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在2009年6、7月期間,以電話及社區探訪的方式向429名飲食業工友進行問卷調查,以了解工友在強積金等權益上遭遇到的問題及投訴的情況。調查發現,有五成向積金局投訴的工友最後追不到供款;投訴人反映的意見包括需時太長、手續繁鎖、效果不顯著以及刑罰過輕。工會要求積金局加強執法、增加刑罰和簡化員工追討欠供款項的程序。同時,工會又建議引入定額罰款制度,設立僱主供款中央資料庫,立法規定公司董事負刑事責任,以及禁止違法公司五年內投標政府及公營部門項目,以加強對違法僱主的阻嚇作用。

工會指出,飲食業一向是工人被拖欠強積金供款等問題的重災區,根據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管理局(下稱積金局)過去連續三個年度的年報顯示,全港針對強積金的投訴中,飲食業佔約25%,長期是各行業之首。工會是次調查,總共發出了429份問卷,成功收回其中415份。

 

工人投訴意欲低 促配合行業情況加強教育


受訪工友中,約6%的工人的現時的僱主沒有安排其參加強積金,沒有開設任何戶口,以全港約有20萬飲食業工友推算,全港約涉及有12,000名工人。工會指出,對比積金局2008-09年度的年報,投訴個案只佔實際問題的21%,每5名受影響工人只有1名投訴,反映在推動工人舉報和維護自身權益方面,積金局的成效甚低。同時,高達44%的工人甚至並不了解自己參與了哪種強積金計劃(集成信託、行業或僱主營辦),同時高達15%及14%的工人並不知道僱主在近半年的供款是否足夠及準時,工會認為這反映積金局針對工人權益的教育仍不足。

受訪工友當中,在過去三年中共有185個遭遇不合理對待的個案,其中最多的是被僱主拖欠強積金,53人;其次則為僱主沒有開立強積金戶口,有44人,而當中直接涉及拖欠強積金供款的個案佔總數70%。

儘管當中近78%的個案涉及違反《強積金條例》,但是當中高達66%的工人並沒作出投訴。工人的投訴意欲十分低,工人表示並不清楚投訴方法,甚至當時並不知道被拖欠供款。

工會透過社區探訪與部份工人討論時發現,飲食業工友工時甚長,導致他們在接收資訊,與監察戶口供款情況方面遇到不少困難。工會分析結果,發現非月薪(包括日薪、時薪)比月薪工人遇到不合理待遇的比例較高,約11%。工會建議積金局要按不同行業設計合適的宣傳方式,加強外展教育工作,並針對性調查日薪或散工的供款情況。工會同時認為積金局應加強與勞工處的溝通,在搜證和轉介個案上緊密合作,積極鼓勵和協助工友的舉報和追討。

 

被欠供款五成追討不果 需時長、手續繁、效果差、刑罰輕


另一個工友經常面對的問題是缺乏資料協助其了解強積金權益,就是缺少相關的證明,即使法例規定僱主需要提供強積金的供款紀錄,但實際收到紀錄的只有24%,而很多工友根本連基本的僱傭証明例如:合約副本(64%)、工資(35%)和出勤(44%)等紀錄都沒有,令追討時遇上阻滯。

而曾經投訴的工人當中,大部份反映有四大問題:
1)需時太長;2)手續繁鎖;3)效果不顯著;4) 刑罰過輕。

積金局在協助工友追討欠供款額方面,高達50%的工友未能追回欠供款項(撇除仍在跟進中的個案),其原因多為僱主破產或倒閉。工會認為,如此低的成功率令很多工友在投訴後感到失望,對比工友所需付出的時間和精力,故才出現投訴意欲低的問題。

 

追討五年仍未果 僱主去世 積金成空


工會接觸到的個案當中,追討時間最長的居然長達5年。黃先生2003年入職某酒樓店任點心師傅,其僱主提交一份強積金開戶文件讓黃先生簽署,並在其月薪中扣取了5%作強積金僱員供款。但兩個月後黃先生發現僱主根本沒有開立強積金戶口和供款,於是向積金局投訴。但是,強積金要求黃先生提供的戶口編號他並沒有,一直未能立案。經過多番轉折,包括向保險公司查詢開戶文件及供款的下落,而最後積金局只是發出了一份說明僱主沒有替黃先生開立戶口的文件,公司亦倒閉了。

2007年,黃先生甚至報警求助,警方以涉嫌詐騙通緝其僱主。在經過1年多的調查後,律政署在2009年初卻以資料不足為由沒有起訴僱主。正當黃先生打算了解不起訴的詳情時,警方告知原來其僱主已經去世,而黃先生被拖欠的供款亦永遠無法追回了。

 

追討如「擠牙膏」 促積金局加強檢控


而另一華香雞的個案中,朱女士三番四次向積金局投訴僱主2006年來一直拖欠強積金。雖然欠供情況極為嚴重,但是積金局跟進多時仍未見成效,雖曾抄封僱主店舖,但僱主補供小部份欠款後又沒有再採取積極的行動,欠供情況仍然持續。牽涉的十四名工友甚至因為沒有供款紀錄,而沒有獲得政府6000元的強積金注資(後在工會介入後得到處理)。雖然相關工友已錄口供協助刑事檢控僱主,但至今仍未正式起訴。

積金局一度考慮申請將公司清盤,但後來在僱主補供部份後又放棄。工會批評,這種「擠牙膏」式追討方法,完全無法根治問題,欠供情況非但沒有因此改善,工人仍然需擔心累積越來越多的欠供款額後,僱主一旦結業則血本無歸。工會認為,積金局好像「軟腳蟹」一樣,縱有執法的權力卻不履行職責,令工人在追討上感到份外無助。

 

工會建議四大措施助執法


因應各種問題,工會除了要求加強執法、增加刑罰和簡化員工追討欠供款項的程序外,還提出四大建議:

 

一、設定額罰款


引入定額罰款的制度,授權積金局調查人員在巡查時發現僱主無法提強積金供款紀錄,可即時按每名僱員拖欠的月數發出定額告票,以簡化處罰程序,加強巡查效果。

 

二、設立中央資料庫


賦予積金局權利收集受託人公司每月供款的紀錄,主動調查當中懷疑拖欠的個案,加強監察的力度。此舉不但可令問題轉趨嚴重前得到處理,亦可防止情況發展到僱主破產或倒閉令工人無法追討。

 

三、立法規定公司董事負刑事責任及訂立判刑指引


現時強積金條例,違法公司的董事不一定要負上刑事責任,工會認為作為董事,無論掌控會計事務與否,均需為公司的不法行為負責,工會建議修例將公司董事同時列入可被可檢控及處罰的對象。同時,工會建議訂立判刑指引,對拖欠數額大、人數多或時間長的嚴重案件,一經定罪,須即時監禁。

 

政府及公營部門作為市民的代理人,運用公帑時有責任確保提供服務或物料的公司遵守法例,保障勞工。工會建議對於被成功檢控的公司或其董事掌職的其他公司,禁止其在五年內投標政府及公營部門的項目。

 

 

 

 

四、禁止違法公司五年內投標政府及公營部門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