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走在職場抗疫最前線

疫症在香港持續肆虐,政府反應遲鈍,整個社會奮力自救。由醫護全港大罷工可見,工會可成為有力武器,守護僱員和市民的健康和安全。在各行各業其實也有不少例子,反映工會在整個疫潮中,一直站在職場抗疫的最前線。

在疫症初期,政府未有實行強制檢疫,一些公司任由從中國大陸返港的僱員上班,引致人心惶惶。當中包括雀巢及太古飲料公司,都是農曆年假後便要求員工上班,經工會介入後,資方才引入家居隔離的政策。此外,一些員工本身居住於深圳,每日往返中港,當政府實施強制隔離,卻對這些員工沒有任何支援。經工會提出交涉,太古飲料公司同意,特別為這些中港跨境員工提供香港酒店房間作臨時住宿,費用由資方支付。

香港檢測及認證業職工會的理事Ivan表示,在疫症爆發初期,工會曾去信約見100間業界公司,提醒僱主注意各項保障員工的防疫安排。後來行內一間頗具規模公司發現確診人士,收到消息公司曾考慮進行清潔消毒後,第二日便恢復營業。工會得悉後即聯絡公司的人力資源經理,提出有必要進一步隔離,最終公司決定暫時關閉十四天,為員工安排隔離,並給予有薪假期。Ivan表示,「即使老闆提供的防疫設施不足,業界很多員工也是敢怒不敢言,因為有了工會,才有機會Voiceout。」

政府實施對外地入境人士強制隔離後,由於未有提供隔離中心,酒店頓時變成「病毒集中營」。飲食及酒店業職工總會組織幹事陳子傑表示,現時政策存在很大漏洞,未有確保員工得知服務對象是否正在接受隔離,無形中將從業員推進險境。因此,工會盡量將收集所得的情報,透過不同渠道在酒店業內流傳,讓有關員工可提高警覺。對於酒店員工如何應對,政府及酒店業界一直未有任何指示。工會於是向各大酒店發出了「14天酒店強制隔離指引」,包括要求政府必須提供可供隔離人士入住的酒店名單、應該讓員工自願選擇是否接受有關工作、及為酒店員工提供醫護等級的衛生和清潔培訓。

航空業是另一個最受疫情影響的行業,國泰空中服務員工會副主席Erica表示,疫症初期,公司連口罩也不准空姐配戴,口罩、手套和護目鏡等,工會一件件為同事爭取回來,沒理由為形象而不顧員工安全。Erica回想,政府的防疫政策漏洞不少,惟有靠工會自己向公司爭取,彌補缺失。例如,當初國泰為政府提供日本包機接載鑽石公主號滯留港人,隨行空中服務員可獲豁免隔離。工會認為這種做法不負責任,容易在社區散播病毒,

因此向資方爭取了給予隨行員工14天全薪隔離假期。

病毒面前,並非人人平等。員工處於經濟上脆弱的位置,加上現時法律欠缺保障,相對於僱主或管理層,令他們更難拒絕易受感染或高風險工作。在這次疫潮中,工會走在職場抗疫的最前線,讓處於弱勢的員工找到發聲渠道,令原本不敢提出來的訴求,也有機會跟老闆討論和達成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