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工會權利和法律保障的入來!!

香港人的抗爭運動貫徹Bewater的特徵,自從八月五日的三罷行動後,各行各業的手足便陸續組織抗爭,期望能壯大職場的組織力,以延續運動的生命力,甚至為日後持續的反極權鬥爭做好準備。

在不民主政體下,大家當然不能期望法例對於組織工會以及集體鬥爭會有很好的保障。但畢竟,工會手足還是需要對現存的法律保障有多點認識,從中探求在夾縫中壯大工會運動的各種可行性。本文將為讀者簡介香港法律對各項工會權利的保障。

工會權利的憲制性保障

《基本法》第二十七條規定,「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此外,香港法例第383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8條香港人權法案第十八條第(一)款又表示,「人人有自由結社之權利,包括為保障其本身利益而組織及加入工會之權利。」

職工會不受歧視的保障

對於上述憲制性保障,香港法例第57章《僱傭條例》第21B條及21C條則具體規定,任何僱員都有權利:

  • 組織及成立工會;‧參加工會;‧擔任工會理事或其他職位;及‧在工作時間以外(或得到僱主同意的工作時間內)參加工會活動。
  • 僱主不得阻止或阻嚇僱員行使上述權利,亦不可以因此而解僱、懲罰或歧視該僱員。此外,僱主亦不可在僱用條件中(例如聘用、續約或升遷等),規定僱員不可行使上述權利。如僱主違反以上規定,可被檢控,一經定罪,最高可被罰款10萬元。

集體行動的保障

就工會發起集體行動的法律保障方面,香港法例第332章《職工會條例》第42條指出,職工會會員或職員為籌劃或深化勞資糾紛而作出的以下行為,可免受民事起訴:

  • 誘使他人違反僱傭合約,例如鼓勵他人罷工;
  • 干涉他人的行業、業務或僱傭,例如進行罷工期間封舖/封廠/封地盤……;
  • 干涉他人按其本人意願處置其資本或勞力的權利,例如組成糾察線,阻止僱主聘用臨時工來破壞罷工;
  • 僱主不可對以上職工會及其成員作出的行為,提出民事訴訟或其他法律程序。

持續抗爭,撐闊法律的保障
本港《僱傭條例》和《職工會條例》對於工會的保障仍然十分不足。但我們沒有理由因此消極和悲觀。因為全世界的工人,從來不是有法律保障才抗爭,而是因為堅持抗爭才爭取到法律保障。這背後的道理,與我們經常所說「不是因為看見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看見希望」,同出一轍。
工會人,加油!工會人,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