融合了香港、印尼、泰國、菲律賓及尼泊爾五個地方在港工作的家務工,共同提倡社會須正視家務工的勞動價值。
魯迅曾說「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過去25年,工人自主的信念一直帶領着我們前行,終於闖出一片工運的新天地;未來25年,只要我們堅守同一信念,必可令走的人更多,走的路更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