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傷並非「意外」 制度失效奪人命
建立獨立職安制度 工會參與助監管

港珠澳大橋工程3月30日再度發生致命工傷事故,導致兩名工人喪生,三名工人受傷。自2011年工程動工至今,勞工處已錄得275宗工業意外〈截至2016年12月31日〉及9宗致命意外〈截至本年3月31日〉,當中包括三宗涉及工作台。6年內發生連串的工傷事故,反映職業安全制度問題叢生,監察和改善的渠道不暢,無法有效防止類似事故重覆發生。



 

安全帶反成奪命索 路政署、勞工處監督失責
是次事故中備受關注的一點是安全帶繫於臨時工作台上,致令工人被倒塌的工作台活生生扯入海中喪命,安全帶反成奪命索。承建商將安全帶繫於非固定、臨時搭建的工作台是十分不安全的做法,涉嫌違反勞工處發出的《安全帶及其繫穩系統的分類與使用指引》—確保工人不得使用臨時工作平台的任何部份〈包括其欄杆〉作為繫穩安全吊帶的懸掛繩。3月30日於路政署的會議中,工黨代表胡穗珊質疑此做法違反指引,但當時總承建商寶嘉的代表陳文先生表示他理解〈interputation〉這做法符合指引,因為他認為工作台屬「固定」〈fixed〉。工黨代表追問路政署是否承認〈acknowledged〉建商這様的「理解」,初時路政署是不肯正面回應,再三追問下表示不承認。寶嘉並不是基於疏忽,而是根據其理解指引可以將安全帶繫於臨時工作台上,意即一直以來相關承建商的做法是一貫如此。路政署、勞工署自工程開展以來居然不知情〈抑或默許?〉,事件正正反映部門路政署作為工程主責部門監察不力,勞工處監督法例執行有嚴重漏洞,失責導致事故發生。
帆布吊纜斷裂導致工人連同工作平台墮海,而當纜吊索斷開時,其中一條在橋面用作支撐吊索的工字鐵移位,導致在附近工作的工人同時受傷,反映臨時工作平台的結構設計、施工規格、負荷能力、懸吊組件之強度、施工前檢查均可能存在問題;而承辦商有否進行針對性的風險評估,在充分考慮工作性質及工作環境所涉及的影響後,找出所有與工作相關的潛在危害,並因應相關風險提供及維持一個安全的工作系統?而會議當日承建商代表指「認為工作台屬『固定』〈fixed〉」明顯是有違一個合理的風險評估,究竟路政署及勞工處有沒有確保風險評估的可靠性?

 


建立獨立風險評估 安全督導工作需有工會參與
現時建築工程的風險評估及安全督導工作均由承建商自行聘請人員負責,建築地盤職工總會代表陳八根表示:「安全部和工程部雖是不同的部門,但是工程部搵錢、安全部使錢,我見過不少安全部提出建議,工程部一句『趕工』,安全部就要收聲,一切以工程進度為先。」再者,現時很多承辦商在招聘科文或主管時,同時要求具備相關安全督導的資格,根本是由自己評估自己,無法確保風險評估工作的獨立性。


現時建造業的安全督導工作並不獨立,無法確保安全不會因趕工而被妥協,工黨及工會建議參考澳洲行業集體談判的協議做法,達指定金額的建築工程,需要有工會指派的安全主任長駐地盤,確保工人有效參與職業安全規劃及督導的工作,免因直接由承建商聘用的關係而令中立性受損;而本港可效法並由政府工務工程做起,達指定金額的建築工程按比例訂立工會安全主任的數目,參與工程籌備會議及工地安全委員會,由承建商負責開支、相關政府部門統籌、工會參與。

分判制度風險層層轉嫁 穩定聘用有助職業安全
建造業內的分判問題嚴重,工會就曾接觸過最多十三判的個案,在層層外判之後,根本難以確保職業安全的資訊可以暢達工人,同時,每多判一層就意味著可以用作職業安全的預算越來越少,結果,工傷事故的風險隨分判鍊增加,最後落在最缺乏保障的工人身上。而分判制度造就零散工、件工、自僱工,亦令職安培訓更難得到保證,容易因為短期工作而被忽略;工人亦較可能因為對地盤的熟悉度不足而面對更大風險。工黨及工會建議為建築工程訂立分判層數上限,針對單一工種超過6個月工期的工務工程,設立月薪工人比例下限,確保工人有充足的時間熟習地盤,持續接受職業安全及事故預防的培訓。

 

工黨及建築地盤職工總會對是次港珠澳大橋的工傷事故深表遺憾,除對受害家屬致以深切慰問外,我們必定聯同議員、民間團體密切跟進調查工作,還工人一個事件真相,並長遠透過改善職業安全和工程制度,倡導政策介入令工傷事故減到最少。