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就退休保障政策意見書

 1. 香港人口一大部分於戰後嬰兒潮出生,數十年來在缺乏勞工及儲蓄保障的環境下默默建設社會。工人註冊處2015年最新的滾動數據顯示,全港35萬註冊地盤工人中,43.2%超過50歲,當中近15%人超過60歲;即是單以此一行業而言,在未來15年內就已經有15萬工人退休養老。

2. 建築工人多年來受害於零散及分判文化,即使按勞工法例達連續性受僱,仍只按工作日計薪,未包括法定假期及年資補償者眾,更莫說額外得非法定公積金供款。強積金實施後,僱主以假自僱、聲稱日薪散工不供款、甚至扣薪不開戶等詐騙地盤工人技倆仍無日無之。倘上述即將退休的工友亦為這類受害者,政府對他們晚年沉重的住屋、生活以至醫療負擔,最終仍責無旁貸。政府若稍為有一點遠見,應主動啟動全民退休保障,以金融市場回報回饋長者,既保障退休工人等長者的生活開支,亦透過多方供款為退保基金融資,減輕公帑負擔,無須為「爆煲」擔驚受怕。

3. 政府常提到退休人士需早為自己籌謀其他支柱,本會難以同意,因此為不能也,非不為也。以政府常吹噓的強積金為例,既只覆蓋有工作的市民、剔除了同樣建設社會但沒有機會供款的家庭主婦,供款的投資風險亦要由個人承擔。此外,各人家庭價值觀未必相同,即使有組織家庭,也因新一代生活負擔,傳統養兒防老的觀念不再必然適用。現代文明社會的做法,自然是集體承擔積體社會的退休保障,及早未雨綢繆。

4. 全民退休保障逼在眉睫,政府卻不斷重覆諮詢研究,更在文件提出「不論貧富」和「有經濟需要」方案,混淆公眾對全民退休保障的概念、製造假對立以至社會內部撕裂,極不專業。一如教育及醫療等範疇,退休保障是全民政策,非扶貧政策;任何人都會養老,不是只有貧困長者才值得退休保障。另一設有審查的方案更侮辱有權獲得保障的所有長者,製造分化。本會無意糾纏審查線高低;退休保障本應全民共享,根本不應加設審查。

5. 本會聯署由坊間百多位學者聯合提出的全民養老金方案,即由三方注資中央基金,包括政府撥款1,000億和轉移現行的長者社會保障支出;僱主、僱員雙方轉移每月強積金供款的一半及由每年盈利超過1,000萬元的企業額外繳交1.9%利得稅。上述方案足夠每位逾65歲長者每月獲$3,500的養老金,又維持僱主僱員原有供款承擔,並透過徵收高盈利公司的額外利得稅,均衡再分配社會財富,也經過精算師的推算,在人口老化高峰期後仍有財政盈餘。

6. 本會也關注強積金作為退休保障的一部分,被法例容許抵銷補償長年資僱員被解僱的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兩者概念不同,多年對沖已冤枉工人數百億元賠償,更縱容僱主大走法例漏洞逃避遣散補償。對沖機制早應取消,與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也無衝突,無須考慮交換取捨。

建築地盤職工總會
2016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