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Deliveroo的「自由登入」新制度說起:「零工經濟」的自由代價為何?

去年,300名Deliveroo外賣員因不滿公司強行實施新制而展開罷工,並到到中環圍堵公司總部抗議,最後成功與公司的香港區經理談判,改善新制下的員工薪酬水平,更爭取到員工代表和管理層的定期會面。事件引發社會對外賣平台剝削員工的關注,事隔半年,Deliveroo於全球落實「自由登入」(FreeLogin)接單模式,號稱可以為送餐員美國大選兩位參選人開放更多工作機會。然而這種「靈活自由」背後,卻蘊含對外賣員的剝削。

外賣業界弊病叢生 含糊勞動關係下員工缺乏保障

外賣行業屬「零工經濟」(GigEconomy)的一環。這種「自由」工作的代價卻是缺乏基本的勞動保障:現時大部分外賣員以自僱形式受聘,公司為僱員提供的工傷賠償極不足夠。例如,在送餐時意外死亡的情況下,Foodpanda所提供的意外賠償僅為10萬港元。組織去年罷工行動的Deliveroo外送員Eric慨嘆:「公司近年受益於疫情而收入大增,但就連基本保障員工的資源也不願投放!」僱傭關係含糊不清,是外賣員權益不受保障的關鍵。Eric進一步指出外賣業的弊病是植根於整體行業結構,即使是政府也難以介入規管。儘管行業弊病難以根治,他認為政府仍可以監管外賣公司為員工所提供的保險水平。

Deliveroo於全球推行「自由登入」系統 港外賣員:收入大幅下降

香港分區也剛在1月23日採用「自由登入」系統。Eric認為該模式實際上減低了外送員的整體收入。在舊有的接單系統中,外賣員的接單量較為穩定,多數是「單接單」的情況。在新模式下,系統改為隨機分發訂單,各區域的外賣員再不設上限。Eric指該模式對旺區外賣員的影響尤為嚴重,在新系統落實後,他所認識的旺角區外賣員,收入大減三到四成。

被問及會否抗議令外賣員收入大減的「自由登入」系統時,Eric坦言受礙於行業生態,以及跨國企業溝通模式的了限制,員工推動公司政策改變的空間微乎其微。例如Deliveroo香港公司必須通報英國總公司,才能改變本地政策,他認為香港已經是最後一個落實「自由登入」的區域,此項全球性的政策可謂不可逆轉。

「零工經濟」風潮席捲全球,顛覆了傳統就業模式,但同時也間接助長了平台對勞動者的剝削,形同雙面刃。到底這種嶄新工作模式所標榜的「自由」,是真的為勞動者提供額外選擇,抑或只是包裝剝削的糖衣毒藥?這個問題或許值得大家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