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批評政府監管不力
縱容安老院吸血鬼剝削外勞

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今天到元朗康德護老院,抗議僱主嚴重剝削六位透過「補充勞工計劃」聘請來港擔任護理員的大陸勞工。工會揭發,康德護老院除了濫收該六位大陸勞工的中介費、剋扣超時工資外,更違反法例扣起工友的護照,並且冒充工友在合約上簽署。工會要求康德護老院向工友發還每人約三萬元的工資,補回所有的假期及超時工資,並必須確保以上情況不會再次發生於其他外勞身上。


自本年五月一日實施法定最低工資後,私營安老院舍(下稱私院)的僱主們紛紛向傳媒和政府表示經營困難。不少院舍表示因為最低工資實施及租金上升,令私院的經營成本大幅上升,隨時有結業危機,故此要求政府推出種種舒緩措施,以幫助各間以賺取盈利為目標的私院得以繼續生存,其中一項措施就是透過「補充勞工計劃」輸入外地勞工,以舒緩現時護理員入職情況欠佳而導致人手緊張的問題。



工會指出,基於外地勞工條例與香港不同,外勞往往在短時間難以清楚了解當地的勞工法例,令他們的議價能力十分低。加上本身香港保障外勞的條例不足,欠缺申訴機制,政府又監管不力,最終他們經常面對被僱主欺壓及剝削也只能默默承受,無法保障自身的權益,在私院內工作的外勞就是其中嚴重被剝削的一群。



工會表示,該6位外勞工友就是透過「補充勞工計劃」安排從中國大陸來港工作的。國內的中介公司先向她們每人收取二萬六千元人民幣,才爭取到機會安排他們來港到元朗康德護老院當護理員(下稱康德)。在私院工作期間,該些工友還遇到康德以下幾項無理的剝削,包括:



一. 濫收中介費:要求6位外勞工友於來港工作的第五個月將首5個月的薪水(約3萬元!)以現金方式交給康德,以及要求她們於受僱兩年後再額外繳交9600元,即每月400元,以作中介費;

二. 剋扣超時工資:根據「補充勞工計劃」的標準合約規定,工人的工作時間基本為每天九小時,加班工資為基本工資的100%,員工每天平均超時工作三小時,但只象徵式支付26元作超時工資,有工友曾連續加班一天至兩天,數十小時,而康德卻一直欠付足夠的工資。

三. 非法扣起工友護照:6位工友來港後,均被康德扣起所有護照,以確保她們不能離港回鄉,工會認為僱主的此舉違反了香港法例;

四. 偽造文件:6位工友到康德工作一年多,仍未正式簽署合約,只是在遇然的機會看到一份由康德冒充工友簽署的合約。

 



工會譴責,以上種種安排全是違反香港《僱佣條例》,嚴重剝削外地勞工的權益。據工友指出,康德中所有外勞也有相同遭遇。工會今天連同6位外勞工友及約十名工會理事和幹事到了元朗康德護老院抗議康德這個無良私院僱主剝削外地勞工,並向康德提出以下幾項訴求:

一、發還所有工友首5個月的薪水約3萬元;
二、補回過去所有假期及超時工資薪金;
三、確保以上的情況不會發生於其他外勞身上



 

工會指摘康德僱主郭海燕竟否認收取了中介費及扣起工友的護照,但仍能成功逼使僱主簽署了協議承諾會調查有否剋扣外勞5個月薪水、有否計算足夠的超時及休息日工資給工友,否則會重新發還。



隨後,工會又陪同幾位工友到勞工處特別視察組(輸入勞工),要求派職員到康德巡查,搜集所有違反《僱傭條例》的文件記錄;同時亦到了警務處求助,要求警方介入調查康德非法扣起工友護照和偽造文件。



本工會認為此類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現時全港636個任職於私人安老院的外勞亦可能有相同的遭遇,故此現要求政府立即停止「補充勞工計劃」,進行全面檢討。工會又要求勞工處必須到各個參與計劃的私營安老院進行巡察,調查有否以上同類的情況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