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運領袖故事
蘭茜雷希——加拿大工運領袖與婦女平權的先驅

撰文:蔡泳詩

蘭茜雷希是加大拿勞工議會(英文簡稱: CLC)的前任副主席,她自60年代開始加入工會運動,一生致力推動婦女平權。當她擔任國際自由工會聯合會的副主席時,也繼續在國際層面為女工發聲。她於2002年退休後,仍然孜孜不倦地從事義務教育,為公義和培育工運的女性領袖奉獻一生。

 

覺醒不公,用行動去改變
上世紀60年代,蘭茜在加拿大紐芬蘭省的一所社區學院任教商業科,她體會到女教師和女學生遭受的不公平對待,於是加入了紐芬蘭省的公共服務及私營業務僱員協會(NAPE),後來擔當了會的婦女委員會主席。她學習了工會的運作,也積極地舉辦活動組織婦女會員。過程中,蘭茜發現NAPE以男性為主導的組織文化是爭取更多女工權益保障的內部阻力,她需要花很多力氣去游說工會支持。例如爭取男女工同工同酬,她和工會的同事也不知道如何向政客和公眾解釋這個原則。「婦女們都不懂得表達要求平等,在她們的字典裡沒有這些詞彙。」差不多經過廿年的努力,直到80年代,同工同酬才成為工運的焦點。

站穩陣腳,開拓視野
蘭茜慢慢也學到要改變現狀就要累積更大的力量和開拓視野,除了婦女委員會外,她開始參與工會內部的憲制委員會,她知道若果自己只是從事女工權益,難以獲取廣泛的支持,更有前輩囑咐她:「如果你在競選執委議席時強調婦女議題,你就不會當選。」儘管如此,蘭茜從來沒有隱瞞過她是女性主義者的身份,憑著她的付出,得到工會同儕的肯定。在1986年,NAPE推薦她成為CLC渥太華分會的副主席,開始參與全國性的工會工作,同時帶領CLC婦女部培育工會內部的女性領袖。

她為CLC開展不少人權議題的研究,其中一項成果便是建立了一個新的部門名為:「反種族歧視﹑婦女及人權」部門,另一個成果便是提昇婦女部幹事的地位,由70年代的助理主任職級到後來的主任,跟其他各部門主任平起平坐,蘭茜功不可沒。

 

從全國工會到國際工會

90年代後,蘭茜走向國際工運舞台,1996年出任國際自由工會聯合會婦女事務委員會(ICFTU)的副主席,從而培養到更敏銳的政治觸角和策略思維,她發現婦女的成長過程中,根本沒有機會發展這種能力,身邊的人也不會鼓勵女性去做決策。蘭茜有次演講發言說:「女工也有繳稅的,但是在決策機制上的婦女代表根本不成正比,有付出沒有發言權。」

 

 

 

團結婦女,自強不息
蘭茜矢志帶領ICFTU的婦委會發揮具體的影響力。每當工會有重要會議,蘭茜便於事前召集婦女核心會議,向婦女會員講解會議背景,也有研究人員和律師協助她們分析會議文件和議案,做好參與討論及發言的準備,結果證明婦女核心議會的做法很有作用。當她們有婦女相關的提案,就會組織女性會員在會議期間站在發言支持的代表旁邊,造成一個民心所向的印象。另外一方,蘭茜和婦委會的姊妹也團結一致地說服到ICFTU,容許婦委會決定是否讓男性參與會議或者分開兩性討論,主要有些關於婦女遭受暴力對待的話題,全女班的討論環境會令與會者更有安全感。蘭茜的貢獻有目共睹,她後來更成為ICFTU的副主席。

堅守信念,永不妥協
蘭茜總結三十多年的工運經驗,推廣婦女參與工運和培育女性領袖,有幾個要訣:1. 要提升婦女的政治力量並且要得到她們全力的支持; 2. 永遠不要錯過倡導婦女議題的機會,而且要把保障婦女權益的事情規章化; 3. 永不妥協,堅守信念以身作則,成為他人榜樣。她也特別注重公開演說的技巧,每次接受媒體訪問或公開發言前都會反覆練習,務求做到言簡意賅,擲地有聲。蘭茜以婦女平權為終身使命,她也不斷帶動其他婦女並肩作戰,她覺得單憑一己之力難以持久,必須要有夥伴同行才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