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圓通工潮看中國快遞業:增長背後的血汗模式 員工是犧牲品?

近日,中國各地都爆發了由圓通員工發起的工潮。根據中國勞工通訊的中國工人集體行動地圖,自本月12日至今,各地出現了7宗圓通員工發起的集體抗爭,地點包括北京、重慶、上海等地,當中以上海的一次規模最大,數百名員工在圓通總部的樓梯外靜坐抗議,要求圓通就裁員一事對離職員工作出賠償。

工潮的起因,是B網「承諾達」的業務停運,並在10月12日要求員工簽離職合同,並給他們兩個選擇:自願離職或離職後轉入A網。然而A網的收入比B網低,所以員工是變相被辭退。為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各地的圓通員工來到了同城的轉運中心抗議,要求賠償和公司提供勞動合同。

 

快遞業的快速堀起

本次圓通工潮的爆發,與快遞業的行業生態的弊病關係密不可分。隨著網購潮流,電商如淘寶、天貓等亦興起,帶動國內快遞業在過去數十年的快速增長。當中民營的快遞企業,包括中通、韻達、圓通和申通(合稱「三通一達」)佔了國內整個快遞業大半的市場份額。

行業附加價值低 同質化令競爭激烈

圓通在2000年成立,透過與馬雲的合作,在公司發展初期,以低價承包了淘寶大部分業務,因此迅速堀起,得以擠身中國快遞業的龍頭公司之一。面對近年的低端市場競爭白熱化,快遞公司之間也不得不降低價格,去爭奪市場份額。眼見低端市場競爭激烈,圓通把眼光放到了中高端市場,在2016年推出B網「承諾達」,主打更快速和高附加值的高端服務,以及同城即時送達。中高端消費者的特點是對服務要求更高,但價格敏感度會降低。圓通盼發展B網可以實現差異化,為企業提高競爭力。

然而,B網「承諾達」的推出意味著圓通需面對與順豐的直接競爭。順豐在快遞業的高端市場一直穩佔龍頭地位,其業務集中於商務市場,服務標準與利潤亦因此比其他快遞公司高。而且,發達城市內的即時配送業已接近飽和,主要供應商包括蜂鳥、美團及新達達等,配送生鮮和日用品。B網「承諾達」的定位便顯得十分尷尬:它既不像順豐般多年駐守高端市場,亦不能如其他即時配送平台般快速。作為新加入者的圓通,要在這些一、二線城市中站穩陣腳,變得艱難無比,最後落得停運的下場。

行業「大而不強」 利潤與增長不成正比

雖然國內快遞行業增長迅速,但真正受益的是電商與顧客。在供應鏈中擔任配送角色的快遞公司,受到顧客與電商兩方制肘,議價能力低。快遞業「以價換量」的惡性價格競爭,導致利潤的低增長。圓通自2018年7月起,單票價格連續9個月調低,在2019年上半年便由3.44元下調至3.26元,利潤亦隨之而攤薄。雖然業務件數增長,但圓通是幾間龍頭公司中,單票收入最低的一家,僅為2.72元,相比起順豐定價的21.65元,差了接近8倍。這種發展模式導致了國內快遞公司的收入與實際利潤不成正比。

行業飽和及可持續性低,對中小型公司的影響更為嚴重。快遞公司「如風達」在3月中全面停運,公司欠款超過7000萬,引起了連串討薪運動。在4月,其北京總部更被數百名員工及代理商圍堵。「如風達」的倒閉,反映了中小型快遞公司的困境,比起如圓通般的龍頭公司更為嚴峻。許多快遞龍頭公司如順豐、申通在近年相繼上市,令快遞業的行業集中度愈來愈高。中小型快遞公司難以逃過轉型或是被兼併的命運。

價格戰下影響企業可持續性 員工成為犧牲品

在價格戰下仍要維持利潤的話,就必須控制成本。除了引入新科技,如電子面單、分發中心自動化外,企業降低勞工成本的方法更是層出不窮,最直接的是低薪聘用員工。快遞公司大多不設底薪,以件計算快遞員的工資,丟失送件的責任在於員工。因客戶投訴而扣減快遞員薪金的情況屢見不鮮。透過在薪酬福利上剝削員工,企業大大節省了固定的勞工成本。

勞動關係難以確定 員工不受保障

是次圓通的工潮亦反映了現時物流及快遞業複雜的用工方式,令勞工許多法律權益不受保障。很多快遞公司都會透過承包外判的方法,將招聘手續交由站點負責人處理,或者於網上眾包平台聘請員工。如是,員工的勞動合同是與中介或平台,而非公司直接訂立。嶄新的互聯網用工方式無疑是把雙面刃:員工只需透過簡單注冊就可以開始工作,工作模式亦較傳統受聘模式具彈性,自由度更大,然而這讓快遞公司與員工間的僱傭關係變得含糊,勞動權益也得不到保障。

在承包制或網絡平台下,員工被拖欠薪金情況嚴重,勞資糾紛下的法律責任變得難以追究。由於員工並非直接受聘於快遞公司,不少員工在入職時更沒有簽訂勞動合同,企業變相免卻了繳交「五險一金」的法律責任。而員工在追討應有賠償時亦困難重重。除此之外,物流及快遞業的工傷意外率高,根據上海市政府的《2019年上半年全市快遞外賣行業交通事故情況公布》,單是2019年的上半年,上海市便發生了325宗快遞、外賣行業的交通事故,導致5人死亡及324人受傷。在2017年,曾有美團外賣的快遞員在送遞途中,發生交通意外事故身亡。然而,法院裁定快遞員與公司間並無正式勞動關係,公司最終亦不用支付任何賠償。快遞行業獨有的複雜用工方式,在現時仍未受正式監管,再加上快遞行業工會勢力薄弱,以及勞方長期缺乏在集體合同參與等因素,員工在勞工仲裁中往往處於劣勢。

結語

國內快遞物流業在過去十數年發展蓬勃,增長迅速。然而,企業不惜犧牲利潤,透過價格戰去爭奪市場份額的市場策略,令行業發展極不健康,多間快遞公司在近年相繼倒閉。更甚,快遞業複雜的用工方式,亦令從業員的勞工權益微乎其微,屢屢有被剝削、欠薪的狀況。相關部門必須加強監管,方能保障員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